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说巴士
    这段意味深长的话,对于柯南粉丝观众来说最大的作用就是,让组织计划和目的显得更加扑朔迷离。

    但雨宫纪子现在用起来,即是让贝姐觉得自己的目的和来历更加扑朔迷离。

    贝尔摩德听完后散发出来的气场就不一样了,即使还是银发杀人魔的伪装,但她站在那里,深邃的目光已经完全透过伪装紧紧的盯着前面的女人。

    贝尔摩德的嗓音也从表面的沙哑转向沉凝:“你,究竟是谁?”

    “BAILEYS(百利甜酒)。”

    雨宫纪子抬手提了提礼帽,彬彬有礼的轻轻一笑:“是你喜欢的酒吗?”

    “可能度数有点低。”

    贝尔摩德捂着被击中的腰肋,看着黑衣女人笑了笑。

    雨宫纪子用仿佛才发现她中弹了的语气,关心道:“没事吧?要不要来我家睡一觉呀?我家的床很大哦。”

    “不用了,万一把持不住就不好了。”

    贝尔摩德用她银发杀人魔的模样,看着穿着黑色过膝袜的雨宫纪子,咧嘴笑道。

    “有道理,那这边请。”

    雨宫纪子点点头,伸手意示她往这边巷子走。

    “有一座废弃的大楼,你可以躲在里面,我会把FBI引开,那么,很高兴第一次见面,也非常期待下次再见,祝你好运。”

    礼貌的摘帽微微弯腰行礼,雨宫纪子转身走向一旁,身影消失在旁边的巷子中。

    保持着银发杀人魔模样的贝尔摩德从她消失的巷子中收回视线,只顿了片刻,还是走进了雨宫纪子指向的巷子中。

    百利甜酒,她可以肯定组织中还没有这个代号的人。

    暂时还是先想办法逃脱FBI的追捕,至于那个百利是不是真的回去引开FBI,她可没办法肯定。

    贝尔摩德冷峻着脸向巷子里走了一会儿,真的见到一座门还开着的废弃大楼,大楼外挂着楼梯,看上去已经非常陈旧。

    外面还在下着雨,确实不适合带着伤口继续跑下去了,先处理一下伤口吧。

    贝尔摩德捂着还在滴血的伤口走进黑漆漆一片的废弃大楼中。

    没多久,一辆计程车忽然停在了楼下,贝尔摩德听到车声警惕的靠着墙。

    工藤新一和小兰从计程车上下来,发现那条莎朗送给雨宫纪子,纪子留给小兰的手帕挂在大楼的外挂楼梯上,在坐计程车的时候不小心被吹飞上去了。

    小兰想把手帕拿回来,工藤新一就主动表示自己上去拿,让小兰在下面等他。

    然后就等来了此时走进巷子中直面过来的,留着黑色长发的日本人,和纽约最近传闻的公路恶魔外貌特征几乎如出一辙。

    而且小兰还注意到了对方风衣口袋中探出的枪柄。

    “是枪...”

    计程车司机探着脑袋大喊道:“小姐!快上车!他一定是那个连续杀人魔!!”

    喊完见赤井秀一犀利的目光看了他一眼,看的他心惊胆战,一脚油门直接先跑了。

    赤井秀一看着面前少女的样貌,用日语出声道:“你是日本人吗?”

    小兰有点不知所措:“对...”

    赤井秀一直接继续道:“你有没有看到一个可疑的男子?就是一个把长发染成银色,留了胡子的日本人。”

    小兰不明所以:“没有,我没有看到这个人。”

    赤井秀一的身后开来一辆车,车上的男子下来出声道:“找到他了吗?sir?”

    “没有,只有一个观光客,他大概没来这条街,和我交手的那个野兽不会放过她这种猎物。”

    小兰:“...”

    赤井秀一想带小兰离开这条危险的样子,但小兰还要等工藤新一,所以拒绝了,从目前看起来,好像目前这个黑色长发的日本男人是好人,而且好像是FBI的人。

    因为车上下来的人穿着一件背后有印FBI的夹克,小兰这还是认的出来的。

    既然小兰不愿意离开,赤井秀一再次警告了她一遍,然后就带人离开了,倒还可以放心,这附近都被FBI封锁了,既然她没有看到那个银发杀人魔的话,应该也就不在这里。

    小兰看着他们离开的样子,很显然还要去附近搜查,不由得心想着:“那个公路恶魔就在附近,我得快点叫新一离开这里...”

