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说巴士
    吴德不明白萧雅明知道张小强不是富二代,为什么还要主动做他女朋友?难道说是为了从张小强那里得到什么好处?

    看起来,又不太像。

    如果萧雅贪图钱财,就不会拒绝程歌送她的三十二万现金;如果不是钱,那又是为什么?

    吴德想了好几天也没有想明白,好在萧雅虽然嘴上说做张小强的女朋友,实际上却从没跟张小强亲近,这让吴德心里多了几分希望。

    看到张小强和程歌,吴德感觉像吃了苍蝇。

    张小强是萧雅名义上的男朋友,有名分在;而程歌是萧雅的疯狂追求者,偏偏还让他赌石赚了几十万,不管怎么看,吴德都没法争。

    吴德看了一眼相貌平平、衣着寒酸的程歌,讥讽的道:“程歌你不是赌石赚了几十万吗?怎么还会穿成这副穷酸样,该不会赌输了,或者是把钱送给哪个漂亮女生了吧?”

    他看到程歌还是老样子,也没看到带什么贵重的物品过来,还以为程歌把赚的钱赌输了,或者送人了。

    听到吴德这么一说,大家都把目光落到了门口的程歌身上。

    程歌微笑道:“不就是几十万,你以为很多吗?”

    几十万,对以前的他无疑是一个天文数字,而对现在的他来说不值一提。

    吴德愣了愣,冷笑着道:“不就是几十万,说得自己好像有几千万几亿身家似的,也不怕风大闪了舌头!”

    在他看来,程歌不过是运气好赌石赚了三十二万,居然说得好像分分钟入账几十万似的,吴德当然不爽。

    大家看程歌的眼神都有些鄙视,他们本来就一直不把程歌放在眼里,虽然知道程歌赌石赚了几十万块钱,可是谁都不把他当回事,显然觉得程歌是在胡吹大气。

    杨红嗤笑道:“程歌,既然你不把几十万放在眼里,那你叫几瓶高档红酒让我们大家一起来尝尝鲜!”

    她这样说,一方面是挤兑程歌,你不是觉得自己很有钱吗?那就让大家见识见识;另一方面也是想趁机沾点光。

    如果程歌在这里花钱,他们大家都能够占到些便宜;如果程歌把钱送给萧雅或者别人,他们毛都得不到。

    萧雅开的是最低消费一千八百豪华包间,自然不可能点太贵的酒水。

    她本来只想请杨桃跟几个女生一起庆贺,哪知道有人泄露消息出去,让吴德等人跟来,随后张小强和程歌也闻讯而来。

    吴德和几个男生听杨红这么说,纷纷起哄让程歌叫几瓶高级红酒来。

    “行了,大家都是同学,抬头不见低头见的,没必要把关系搞得那么僵!”

    萧雅眼见越闹越不像话,站起身道:“想喝高级红酒尝尝,那就自己买,我可没钱结账,到时候把你们扣在这里,看谁来赎?”

    今天是她请客,然而萧雅不会放任他们乱来,她看到吴德等人过来,已经有点不高兴,怎么可能当冤大头任他们消费。

    她不想跟程歌扯上关系,真要叫来几瓶高级红酒,不管程歌买不买单,对萧雅都没好处。

    程歌听到萧雅这么一说,心里感到十分高兴。

    明知道她不是刻意帮自己说话,只是不想她请客的时候搞得太尴尬,程歌仍然是很感激她能够帮自己解围。

    想到这里,程歌笑道:“萧雅,没什么关系,难得大家今天这么高兴,叫几瓶红酒一起热闹一下,我来买单!”

    他不由分说地叫了服务员过来,选最贵的红酒点了六瓶。

    听到服务员说他们这里最贵的红酒要六万八千八百八十八元一瓶,而程歌眼都不眨地说那先来个六瓶,不够再叫,登时把包间里的众人都惊得一愣一愣的。

    光是几瓶酒就要四十多万,对于他们这些家境不算很富裕的学生,简直就是天价。

    程歌见了他们的反应,有种前所未有的痛快。

    他想着要是让他们知道自己的身价,四十万不过是一天的零花钱,不知道会是什么样的反应。

    服务员看了一眼程歌,显然不相信面前这个其貌不扬的男生能够点得起六瓶那么贵的红酒,万一到时候跑单,她也会有很大的麻烦,于是对萧雅道:“美女,你们确定要点六瓶?”

