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说巴士
小说巴士 >综合其他 >女尊世界的白莲花 > 第八十六章最完美的情人

第八十六章最完美的情人

    沈星在原地站了片刻后,就去找了药酒和棉签出来——

    药酒是许冰制作的。

    她本来就不指望,现在这个状态的苏言,能够自己穿上衣服。

    她只是想让少年顺从自己。

    对自己的命令,不管能否完成,都绝对要去执行而已。

    现在看来,少年还是很听话的。

    是因为他对自己所谓的爱,还是因为他对金钱的渴望?

    算了,不用细想。

    反正现在巴掌已经打完,她只需要再给少年一颗甜枣就可以了。

    沈星缓缓走进了房间,就见苏言倒在床上,身躯修长,肌肤如羊脂玉般光滑,在一道阳光的照耀下,居然是有些耀眼,再加上那些或浅或深的红色痕迹,显得过分的妖艳。

    此刻,少年那双眼眸微闭着,看起来要睁未睁,唇瓣微张,一丝香.津从唇边缓缓滑落。

    显然是接近失去意识了。

    看见这个模样的少年,沈星更加觉得自己留下他,是一个正确的选择。

    她走到床边坐下,把少年那双纤细的藕臂抬了起来,看着手腕处的青紫痕迹,眼神波澜不惊,脸上却是恰当的露出了一丝心疼的神色。

    “我来给你擦药。”

    她用棉签沾上药酒,然后在少年的手腕上轻轻擦拭起来。

    一丝冰凉、刺痛的感觉涌入脑海,让苏言骤然清醒了许多,粉唇微张倒吸一口凉气,眼眶又微微泛了红。

    他看着眼前沈星给他上药的一幕,整个人呆呆的,有些难以判断所见是否为现实。

    沈星姐姐,怎么又对他这么温柔了?

    这一切难道是梦境吗?

    只是,如果是梦境的话,就算无比虚假,他也愿意沉浸在其中,永远不醒来......

    沈星转头看了一眼清醒过来的少年,手上的动作依旧不停,道:“我这样的力度,疼吗?”

    闻言,苏言这才相信眼前的情景是真实的,沈星姐姐居然又恢复成了以前温柔的模样。

    “沈星姐姐......”苏言红着眼眶,嘶哑道:“你回来了......”

    沈星微微一愣,随即感到有些莞尔,浅笑了起来。

    敢情少年这是以为,自己还有多重人格?

    之前的她跟现在的她,并不是同一个人?

    倒是有趣又可怜的想法。

    沈星道:“一直都是我。”

    苏言眼眸中的瞳孔微缩,神色显得有些慌张和难以置信。

    “那你为什么......”

    为什么之前那样残酷的对待我后,现在又要这样温柔的对待我呢?

    沈星笑意柔和,手上的动作更加轻柔起来:“我说过了,只要你认真听我的话,我就不会抛弃你。

    现在这样做,是给你的奖励。”

    奖励......吗?

    苏言的眼神迷茫起来。

    明明只要自己听话,沈星姐姐就不会抛弃他了。

    但是为什么,自己的内心会这么难过呢?

    沈星一直在注意着少年,发现他的神情茫然无措起来,就知道他现在对她们两人之间的关系,有些难以接受。

    只是因为这样的关系,已经跟‘他会被抛弃’绑定了起来,所以少年才不敢有任何抗议,只得尽可能的尝试去接受和理解。

    这算是最后一个步骤了。

    她要做的,就是让少年彻底接受她们两人间的这种关系。

    他不是想要自己的温柔吗?

    那么自己便将其给予他。

    他要付出的,便是无条件听从她的命令。

    沈星擦完药,便把少年抱在了怀中,让得后者迷茫的神色瞬间化为了受宠若惊。

    沈星显露出一丝怜惜的神色,低头轻吻了一下少年的额头,温声道:“累了就睡吧。”

    苏言想要摇头,想要询问沈星这样对自己的原因。

    可是,‘违抗命令’的后果出现在他脑海里,让少年内心涌现出一丝惊慌,只得赶紧闭上了眼。

    他脑中杂念万千,想了许多东西。

    可到了最后,还是困意逐渐袭来,眼皮缓缓沉重下去。

    沈星姐姐的怀抱......好温暖。

    这就是自己听话后的奖励吗?

    他想要沈星姐姐依旧像以前那样温柔的对待他。

    所以,听话吗?

    他会的。

    他会乖乖听沈星姐姐的话的。

    无论让他做什么,他都不会抗拒了......

    在这样的想法中,苏言沉沉睡了过去。

    他大病初愈,又被折腾了这么长时间,自然无比需要休息。

    沈星看着双眸闭上,安详睡去的少年,脸上的温柔神色尽数收敛。

    她的目的,达成了。

    从此以后,少年就会是她最完美的情人。

    因为她想要他成为什么,他就能够成为什么。

    实际上,早在当初她把少年带回来时,她就应该这样做了。

    只是那时候,她完全把少年当做林清月的替代品而已。

    但不知道为什么,现在的她,居然真的生出了想把少年永远留在她身边的念头。

    这是以前的她,脑海里绝对不可能出现的想法。

    可沈星对此并无所谓。

    她只是认真思索了一番,自己‘想要留下少年’的念头,是发自内心的想法,还是单纯的心血来潮。

    然后就决定了,自己应该要把少年留下来。

    而这个过程,从生出想法到达成目的,也就过去了几天时间。

    当真是......

    轻松的过分。

    若是林清月也能如同少年一样......

    沈星想到这里,面色冷静的摇了摇头。

    这是林清月独特的魅力所在,他的不屈、他的高洁,才是他能够吸引到她,想让她得到他的原因。

    如果真跟少年一样的话,她反倒会对他失去兴致吧。

    突然,沈星的眼眸骤然一凝。

    她居然把苏言拿来跟林清月比较了。

    而且,还认为林清月跟苏言相同性格的话,她会对前者失去想法。

    这岂不是代表......

    少年在她内心更重要一些?

    这怎么可能?

    沈星眉头紧皱起来,对自己方才的思维感到异常的疑惑不解,且充满了质疑与否认。

    少年在她心目当中的地位,是注定不可能超越林清月的。

    就算到了现在,少年在她的心中,也只是有了些许分量而已。

    至于自己会觉得少年跟林清月相同性格,她不会对后者产生念头。

    应该是那样的林清月,跟现在的林清月相差甚远,反差过于巨大。

    两者之间的差距,就如同苏言跟林清月之间的差距般,天差地远。

    这,才是真正的原因。

    沈星放松了下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