    心想着,忽然有人拍了拍她的肩膀,把小兰给吓了一跳,回头一看是纪子后大大的松了口气:“真是的,纪子怎么会在这里,吓死我了。”

    雨宫纪子眨了一下眼睛,“我路过,吓到小兰真是对不起。”

    “不管这些,我们叫上新一赶紧离开这里,那个公路恶魔好像就在附近,我看到有拿着枪的FBI在附近搜查了。”

    小兰拉着雨宫纪子的手走进废弃大楼里找进来上楼去拿手帕的心意。

    一进门就看到了地上点点滴滴的红点,不由得担心是新一受伤的血,她连忙拉着纪子往楼梯上去,一边担心着新一的同时,有点自责新一为了帮自己捡手帕才有可能受伤了,而且在剧院因为救了杀人凶手才导致了案件的发生,这一切都让小兰的心绪非常复杂自责。

    雨宫纪子已经看到小兰的紧皱的眉头,拉了一下她,让她不用跑这么快:“没事的,新一他肯定没事,小兰也不用太担心,在剧场是我救的人,手帕也是我给你的,和小兰没有太大的关系。”

    “纪子...谢谢你,但我们还是快点找到新一离开这里吧。”

    小兰脚步一停,朝安慰自己的纪子笑了笑,然后把她的手抓的更紧了。

    雨宫纪子表示我可真是个安慰先锋,随后就交给工藤新一那个家伙了,小兰心神过于焦虑加上有点感冒之后才会高烧的,能减轻一点最好了。

    出到外面的楼梯向上走着,前面的门内忽然传出脚步,小兰以为是新一连忙走快几步,却见一头银发拿着枪支,腹肋处衣服被鲜血染红一片的男人打开门走了出来。

    小兰瞬间瞳孔一缩,银发,血,公路恶魔?!

    她下意识的把纪子往自己身后拉了拉,更上层传出了工藤新一急促的喊声:“小兰快逃!!他就是那个公路恶魔!!”

    贝尔摩德转头看到是毛利兰,再看到她身后的雨宫纪子后,顿了顿,随即摆出一副惬意的姿态,单手倚靠着护栏,一只手枪口指着毛利兰。

    “他说的没错,小姐,我还以为我躲得很好了,没想到还是被那小子发现,你要恨的话,就恨老天爷为什么为你安排了这样悲惨的下场好了——”

    贝尔摩德冷酷的说着,同时从口袋中拿出消音器往枪口安装着...

    然后倚靠的陈旧劣质护栏就断裂了,一下子失去支撑点的贝尔摩德完全反应不过来,瞪大了眼睛一下子翻落外挂楼梯,眼看就要摔下楼去。

    “哐当——”

    断裂的栏杆和她的消音器掉落在地上。

    贝尔摩德愣愣的看着拼命拉住自己衣服的毛利兰和雨宫纪子。

    小兰吃力的喊道:“你在做什么!你还不快点抓着我的手,再不快点我就抓不住了!!”

    完全放水只是确保着贝尔摩德不会掉下去的雨宫纪子凑合道:“掉下去可不得了了。”

    “可恶,真会给人添麻烦。”

    工藤新一从楼梯上跳了下来,也加入到把银发杀人魔拉上来的队伍中。

    一下子就把银发杀人魔整个拽了上来,工藤新一都不知道自己有这么大的力气...他的目光转向旁边的雨宫纪子,是你吧。

    雨宫纪子表示什么都没干。

    银发杀人魔捂着伤口缓缓站起来,语气激动的道:“为什么,你们为什么要救我,到底为什么...”

    工藤新一笑了一下,一如既往的自信目光:“这哪还需要什么理由啊,一个人杀另外一个人或许要有动机,但情急之下救个人,是根本不会考虑到那么多的对吧?”

    工藤新一的一句话说到贝姐心坎里面去了,也让小兰终于释然,一直在为救了凶手导致案件发生的她终于明白了,救一个人不需要理由...