    她看着眼前的这些人,觉得萧雅最漂亮、穿着也最得体,应该是他们的领头人。

    “不好意思,不要了!”

    萧雅歉意地笑笑道:“他跟你开玩笑的,我们都是学生,哪里消费得起那么贵的红酒!”

    她话音刚落,就听杨红插口道:“萧雅,这就是你不对了,人家程歌答应请客,又不要你花钱,你心疼个什么劲?”

    杨红才不管是谁花钱,反正她不出就行,难得有机会喝到这么贵的酒,说出去都能好好的炫耀一番,当然不希望萧雅跳出来阻拦。

    其他的人在震惊过后,也有了这种心思,既然程歌要装X,那今天就让他出点血,付出沉重的代价,不过他们没有杨红反应那么激烈。

    不等萧雅说话,就听程歌无所谓的道:“萧雅你别担心,说了我买单,就绝对不会让你出一分钱,要不我先去把账结了?”

    他以为萧雅担心自己没有钱买单,会让她下不了台,才会阻止自己点那六瓶红酒。

    程歌说着,就准备跟服务员提前把单买了,好让萧雅放心。

    “无所谓!”

    萧雅淡淡地道:“我还有点事,就不陪你们玩了,你们玩得高兴点!”

    她原本就只想跟杨桃和几个女生一起聚聚,结果吴德等人也都来了,现在程歌和张小强又来搅局,杨红等人还对萧雅有意见,萧雅哪里还有兴趣陪他们玩。

    杨桃见萧雅起身要走,连忙拉着她劝道:“算了,大家都是同学,这样走了多不好!”

    她怎么也没想到程歌这么有钱,之前就准备送萧雅三十二万现金,现在又随口点了四十多万的红酒,看他刚才准备买单的样子,也不像是有假,难道赌石又赚钱了?

    “我真的有事,你们慢慢玩吧!”

    萧雅拉开杨桃,径直地朝包间外面走出去,然后找服务员买了单。

    自始至终她都没有跟名义上的男朋友张小强说一句话,或者是看他一眼。

    张小强本来就觉得萧雅高不可攀,更何况他为了利益,早就出卖了萧雅。

    他在心虚之下,又有程歌在面前,哪里敢跟萧雅多说?

    见萧雅突然提前离开,大家都感到很意外。

    程歌回过神来,转身就朝着萧雅追去。

    他愿意花四十多万点六瓶红酒,自然是看在萧雅的情面上,现在萧雅都已经离开了,程歌留下来还装X给谁看?

    谁知,杨红突然拦在程歌面前,微笑道:“程歌,你说请客点六瓶高级红酒给我们,该不会是不想认账了吧?”

    难得有这机会,她当然不想错过打程歌一次秋风。

    程歌看着萧雅的身影渐渐消失,偏偏被杨红拦住,气得他想砍人。

    他眼神变得冰冷起来,猛然一把甩开杨红道:“谁说是点给你的,你配吗?还想喝六万多一瓶的红酒,也不撒泡尿自己照照!”

    程歌早就看杨红不爽,势利眼、小肚鸡肠,今天瞧不起这个,明天看不起那个。

    杨红想不到一向窝囊的程歌突然对她动手,一个站不稳摔倒在后面的沙发上,气得她要死,大骂道:“死**丝,竟然敢对老娘动手,我绝对不会放过他!”

    她打心里瞧不起程歌,今天逼着程歌请客,也是想趁机欺负他顺手宰宰肥羊;哪知道狐狸没吃着,反惹得一身骚。

    大家都当没看到一样,他们大多不喜欢杨红的为人,一见萧雅、杨桃离开后,程歌也离开了包间,于是纷纷朝包间外面走去。

    萧雅买了单,一边给尹如枫打电话,一边往外面走。

    她刚到门口,就看到尹如枫的车子停在那,于是快步走了过去。

    杨桃紧跟着萧雅出来,看到她朝车子走去,下意识放慢了脚步。

    原以为萧雅只是借口有事提前离开,看这样子是早就跟人约好。

    萧雅刚走到车子旁边,车门顿时就打开了。

    她打开车门,看了看尹如枫,又回头看了一眼杨桃随后上了车。

    “赶紧走吧!”

