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说巴士
    电话那一头,何诗忍不住哭了起来。

    余秋只觉得她的声音似乎很无助,他想到了想离开又舍不得这种情绪。

    何诗像是努力地想让自己忍住,然后又发出忍不住哭出来的轻哼声。

    余秋手里拿着电话,嘴唇微微颤抖起来,良久才涩着声说:“我来接你,我们一起见面说好不好?”

    “不要……不要……”何诗又吸了吸鼻子,才说,“明天吧,让我明天情绪平复一点再说,我现在样子也很丑……对不起,我就是突然情绪控制不住了……也许明天就好了。”

    “……我想见你。”

    何诗沉默了很久,然后终于是用上了平静的语气:“明天吧。我也需要认真想一想,明天再聊吧。”

    余秋也沉默了很久,才回答:“好,明天早上见。”

    “嗯。”

    电话挂断了,余秋发呆。

    非爷长长叹了一口气:“先回院子吧。回去我好好跟你聊一聊。”

    余秋闷不做声地重新开动了车子,侧边又传来刺耳的声音,但一人一猫都没有什么反应。

    一路沉默着回到了院子里,余秋默默地去冰箱里拿了两瓶啤酒,又给非爷倒了一碗猫薄荷。

    非爷反倒是笑了起来:“借酒消愁?”

    余秋勉强笑了笑:“你说好好聊一聊的时候,不是一般都要来点酒吗?”

    非爷看着他,然后洒然笑起来,低头先舔了两口。

    余秋没说话,开了瓶子直接往嘴里倒了一口,然后也不知道是因为凉,还是真的叹了一口气。

    非爷说道:“你以前不是这样的。”

    余秋没回答什么,坐在椅子上转着啤酒瓶。

    非爷又说道:“是我让你变成这样的。”

    “不,是我选择的这样。”余秋似乎是想了想,然后才这么说。

    “讽刺的是,去年过年的时候,我自己也不想过这样的生活。”非爷自嘲地笑了笑,“那个时候,觉得你会剪辑,贺方会拍摄,咱们将来做个自媒体,赚点小钱就完了。天天悠哉悠哉的,再去看看山山水水,这辈子也就轻轻松松地过去了。”

    余秋眼里有些怀念,嘴角露出笑意:“拍热干面、茶叶蛋的时候,心思很简单,想着怎么把视频拍好就行了。”

    “是我作妖,你想帮我。”

    “我是想帮你,但我也想跟你一样厉害。”

    非爷看着他,只见他眼神里坦诚得很。

    低头又喝了几口之后,非爷长长叹了一口气,眼神迷离地说道:“余秋,其实我变成猫之后,总是有让我觉得迷茫的时候。我不知道该去干什么,一开始就想死了算逑。后来决定活下去了,看你缺钱,就想法子挣了点小钱。真要说做多大事业,我不知道你的能耐,根本就没想这茬。那个时候就想屯点币,将来自然就不缺钱了。”

    余秋静静地听他说。非爷这几天都有点不对劲,也许这些话在他心里已经想很久了,而他也很少这样认真地说自己的心里话。

    “其实我最不知道干什么的时候,就是我已经屯了超过10万个币之后。我后来也对你说了,我觉得这个币将来能涨到1万美元1个。所以那个时候,我觉得自己都这么有钱了,我反而不知道该去干什么。”

    余秋终于开口了:“我一直不知道,你为什么要做游乐园。但是那天晚上你说游乐园的时候,你的眼神让我觉得,这真的是对你来说非常重要的事情。”

    非爷沉默了很久,才舔了一口酒说道:“我妈生我的时候就走了。我爸是个庄稼汉,从小只知道棍棒教育我。我从巴东那个鸟不拉屎的地方出来,就发誓一定要混出个人样。”文学大

    余秋还是第一次听非爷亲口说他的上辈子,顿时注意力都到这上面来了。

    “上高中时候我就打工给自己挣生活费,后来我考出去了。虽然不是正经的大学,但是我非要去燕京读书。我爸觉得那样的大学不如不读,早点进社会,娶个老婆给顾家续上血脉。但我不想我的孩子生下来还是穷巴巴的。所以我还是去读书了。”

    非爷叹了一口气:“我吃了很多苦,自己供自己读书,混了十多年。从燕京混到沪海,也只不过是能活得不错,在沪海租着不错的房子不吃力。但我一直不肯就这样结婚,因为我还买不起房子。”

    余秋忽然说道:“还记得去年咱们说买个别墅,后来没买,只买了车子。”

    非爷咧嘴笑了笑,继续回忆道:“后来我觉得,想要买得起房,不能一直给人打工,要自己闯。我就开了个旅游公司,我也碰到了一个陪着我打拼的女人。她叫柳花明,是我公司里的一个导游。”

    “不对!不对不对不对!”余秋想起了他以前说的,“你不是说没钱谈什么恋爱的吗?”

