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说巴士
    于小川伸出手去,就要去拔插入石阶里面的那一根白骨。

    这个石阶,可是通向生死眼的道路。

    而生死眼,可是说是九幽之中一个非常神秘的存在。

    在骨兽们的认知之中,生死眼,一半生,一半死,生死轮回,阴阳交替。

    这样夺天地造化的宝地,如今被一段白骨镇压。

    这白骨,究竟是有多大的能力。

    而如今,这个小僵尸却徒手去拔这一根透着诡异的白骨,他真的能够成功吗?

    众多的骨兽,翘首等待着,它们的心里上下翻滚,似乎在期待着奇迹的出现。

    “这小僵尸,不依靠彼岸花和黑石,竟然徒手去拔这白骨,他疯了不成?”

    台阶下的灰骨狮盯着于小川,心里暗自诧异。

    就在这众人目光全都集中在于小川身上的时候。

    他伸出了双手。

    那双手,如同穿越时间与空间一般,触碰到了那根无华的白骨。

    嘣!

    白骨,竟然被于小川一下就拔了出来!

    于小川手里握着白骨,心里说不出是激动,还是害怕。

    此时的他,全身不停的颤抖。

    就当他将白骨拔出的时候,一黑色的影子凭空就出现在了石阶的上方。

    影子像是一层薄纱。

    又像是一件巨大的披风。

    它轻轻的在漂浮着。

    忽然,那黑色的影子,睁开了双眼。

    是通红的颜色。

    带着鲜血的血腥和杀戮。

    “哈哈哈哈哈哈!”

    “哈哈哈哈哈哈!”

    黑色的影子发出怪笑。

    他盯着台阶下的骨兽,眼神之中满是鄙夷和蔑视。

    “你们这堆破骨,还算有点用处。”

    “你...你是...”

    白骨牛兽全身颤抖了一下。

    它对于突然冒出的这巨大的黑影,生出了一种熟悉的感觉。

    但这种熟悉,却是来自于内心本能的惧怕。

    而在这惧怕之后,又夹着恨意。

    “他是那个邪灵!是当时主人带领着我们一同封印的那个邪灵!”

    骨龟脱口而出,眼中的火焰疯狂的闪烁。

    它回忆起来了!

    那一段被封印的过去!

    随着黑影的出现,所有的骨兽一瞬间如同解封一般,脑海里原本缺失的记忆,一下如同潮涌一般。

    “原来是这样!原来是这样!”

    白骨牛兽颤抖着,他发出一声惊天的怒吼。

    “生死眼!”

    “原来是你的骗局!”

    “是你!篡改了我们的记忆!”

    “哈哈哈哈哈哈哈!”

    黑影似乎极其的享受骨兽们的反应。

    他看着场下的骨兽,咬牙切齿的看着自己,恨不得立马把自己生吞活剥,他的心里就越是畅快。

    “是我又怎么样?”

    “我还得感谢你们。”

    “如果不是你们一天天的,拼了命的来破封生死眼,我怎么能够逃出封印呢。”

    “不过,你们可当真是可笑啊。”

    “连你们主人的信物,白骨笛都认不出来了。哈哈哈哈哈。”

    黑影大笑着,刺耳的笑声,极其的畅快。

    白骨笛?

    于小川内心一片空白,他呆呆的拿着白骨,一时间不知该如何。

    白骨忽然红光一闪,一道意念传入于小川的脑海之中。

    那是一段回忆。

    于小川看见了一场古老的大战。

    一个青衣男子,手持白骨笛,笛声悠扬,飘荡在九幽之上。

    九幽震荡,山河崩坏。

    青衣男子身材颀长,眸子里有万道霞光生灭。

    呜!

    一声笛响,群鬼哭!

    呜!

    笛声再响,山河破。

    而在青衣男子的对面,是一团黑色的身影。

    那身影像是夜间飘下的一道黑幕,又如同深海之中的深渊所折射出的倒影。

    身影一闪,化作一张大手。

    大手一扑,带着毁灭之气,将青衣男子围困。

    黑手凝聚,化作球状。

    而片刻,黑球震碎,万千彩霞齐飞,一道耀眼的光芒从直射而出。

    青衣男子脱困而出,却也口吐鲜血,身受重伤。

    远方,一群野兽飞奔而来。

    它们围绕在青衣男子身旁,形成一道光罩,不让黑影再前进半步。

    霎时,青衣男子和野兽们似乎达成了一个协议。

    青衣男子眼中含泪,咬破中指,血液流淌在白骨之上。

    群兽喃喃低语,眼中目光满是坚定神色。

    白骨笛震动,无人催动而自响。

    那声音如魅,又似天籁。

    一时间,有天女散花,菩提结果,凤凰鸣叫,祥瑞出没。

    眨眼后,又是一片鬼哭狼嚎,鬼魅丛生,生死离别之乱像。

    只见,白骨笛奏响之后,地上的群兽身上的血肉竟渐渐消失。

    不对,不应该说是消失。

    是血肉变成了一道道粉尘,聚汇在了白骨笛之上。

    那黑影似乎有些惧怕,想要逃走的时候,却已经为时已晚。

    白骨笛红光一闪,原本白洁的白骨之上,忽然出现一个红眼,红眼发出一道金光,罩住黑影,不让他再移动半步。

    黑影尖锐的吼叫着,拼命的挣扎却毫无作用,它从嘴里不停的发出一句句诅咒。

    那诅咒的话语,居然变成一个个恐怖的鬼影,穿过群兽的庇护的光罩,直接朝着青衣男子袭来。

    青衣男子无惧!

    他坚定的站在群兽之中,全力催动着白骨笛。

    哪怕是鬼影在他的身上留下一道又一道的印痕,青衣男子依旧没有丝毫的动摇。

    最后,白骨笛笛声一变,异象消失,世间寂静,只有白骨笛的笛声,飘荡在九幽之上。

    笛声变成一道道秩序枷锁,枷锁上面刻着神秘的符文。

    符文不停的变换流转,有着惊人的伟力。

    枷锁缠绕在黑影之上,活生生的将它拖入地下。

    而白骨笛如同有灵一般,随之也冲入地下,永封这一片土地。

    大地之上,重归原貌。

    但却多了一堆野兽的白骨。

    而这白骨眼中,有一团幽冥火焰在此燃烧。

    只是那火焰里,有一点黑色的影子,转眼间又立马消失不见。

    ......

    “呼!”

    于小川用力的呼出了一口气。

    回忆消失,重返现实。

    但是于小川的内心却还沉浸在刚刚的回忆之中。

    他的心神激荡,身体忍不出的颤抖。

    这一切,竟然像是自己亲眼所见一般。

    又仿佛,于小川就是那个青衣男子。

    而眼前的巨大黑影,便就是他曾经的封印的敌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