    然后心神过虑的她发烧症状越来越严重,眼前的视线缓缓模糊了起来,失去了意识。

    雨宫纪子将后倒的小兰抱在怀里,看向新一和银发杀人魔。

    贝姐也许有温柔的地方,也是风情万种的女明星,但她也是为组织清楚障碍的女杀手,迷一样的身份和诡异的举动往往让她的敌人不寒而栗,此时内心也许有触动,但下意识的依旧是缓缓抬起了枪口。

    漆黑的枪口对着工藤新一。

    新一面对枪口的目光非常冷静,同时语气也相当平静并且确凿的出声道:“你最好住手,你现在受了伤也就表示追兵也在这个附近,你那把枪上没有装上消音器,效果可想而见。”

    工藤新一于银发杀人魔对峙着。

    他回头看了一下昏迷过去的小兰,“只不过我现在也可以空将你逮捕归案,这次我暂时可以放过你,下次再被我碰到就没那么简单了。”

    说着,工藤新一接过雨宫纪子怀里的小兰横抱起来,一边缓缓的走下楼梯一边头也不回的宣告着:“下次我一定会把你的罪状跟证据找齐,让你没有翻案的机会,我就不信不能把你打下18层地狱。”

    “很帅哦,小兰没事的,你抱着小兰出去巷子口左转就可以打到计程车了,我还有其他事情。”

    雨宫纪子随着离开的时候细不可闻的在工藤新一耳边说了一声。

    “你自己小心点。”

    工藤新一看了她一眼,雨宫纪子带着可爱乖巧的笑容,无法看透她准备做什么,但雨宫纪子的话,已经受了枪伤的银发杀人魔应该也不是对手吧?

    而且他可以确定,雨宫纪子肯定不是想对银发杀人魔做什么,否则之前不会也救对方。

    现在担心小兰就没功夫和她反驳了,工藤新一抱着小兰向巷子口到外面去打计程车去医院。

    雨宫纪子则是进了废弃大楼换过身衣服。

    银发杀人魔装扮的贝尔摩德依旧双目有些失神的站在原地,顶着淅沥沥的蒙蒙细雨,心中的感情不免有些复杂,甚至是无法用语言来形容出来的。

    “救一个人不需要理由么?”

    贝尔摩德轻声念了出来,真是个“coolguy”呢,还有善良的“Angel”,还有雨宫纪子...

    心先想,她脸色一凝,耳朵中传来高跟鞋轻踩着楼梯上来的声音,贝尔摩德手持着枪走到楼梯口,望下看着。

    如果她没猜错的话,来的人,应该是百利甜酒吧?

    果然,楼梯下站着的女人,依旧是那个穿着黑色风衣的女人,一顶黑色的礼帽将容颜完全遮挡住了,只能看到柔顺的黑色的长发在她身后随风拂动。

    “BAILEYS?你到底是谁?究竟想做什么?”

    贝尔摩德直接出声道。

    如果这个人是知道组织情况,或者也是组织中一员的话,和她藏着掖着也不奇怪,即使是组织中性格古怪的人也多了去了。

    但如果她不是组织里的人,而是清楚组织情况,有着不好企图的话,那即是敌人了。

    对待敌人,她可不会手下留情。

    贝尔摩德心想着,就见这个女人轻笑一声,缓缓的将手放在了她头上的礼帽上,仿佛要将礼帽拿下露出她的模样般。

    也的确是这样,雨宫纪子将礼帽缓缓的摘了下来,放在胸前向贝尔摩德微微一笑,“再次见面的间隔时间就是如此短暂呢?”

    贝尔摩德看着对方的脸,很确定自己没有见过对方,那是一张很有辨识度的脸,有些混血的模样,相当的美人,如果见过的话一定会相当好寻找。

    相当好寻找,她已经将这张脸狠狠的记在了心里,回头就准备发动力量寻找这张脸,只要见过的人,应该都不会忘记的

    贝尔摩德看着对方的脸,很确定自己没有见过对方,那是一张很有辨识度的脸,有些混血的模样,相当的美人,如果见过的话一定会相当好寻找。

    相当好寻找,她已经将这张脸狠狠的记在了心里,回头就准备发动力量寻找这张脸,只要见过的人,应该都不会忘记的

    手机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