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说巴士
    正如邱永陵所言,石门上的图画在四个地方都是不一样的。

    第二幅画描绘的是一个天无日月、地无生灵的荒芜世界,好似这个世界中还未有生命诞生。

    第三幅画则是某种大灾变发生之后的世界,长空泣血、尸横遍野,只剩下无数怨灵似的东西在游荡。

    而这第四幅画像是一个衔接,从第一幅画衔接到第三幅画。

    这个世界中的部落居民依旧在祭祀,但参与祭祀的一部分人已经变成了骸骨,好似这场祭祀花费了千百年时间,只是其他人浑然不觉。

    站在祭祀人群最前方,那道向天祷告的背影出现了一些变化,一股不可捉摸的邪气附着他的身上。

    天上挂着的小圆里正有带着阴邪气的物质流淌下来。

    “这是什么?”

    注视着那个小圆,石观只感觉自己的感知似乎被扭曲了一下,于是他下意识将自己的精神力投入到那个与众不同的小圆之中。

    只是这样一个简单的动作做完,他顿时感觉自己的脑袋似乎被一物重击了一下,身体为之一颤,背上更是汗毛乍起,一股必死的危机感降临。

    “不好!”

    骤然明白这东西的恐怖之处,异常果决的石观反手一掌重击在自己的胸口上,打得自己口中流出一道鲜血,这才将心神收回。

    这东西太恐怖,境界不够的人连追究的资格都没有!

    “你这是怎么了,是有发现了吗?”

    石观这番举动落到厉鸿铭眼中着实怪异,他故而对石观有此一问。

    不敢再盯着图画看,将目光匆匆移开的石观应付厉鸿铭一声,“没什么。”

    “是吗?”

    石观并未说实话,厉鸿铭当然能看出来,但他也不深究,转身回去位子上坐着。

    “武学我已经传授于你,图画我想你也不再要观摩了,若无其他事情,你可以去做自己的事了。”

    “这是在说送客吗……”

    石观不由笑笑,这位前辈的态度转变还真是有些迅速。

    也罢,自己的目的已经达到,确实也没有在这里逗留的必要,于是在向厉鸿铭道谢之后,石观从这里离开。

    往仙陨之地的路上,他还是对方才发生的一切耿耿于怀。

    这番天地还是太大,以他如今的修为,竟还有很多东西是连触碰的资格都没有的,这样的事实可真是有够令人沮丧。

    不过,石观也不是会拘泥于这种无聊事情的人,他有足够的天赋,有足够的努力,还有系统相助,只要给予他时间,这天地间的一切隐秘终究是要在他眼前揭开面纱。

    所以,他现在只需要专注于提升自己的实力就够了!

    如此想着,石观不由加快步伐赶往仙陨之地,他要快速完成魂点的猎取,然后返回中枢闭关,突破绝世仙境界。

    仙陨之地,盛武之末,无数武道强者与外域怪异一战之地,也是同归于尽之地,武者精血与怪异之血共同浇灌出这一片孕育了无数怪异的不毛之地。

    来到距离仙陨之地还有数里的地方,石观就已察觉到一股逼人的阴气,还有血腥味混合在空气中,似乎是那时候的武者血气至今还未散去。

    等到近处,就看到由黑气分隔出来的另一个世界。

    此是阳界,彼是阴界,此边为生界,彼边为死界。

    在分隔线前稍作停顿,石观出于谨慎考虑放出金身,随后闪身进去。

    就在进入的瞬间,稍远处的地上升起四道黑气,带着刺骨寒意与阵阵阴风,朝石观袭来。

    “来的好!”

    看这怪异现身,石观不由目光一凝,因为这四个怪异赫然都是血灾级别,若是放到外面去,毁灭一城一地轻而易举。

    包围住石观,这四个怪异也不磨蹭,张口便是鲜血洪流朝着石观喷去。

    这鲜血洪流不仅腥臭无比,还带着极强的腐蚀性与毒性,由四个血灾级别怪异发出,寻常法相见了也只得逃之夭夭,而石观全然不惧。

    “灭!”

    金身抬手一拳,包裹在拳头的金焰接触到鲜血洪流的瞬间猛烈燃烧起来,增大无数倍的焰光化做一张巨口,将所有鲜血吸入其中,片刻便焚烧一空。

    若是仙陨之地以外的怪异,发现自己招数被破,难以力敌,多半会转身逃窜,但这里的怪异似乎没有这种思维,依旧是悍不畏死地往石观身上撞。

    “焚!”

    对于这种东西自然没有留手的理由,石观抬手一点,焰口便将四个怪异吸入其中,生生炼化成黑气。

    看着那从焰光中升起的,与周遭存在些许差异的黑气,石观抬手一招,但那黑气在这会儿已经消失无踪,这让他不由目光微动。

    就这会儿功夫,他多少已经搞清楚仙陨之地怪异的特性。

    这里的怪异没有外面怪异的灵智,它们似乎只懂得杀戮、吞噬血肉,还悍不畏死,而它们死后会产生一种古怪的黑气融入这天地间。

    如果没有搞错的话,那种黑气就有可能就是此地怪异杀之不尽、源源不断的理由。

    脑海中回忆片刻路胜给的地图,石观马上锁定了路胜标注的怪异聚集点,向那边赶去。

    石观这边才走,他原先站立的土地上突然一阵扭曲,一张人脸从地上浮出,那对血色的眼珠只盯着石观离去的背影。

    “好新鲜的血肉啊!”

    “似乎比之前的那些更加新鲜!”

    “我已经迫不及待要把他和我融为一体了!”

    “哈哈哈……”

    地面剧烈扭动着,好像下头躺着一个十分兴奋的人,几息后,人脸沉入地下,地面又恢复原样。

    朝着地图所指的方向前进,石观一路向前,不断灭杀怪异,却足足走了一天还未达到,这让他十分疑惑。

    “仙陨之地真的有这么大吗?还是说,此地有干涉空间的东西?”

    在路胜给的仙陨之地地图上可是没有比例尺存在的,所以石观也搞不清楚自己与目标的距离大概是多少,但走了一天都还没走到,这件事怎么想都不太正常。

    在一块漆黑的平原上落下,石观将自己的感知向周遭释放,如同触手一般的感知向四周延展,将被覆盖的地区的一切都展现在他脑海中。

    不好!

    异变突生,石观面色不由一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