    萧雅不想让其他人看到她上了尹如枫的车,趁着他们还没出来,快点离开这。

    她给杨桃发了个消息,要杨桃不要说出去。

    车子很快离开商业街,萧雅疑惑而有点失落地看着尹如枫道:“你怎么不问,我在KTV发生了什么事?”

    从她上车后,尹如枫一句话都没有跟她说,让萧雅觉得被冷落。

    “看你生气,就想等你冷静下来再跟你说!”

    尹如枫微笑道:“KTV的事,你不说我也大概能够猜到。”

    他刚才使用超强感知,将KTV里面的情况听得一清二楚,哪里还有必要多问。

    “那你说说,我为什么生气?”

    萧雅自然不信尹如枫能猜到,KTV里面发生的事。

    “这很简单,你只是想跟几个玩得好的同学聚会,不料有不速之客不请自来,换成是谁都难免不高兴!”

    尹如枫若无其事的道:“我正想着要不要进去时,就接到你打的电话,再联系你之前说的情况,不难猜出来。”

    他没有料到,萧雅跟杨红、程歌几句话不投机就直接买单走人,这份干脆利落让尹如枫对她非常欣赏。

    “说得也是!”

    萧雅点点头,道:“我感觉他们已经察觉到什么,不知道还能蒙多久……”

    她明面上说是张小强女朋友,然而今天在包间里见到张小强却什么话都没说,难免会引起别人的怀疑。

    “别人知不知道我不太清楚,张小强和程歌肯定是已经知道了!”

    尹如枫波澜不惊地道:“张小强可能被程歌收买,要不然他会第一个跳出来!”

    从包间里面听到的情况来看,程歌应该已经知道尹如枫和萧雅暗中来往的事,只是不知道他们早就已经发展了床上,要不然也不会对萧雅一如既往的迷恋。

    “你说得对,我还奇怪张小强怎么刚才没有反应,原来他早就被程歌收买了,怪不得他们两个会一起。”

    萧雅恍然道:“你怎么知道?你懂得算命?”

    她刚才并没有跟尹如枫说程歌和张小强出现的事,他怎么会猜到张小强被程歌收买?

    “懂一点点!”

    尹如枫随口道:“你不知道,其实程歌家很有钱,比我们家要有钱得多。”

    这事迟早会真相大白,与其等别人告诉她,还不如尹如枫直接跟萧雅说。

    就好像是到最后关头,内鬼说出他是卧底,现在让尹如枫提前说了出来。

    “怎么可能?”

    萧雅难以置信地道:“程歌不是家里很穷,最近才靠赌石赚了几十万吗?”

    她知道尹如枫家有钱,实在不敢想像程歌那样的人会比尹如枫家里有钱。

    如果不是萧雅知道尹如枫从来都不开玩笑,她还以为他在说笑。

    “这有什么?”

    尹如枫淡然一笑道:“人不可貌相,海水不可斗量,那大街小巷里很多穿着拖鞋背心的人,说不定人家就富二代、拆二代……”

    他没有跟萧雅说程家插手矿产的事,说了也没有用。

    “也有道理!”

    萧雅不以为意地道:“那又怎么样,程歌家再有钱,跟我们有什么关系?”

    她以前确实很需要钱,只是希望家人能够过上轻松平静的生活,然而自从跟尹如枫走到一起,尤其是在城里买了新房子以后,萧雅就有了改变,她不想打破现在的生活。

    如果萧雅是为了钱而不择手段的人,她早就可以利用绿帽系统赚很多钱,而不会依靠尹如枫帮忙给她家买房子。

    她很满意现在的生活,最担心的是,绿帽系统要求她跟尹如枫以外的男人发生关系,好在最近绿帽系统一直都没有什么动静。

    听到萧雅说的这番话,尹如枫心中有点触动,伸出手掌抓住了她的纤手。

    萧雅的反应,着实是出乎尹如枫的意料之外,原以为她会震惊或者错愕,难以接受,哪知道她仅仅有些许意外,很快就恢复了平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