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说巴士
小说巴士 >综合其他 >大明最狠一个山贼 > 第三百七十六章皇太极主动和谈

第三百七十六章皇太极主动和谈

    京师,紫禁城。

    朱由检先是接到了刘良佐大败、寿阳城被劫掠、吴甡私自和秦贼议和的消息,为此大发雷霆,差点就下旨逮拿吴甡问斩了。

    紧接着,秦贼沿着太原盆地一路往南大肆劫掠、相继攻陷临汾和司盐城、生擒吴甡和杜应堂的消息也传到了京师。

    最后,他又接到了永宁州和临县相继陷落、白广恩被剥皮充草、两千明军枭首黄河河畔、洪承畴的大军尚未渡江即遭炮击的消息。

    朱由检又惊又怒,一连数天在弘德殿里咆哮骂人,骂吴甡、王忠、刘良佐,还有山西诸多官员,骂温体仁、王应熊、张凤翼等人,除了曹化淳和王承恩之外,所有出现在他面前的人都要被骂个狗头淋血。

    围攻秦川,是朱由检的主意,他想尽快剪除秦川这个逆贼。

    可如今,他败了,败得彻彻底底,脸上无光,想不怒都难。

    围攻秦川的具体法子和调兵遣将,是温体仁和张凤翼他们办的,想不骂他们都难。

    把弘德殿里所有能砸的东西都砸一遍,把温体仁等人骂得跪在地上瑟瑟发抖后,朱由检一屁股坐在被他砸断靠背的椅子上,紧皱眉头,苦苦思索。

    该拿秦贼怎么办?

    洪承畴的大军过不了河,杨国柱的军队不敢进攻宁武关,吴甡、王忠和刘良佐相继大败后,杨嗣昌和王朴兵力不足,不敢冒然进攻。

    等秦贼在永宁州站稳脚跟,构建坚不可摧的防御工事,就更难对付了。

    如今,该如何是好?

    “启禀陛下。”

    刚被骂了个狗头淋血的王应熊突然出列,小心翼翼道:“陛下,据微臣所知,秦贼本欲攻取河套,似乎并无意攻占山西其他州府。”

    “如今朝廷外有东奴虎视眈眈,内有流贼四处作乱,朝廷兵力捉襟见肘,左右难支,若能与秦贼议……议和的话,不妨先且议和,稳住秦贼心思,让他北上河套与东奴、鞑虏斗个两败俱伤,介时,再调集大军予他致命一击也不迟。”

    听到王应熊的话,朱由检微微皱了皱眉头,露出一抹不悦的神色。

    此类议和的话,他已经听过不知多少回了。

    可皇土之下,岂有与逆贼议和之理?

    善于察言观色的温体仁悄悄抬头,瞄了一眼朱由检,见对方脸色不悦后,便立即走出来。

    “启禀陛下。”温体仁毕恭毕敬地鞠了一礼。

    “陛下,议和之谬举,万万不可啊。”

    “秦贼狼子野心,若与其议和,无异于放任其经营晋西北,任由其发展壮大,待其羽翼丰满,兵强马壮,必将祸害无穷啊。”

    听到温体仁的话,朱由检的脸色才稍微缓和一点,又问道:“既然如此,温卿可有对付秦贼之妙计?”

    “回禀陛下,妙计不敢当,愚见倒有一二。”

    “哦?快快说来。”

    温体仁先是轻抚胡须,故弄玄虚地闭着眼思索片刻,这才开口道:“陛下,秦贼之兵强在于火器,其每战必先以火炮轮番轰击,我大明将士未接敌便已死伤惨重,士气大跌,故不能胜也。”

    “若我大明将士也有诸多威力强大之红夷大炮,数量不亚于秦贼,必不惧那区区九箕山土贼,攻入娄烦不过指日可待之事。”

    朱由检皱了皱眉头:“温卿,红夷大炮乃边防重器,若将九边之红夷大炮运往山西,东奴与鞑虏入口又该如何?”

    “陛下,九边之重炮自然不可轻易动用,但……陛下可再购入一批大炮。”

    “购炮?”

    朱由检一愣,不由自主地想起了一个人。

    孙元化。

    当初徐光启和孙元化力主购入的红夷大炮和诸多佛朗机炮手、造炮工匠等,已随着孔有德之乱而落入了东奴手里。

    而孙元化,已经被他斩了。

    这时,一旁的王应熊突然冷笑道:“温大人,谁人不知红夷大炮威力强大?可如今钱粮空虚,购炮的钱从而来?又由何人去购炮?”

    温体仁又得意地抚了抚胡须:“可由福建五虎游击将军郑芝龙前往购炮。”

    “郑芝龙?”

    “没错,去年红毛数十艘战舰犯我大明疆域,郑芝龙率舰队出战,一举击溃红毛,此战郑芝龙扬我大明国威,让红毛俯首称臣,主动议和。”

    “陛下,可让郑芝龙与红毛谈判,低价购炮,一并聘请大量红毛炮手与造炮工匠。”

    “如此一来,何愁无炮可用?何惧秦贼?”

    听到这,朱由检猛一拍案桌,高兴地站起来。

    “好,就依温卿所言,命郑芝龙购炮。”

    ……

    清水河以北五十里,大红城。

    昔日人畜繁盛的大红城,在关帝军一轮扫荡后,变成了一座了无生气的鬼城。

    因为关帝军就在南边数十里的清水河,土默特所有部族已经撤离了大红城,撤到归化城以东的乌兰察布一带。

    但如今,却有一支打着明黄色旗号,大约三千人的骑兵进入了大红城。

    这支骑兵,乃是大金国正黄旗的兵马,领兵的乃是大金国多罗贝勒杜度,随行的有文官大学士范文程,还有精通满蒙汉文字的索尼。

    进驻大红城之后,杜度便派探马四处探查四周动静,并由索尼率领五百骑前往清水河,寻关帝军的将领传话。

    他们来此,是要来见秦川的。

    ……

    黄河西岸,沙沟堰明军大营。

    一连数日,洪承畴从早到晚一直站在大营旁边的山梁上,举着西洋镜眺望对岸。

    随着时间的推移,白广恩的人皮渐渐被风干了,那两千用石灰硝制过的首级,也变成了干巴巴的裹着皮的骷髅头。

    但洪承畴的视线并不在白广恩和那些人头上,而是在揣窝沟的一座箭楼上。

    每日都会有一名身着貂皮大衣的关帝军将领站在箭楼上,同样举着西洋镜朝他望来。

    洪承畴没见过秦川,但他知道那人就是秦川。

    两军隔河对峙,他和秦川,也每日隔河对望。

    谁也没有渡河,也没有撤兵。

    ……

    秦川也没见过洪承畴,但他知道,对岸那个穿着大红官袍,有些消瘦的中年男子就是大名鼎鼎的洪承畴。

    他倒是想一炮干翻洪承畴,可天威将军炮够不着。

    想渡河杀过去,对方的营阵又毫无破绽。

    况且,对方也是有炮的,兵力还比自己多数倍。

    如今的状况是,谁渡河谁死。

    洪承畴大概没有接到朝廷让他撤兵的命令,所以一直赖在那不走。

    秦川得替冯一龙镇守揣窝沟,所以也没法离开。

    日子就这么一天天过去。

    直到廖三枪从清水河送来一条消息:皇太极派人来找他和谈。

    这时,冯一龙也回来了。

    秦川可以抽身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