小说巴士
    “哈哈哈,王富贵,想不到你也有今天?”

    “什么?难道史蒂夫你获得了传承?”

    “你扔掉的石头里其实有一本功法!想不到吧,哈哈哈!我今天就为我父母报仇!”

    ......

    某小岛上,光彩万丈,炫丽夺目。

    “是大菩提树!”

    “上面记载不同时代不同的人对于三千大道的理解!”

    “快抢!”

    ......

    这一类事情在秘境的各个角落发生。秘境里机缘多,是许多人报仇,翻身的机会。

    但是,有一处却略显落寞。只有两个人。

    一人一袭白衣飘飘,一人一身红裙婀娜。

    “如果有人在灯塔

    拨弄她的头发

    思念刻在墙和瓦

    如果感情会挣扎

    没有说的儒雅

    把挽回的手放下

    镜子里的人说假话

    违心的样子你决定了吗

    装聋或者作哑要不我先说话

    我们的爱情到这刚刚好

    剩不多也不少还能忘掉

    我应该可以把自己照顾好

    我们的距离到这刚刚好

    不够我们拥抱就挽回不了

    用力爱过的人不该计较

    是否要逼人弃了甲

    亮出一条伤疤

    不堪的根源在哪

    可是感情会挣扎

    没有别的办法

    它劝你不如退下

    如果分手太复杂

    流浪的歌手会放下吉他

    故事要美必须藏着真话

    我们的爱情到这刚刚好

    剩不多也不少还能忘掉

    我应该可以把自己照顾好

    我们的距离到这刚刚好

    不够我们拥抱就挽回不了

    用力爱过的人不该计较

    我们的爱情到这刚刚好

    再不争也不吵不必再煎熬

    你可以不用记得我的好

    我们的流浪到这刚刚好

    趁我们还没到天涯海角

    我也不是非要去那座城堡

    天空有些暗了暗的刚刚好

    我难过的样子就没人看到

    你别太在意我身上的记号~”

    白衣少年的歌声落寞而悲凉。

    红裙女子猛地哭出来。

    白衣少年沉默。

    为什么会发展成这样?都怪自己。

    白衣少年接着灌酒,眼眶红润,衣服有些凌乱,锁骨半露,满脸颓废,步伐跌跌撞撞。

    只是,配上那脸蛋,白衣少年竟然有些。。。

    性感?

    ......

    “桀桀桀桀桀桀,看来我的心**会很强啊,哈哈哈哈!”

    ......

    白衣少年突然停下,红裙女子也停了下来。

    “呵,想多了。”白衣少年微微一笑。

    ......

    忽然的,大地开始震动,一道道裂痕如同万丈深渊。

    “卧槽,什么鬼?”

    “老子的功法!”

    “欸,我的纸,我就带了一包啊!”

    ......

    白衣少年停了下来,实力恢复。

    抬头,见天空异色。

    “开始了?”

    陨石向下砸去,骷髅从地底爬出来。

    “御敌!”

    一声大喝随着信号弹在天空中炸开,所有人开始汇聚一起。那是每个宗门敲定的御敌信号。

    “桀桀桀,逃吧,叫吧,反正没有用!”天空中,一张狰狞,血腥,疯狂的死人模样的脸浮现。

    骷髅和弟子们交战在一起,局势几乎一边倒:骷髅不怕死,防御力高,战斗力高。

    瞬间,符箓爆炸,火光冲天。这基础符箓宗门弟子没有百八十张都不好一起叫宗门弟子,高级符箓那才贵。基础符箓随随便便一个读过符箓绘制书都都会画。

    铮!

    剑鸣声响起,几千柄剑同时斩出,寒光乍起。

    嚯!

    长刀大刀虎虎生威,呼啸而过,刀光剑影。

    白色的骷髅碎成一根根骨头倒飞出去。

    嘭!

    天上,各个宗门的信号弹响起,宗门弟子开始聚集。

    “不好!陨石!”

    不知谁忽然喊了一声,天上的陨石已经接近地面。

    这仅仅是一开始的第一波,血腥味儿已经刺鼻,血雾遮眼。

    哭声,呐喊声,呼救声,嘶吼声,夹杂着许多杀红了眼的弟子向外扩散。

    天上那脸似乎很享受,裂开最,沾着血的牙齿一场醒目。

    “只是分身啊。。。”烟羽眯起眼睛。他如果只有一个人,或者只有他和青璇,这种情况根本就是菜鸡互啄——不对,是看菜鸡瞎叫。但是此时,他必须保护别人,因为洛白笛他们也在这里。

    烟羽闭起眼睛,仔细感应。

    “哈哈哈哈,找不到我的,我是这片世界哈哈哈哈哈。”

    “切,就你?”烟羽微微睁开眼睛,消失不见。

    青璇也感应了一下,消失不见。

    天上,那张脸忽然僵住了,随后大怒:“不!”

    其实那张脸内,有一个人,就是本体。这本体还很机灵,用分身来隐藏,最危险的地方就是最安全的地方。

    可惜,他面对的是烟羽和青璇。

    一道白色身影掠过,骷髅瞬间炸成粉末,带着无数剑气,冲上云霄。

    一道红色身影立刻跟上,留下一道道残影。

    “你已经死了!”烟羽拔剑斩下,天地失色,世界似乎一片灰白。

    抹除!

    绝对实力压制这一片世界,强行在世界内抹除世界主宰,世界反抗的力量竟然根本挡不住。

    所有人就看见一道白色剑气缓缓的,轻轻的,斩向那张脸,但是那张脸完全处于惊恐,无法躲避。

    避无可避!

    那张脸完全没有想到,自己为了融合一个世界花了几千年,在这片世界内,他是绝对的主宰,对任何人都有绝对的压制力。

    可是,他竟然挡不住这一剑!

    明明慢的可以,就是挡不住。

    这种感觉,就像是你是一位皇帝,掌握生杀大权,只要你一句话,谁都可以死。但是,你居然眼睁睁地看着自己被你掌管的人捅了一刀子,而你却躲不了。

    烟羽这一剑,看似剑气缓缓向前,其实其气势已经扰乱那张脸的心。让那张脸从根本上否决自己,觉得自己躲不了,不能躲,挡不住,不能挡。从潜意识里把“挡剑”“躲剑”删除。

    这随意一剑,攻心!

    轰!!

    世界开始崩塌。这片世界的主人没有挡住,这片世界也挡不住!要知道,烟羽并没有针对这片世界斩出那一剑,尽管主人死了,这片世界理论上也不会崩塌。但是,这片世界没有挡住那一剑的余威!仅仅是烟羽的随意一剑!

    青璇皱了皱眉头,玉手轻轻一挥,世界恢复正常。