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说巴士
小说巴士 >综合其他 >我的宠兽超级凶 > 第三百四十章日记的结尾4/5

第三百四十章日记的结尾4/5

    热门推荐:

    又拿着金币研究了一会,邵子峰便把它们收起继续

    “1711年11月,屁股不太舒服,推迟出发。”

    “1712年3月,在告别了父母后,我带着凯伦家族的荣耀乘坐风帆船出发,愿上帝和女王保佑我一帆风顺,带着无上的财富和荣誉回到帝国,我发誓,我要让查尔森爵士也享受一下屁股不能坐板凳的感觉。”

    玛德智障。

    这么点破事来来回回说多少遍了,邵子峰有点抓狂的翻着笔记本。

    请你们四个人,不,加上杰克。

    请你们五个人原地结婚好吗!

    邵子峰哗啦啦的翻着笔记本,小鹿抬起头看了看,然后继续枕在他腿上休息。

    这本日记除了看不懂的内容以及这个凯伦先生的碎碎念外,能看的内容其实并没有多少。

    “1712年5月,英勇的凯伦先生带着他的骑士攻陷了敌人的城堡,收获绵羊一只,母鸡两只,还有两个生病的老年奴隶。最后仁慈的凯伦先生赦免了他们的罪行,离开了他们的国土,一座面积还不如我家花园大的岛屿。该死的,我已经厌倦了海上的生活,我需要女人!”

    “1712年6月,我快要忍不住了,查尔森小姐...不,只要是个母的...咦,那头羊。”

    “1712年6月,那只绵羊不错,我很喜欢。”

    邵子峰的手抖了抖,他突然感觉这本笔记好脏。

    深吸一口气压下心中的郁气,邵子峰继续往下

    嗯。

    日记怎么断了。

    这位凯伦先生虽然不是每天都记日记,但是还从来没有出现过三个月不写日记的情况。

    他连忙翻了几页,发现纸张上画了一些类似航迹图的线条,笔触把纸张撕裂,看得出来凯伦先生画这些线条时的心情很暴躁。

    又翻了几页,终于发现了新的内容。

    “1712年9月,我们迷路了,该死的XXX和该死的XXX,我们在海上迷路了,愿主和女王赦免我的罪行。”

    “1712年10月,为了生存和食物,我亲手用短剑了结了几名仆从的性命,我有罪。”

    “1712年11月,二副生病了,他不断的发着高烧,牙龈**,双腿肿胀。”

    牙龈**。

    双腿肿胀。

    看到这里,邵子峰露出了了然之色。

    他心中大概明白这个二副得了什么病。

    从一开始看到他们出海,邵子峰就在猜测他们会不会出现这种情况,这个病果然还是出现了。

    东方和西方都曾经历过大航海的时代,不同的是西方船员经常会出现一种奇怪的病。

    1521年,麦哲伦带领200多名船员开始环球航行,到最后只有18人完成了环球航行的壮举。

    1740年,也就是凯伦先生出海的几十年后,英伦海军上将乔治·安森率领的6艘战舰、2000多名船员环球航行,4年后舰队归港,人们发现只有一艘旗舰船只停靠,几百名水手羸弱不堪,剩下的1000多人全部被病魔夺去了生命。

    坏血症。

    数百年来一直是水手们难以逃脱的噩梦,也是西方船员最惧怕的存在。

    出现这种情况的主要原因饮食结构的不同,西方船员主要使用肉食面包等,因为维生素C缺乏从而得了坏血症。而东方,为了在航行中吃到新鲜的蔬菜,人们会在船上培植豆芽等新鲜作物,就鲜有该病的发生。

    想清楚原因后,邵子峰默默的为凯伦先生他们祈祷,继续往下看去。

    “1712年12月,二副死了,又有几人得了同样的怪病。”

    “1712年12月,我用‘凯伦家族的荣耀’了结了一个病人,他胆敢辱骂我。杀完人后的短剑没有沾染一丝血迹,我突然有种感觉,我们的船一定是被祖先诛杀的那群女巫诅咒了。”

    出现了!封建迷信!

    邵子峰撇了撇嘴,刚想翻页目光却扫到了那把‘凯伦家族的荣耀’

    他一阵默然,虽然可以用科学解释他们的病症。

    但是有这把剑的存在,谁又能说得清是不是封建迷信呢。

    “1713年2月,死了,都死了,只剩下我和三副,以及那只见到我就会跑的绵羊。好消息是,酒水和肉干是充足的,希望早点靠岸。”

    “1713年4月,三副失踪了,就在昨夜。绵羊死在了我的眼前,我想喂它吃一些肉干,但是这该死的羊怎么都不肯吃。”

    远处漆黑的洞穴中有水滴的声音。

    修长白皙的手指逐字逐句的划过,邵子峰看的越来越认真。

    他有种预感,接下来发生的事情就是凯伦先生来到南极的原因。

    从字里行间已经能看出凯伦先生的改变,最明显的是他已经很久没有像上帝和女王祈祷了。

    整个人似乎也慢慢变得麻木,一个人的失踪在他心里甚至还不如那只羊。

    “1713年5月,或许是五月,天气越来越冷了,我看到了很多的浮冰,它们不停的撞击我的船,夜晚越来越漫长,太阳出来一会就重新变回夜晚,我感觉我一定是疯了。”

    乖乖。

    了不得。

    这短短几句话里线索满满啊。

    这是飘到南极圈附近了,5月即将进入南极的冬季,夜晚越来越长,最后变成长达半年的极夜。

    “1713年6月,我的船被无尽的夜幕笼罩,天气越来越冷,刚才有人在敲我的门,海中海似乎传来了奇怪的叫声,我不敢去开门...我可能会死在这里。”

    “1713年6月,好浓郁的海雾,仿佛回到了帝国首都,那里也是这样常年笼罩在雾气中...歌声,那是海妖塞壬在唱歌吗,好想睡一觉...好想回到家乡。”

    海妖塞壬。

    邵子峰皱起了眉头,之前遭遇迷雾时崔站长曾经讲过类似的故事。

    如果说崔站长的故事可以解释成神话再加工。

    可是凯伦先生是18世纪的人,那个时候这世界按在按照正常的历史进程在推进,距离‘未知复苏事件’的爆发还有200多年,怎么会听到歌声。

    难道是长期独处产生的幻觉?

    这个倒不是没有可能。

    毕竟那个年代的人比现在更加的迷信。

    思索了片刻,邵子峰继续看下去。

    “1713年,一觉醒来我发现自己裹着被子被丢在雪地里,这里到处都是冰和雪,我这是被神放逐了吗。”

    “1713年,这可能是我最后最后一篇日记,怪物XXXXXXX魔法XXXXX天罚XXXXXXX”

    (看我这么努力的份上,大佬们赐点票吧。)chaptererro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