    非爷斜睨着他:“哥那是教育你!但你不是也没听吗?这玩意来的时候,谁说得准?谁挡得住?”

    “……呵呵,你继续说。”

    非爷大大地喝了一口,就平静地说:“我打算娶她的。等把公司做顺了,等没那么忙了,就娶她。然后再把我家老头子接到沪海,他不是想带孙子吗?让他带!”

    余秋知道还有故事,自己喝着啤酒没有打断他。

    非爷继续说,语气仍然很平静:“公司的生意很好,她是导游,她还帮我带团队出去。第二年夏天,大巴车翻了。死的死,伤的伤,我把公司赔光了,破产了。”

    余秋心里猛的一震,搁下了瓶子看着非爷。

    但非爷仍然很平静:“这都没关系,主要是小明同学也死了。”

    余秋张了张嘴,但很久才说道:“你……很不容易……”

    非爷笑了笑摇摇头:“后来我用了几年的时间,才重新缓过来,也终于挣到了可以买房的钱。但是,我没再碰到想娶的女人了。”

    “想起来以前答应小明同学,将来一起开着车子到处旅游的,所以我一个人一路玩到了滇南。”

    “在滇南,我想起来小明同学以前说,将来公司发展大了,要做一个全世界最好的景区。因为她每次带着团去的地方都不够好,她说讲解的时候有点忽悠人的感觉。因此我就在滇南开了一家很好的民宿,我的钱只够做一个好民宿。”

    “民宿的名字叫柳岸,有间房叫花明,我就住里面。后来就今宵酒醒何处,杨柳岸晓风残月。但直到我死了,也一直是一个人住在里面。”

    非爷说到这里,喝完一口酒之后才说:“我从小缺爱,所以长大了对谁都提防,想着等看准了、万事俱备了再做什么。所以我没交到真正的朋友、也错过了需要珍惜的女人。我要是早早就娶了她,就不会放她出去带团。”

    他看着余秋说:“我变成猫,被你救下之后,之所以想着好赖活着,是想别跟上辈子一样了。我要尝试去相信别人,要尝试把生活过得慢一些,身边的人好就够了,我要试试看这样的生活是什么样的。可是结果因为我,你们不知不觉地就走上了我上辈子的路。”

    余秋又大大地灌下一口,叹了口气说道:“但一切都是自然而然的,我跟贺方也都是想要往这个方向走。”

    “呵呵,男人嘛!”非爷先笑了笑,然后摇了摇头说,“但从我屯到了那么多币之后,就都是因为我。核心的计划,都是我做的。你觉得我厉害,所以你听我的。贺方觉得你厉害,所以他听你的。”

    “而我的计划是怎么一回事呢?因为我终于有了完成小明同学愿望的资本,因为去年我去了一趟巴东我哭了,我后悔那样对待老头子。所以我决定在巴东做小明同学想象的游乐园。”

    “为了这个计划,我在赚钱方面又变回了原来的自己,要更多、更快,因为我觉得我顶多也就活十来年。”

    “因为这些币需要时间才能变成那么多钱,我又想法子设计项目来融资,这才有了比特春秋。”

    “因为又要搞比特春秋,又要做游乐园的规划设计,还要为非也文化接下凡人今年的案子,今年以来你们才天天绷得紧紧的。你一个胸无大志、最信心敏感注意别人心情和感受的人,也都忙得下意识地没精力再注意和何诗生活的细节了。”

    “余秋,你想帮我完成这个心愿,我已经确认了,我心里已经很知足了,真的。但确实是因为我,让你们的生活,都出现了问题。去巴东前,我听到你跟贺方聊天说起这些事,才突然意识到这一切。”

    非爷已经醉眼朦胧:“我来到这个世界,想过的是开心的生活。我的身边,现在只有你们。如果你们不开心的话,那这一切就都没有意义了。小明同学教会我的,应该是珍惜眼前人。小明同学已经走了很多年了,她知道我一直还记挂着她,应该也就开心了,可以了。游乐园做不做,没关系的。从今天开始,你想怎么做,你来定!”

    说完,非爷把碗里的酒喝完了,然后跳下桌子:“我去睡了。你好好想一想,不论你做什么决定,我都相信你。”

    余秋捏着啤酒瓶,只见非爷虽然路走得不直,但背影其实很坚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