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说巴士
小说巴士 >综合其他 >龙族之秘党荣耀 > 第一百六十八章真红之井

第一百六十八章真红之井

    “哗啦啦”仿佛是无尽的瀑布倾泻而下一般,在钻探井的四周,原本就已经滂沱的雨势突然变成了原来的数倍,就好像每一寸的土地,都逃脱不了暴雨的蹂躏一般。而在隔离区的中心,那雨水变成了一片鲜红!

    “就好像,是一片血海一般。”站在远处观望着的樱井雅彦无端的打了一个寒颤,浑身汗毛竖起,就好像是一只炸毛的兔子一般,生出了一股被高端捕食者盯上的警觉,仿佛有什么滔天大祸即将降临一般。

    “奇怪,这地方下面就算是有,也应该是高温的温泉才对。”一旁的监视人员不解的摇了摇头,“就算是富含铁元素,也不可能做到如此的鲜红才对啊。”

    “是啊,这就像是真正的血液一般。怪不得要将这里叫做赤鬼川。”另一个工作人员也觉得邪门,“要不等会去收集一下样本,送到实验室里去化验一下?”

    “先等等!”樱井雅彦连忙拦住了一旁准备上前的工作人员。他感受到了,从那名名叫真岛吾朗的男子身上,升腾起了一股无可匹敌的气势,那是院子血脉深处的压迫!金色的黄金瞳,宛如雨中的厉鬼一般在那瞬间动了起来,化成了一道残影,即使是最为先进的监控设备都很难拍摄下来他的动作。

    “这个程度的血统,”樱井雅彦都让意识到了事情的严重性,“虽然没有见过天照命月读命到底是什么样子的,但是毫无疑问,A级血统是远远不能给我产生这种压迫感的。仿佛是仅仅凭着血脉,就可以是我屈服。但即使是这样的存在,他都需要如临大敌!”

    “我们,”樱井雅彦一边呵斥着工人,指挥着他们更加远离现场,一边喃喃的说道,“到底挖出了一个什么样的恶魔啊!”

    “哗啦!”雪白的刀光在黄昏中绽放,正如刀名村雨一般,一刀横空,仿佛斩破了夕阳的余光,在半空之中生生制造出了一片空白!密不透风的刀锋剑影,将连绵的雨帘也给切碎,在以他为中心的一米范围内,再也没有哪怕一丝雨滴,能够触及地面!

    而在那半空之中,伴随着刀花一同绽放的,还有无数的血花,那腥臭之气,仿佛在数十米之外都可以清晰地闻到。无数肉眼难以捕捉到的生物在空中哀嚎着,惨叫着,甚至,还没有来得及发出声音,就被拦腰斩断,没有机会去寻找他们的猎物!

    “呼呼。”名为真岛吾朗的男子大口喘着粗气,将刀支在了地上。还没有几分钟的功夫,他就好像脱力了一般,摇摇晃晃几乎要坠倒在地。“还好是我啊,要不然换一个没有时间零的人在这,估计也只有死亡一个下场吧。鬼齿龙蝰这种生物,还真的是棘手啊。”

    “解决了吗,真岛先生?”樱井雅彦从工作服中掏出了随身的手枪,将现场倒满了汽油,小心翼翼的靠近了挖掘中心,伸出手去扶住了真岛吾朗的身体,“辛苦您啦。”

    “没事。”真岛吾朗咧嘴一笑,将身体搭上了樱井雅彦。“我被派到这里,不就是为了处理这种情况吗?还有,我的本名叫做楚天骄。你称呼我楚就好了。”

    “好的,楚先生。”樱井雅彦一边搀扶着,一边打量着地下的残骸,脸上露出了浓浓的震惊神色,“这,这难道是传说中的鬼齿龙蝰?”

    “没错,龙之行刑者,鬼齿龙蝰。”楚天骄感叹了一声,“没想到这种地方竟然能出现这种生物,必须马上封锁这个钻探井,上报上去。这里已经不是一两个混血种能够应付得了。”

    “当然。”樱井雅彦点点头,就如同一个小学生一般听话。“我已经向家族上传报告了。”

    “那就好,我们走吧。”楚天骄欣慰的笑了笑,和聪明人合作就是顺利。“他奶奶的,我到这里风餐露宿这么久,一定要好嗨要求补偿。”

    “楚先生功勋卓著,我一定会帮着据理力争的。”樱井雅彦先开始还保持着一脸微笑,但是下一秒,他就向看到了什么最为可怕的事物一般,脸色在刹那间就变得苍白,语气充满了慌张,连忙一把推开了楚天骄,“快闪开,楚先生!”

    只见一道细小的黑影从高处跃下,那仿佛闪烁着金属光泽的表皮,配合上那血盆大口里密布的尖锐牙齿,就仿佛是最可怕的电影中跳出的怪物一般,向着两人袭来!更加可怕的是,这个怪兽似乎具备了那么一丝丝的智慧,那么一点点运气,逃过了先开始的绞杀。在两人都放松了警惕的瞬间,就这么突如其来的袭来!

    “唔。”樱井雅彦感觉一阵剧痛传来。几乎是毫无阻碍的,鬼齿龙蝰就钻进了他的手掌,不论是钢铁的手枪,还是自己的肌肤,都没能起到哪怕一丝丝的防护。那传说中的龙王都无法阻挡的生物,正势如破竹的逼向他的大脑!

    “该死!”楚天骄忍着全身的酸痛,再一次启动了言灵·时间零。手中的村雨再一次挥动!这一次,他的目标,是身边的同伴!

    ——————

    “赤鬼川,出现了异常情况吗?”昂热脸色沉重的接过了一旁递上来的报告。虽然不光是诺玛还是辉夜姬,都已经完全可以实现电子化办公。但他还是偏爱这种看似老掉牙的方法。就好像那淡淡的纸墨香能够给他短暂的安宁,将他带回百年前那怀念的年代一般。

    “神将要在那里苏醒吗?”一旁的上杉越就好像是听到了号角声的战士一般,紧紧地握住了自己信赖一生的刀剑。“我随时都可以出发。”

    “不,我们要做的事情不是这个。”沉默片刻,昂热摇了摇头,从怀中取出了一个锦囊。“将白王扼杀,已经有更符合资格的人去做了。我们需要的,是守护霓虹的人民。伴随着白王的苏醒,这么多年来沉睡的尸守,因为血液污染而变异的生物,都会像是如燕归巢一般,从大海浮现。你应该不会想就这么放他们进入江户去找妈妈吧。”。

    “就凭那群小子,真的可以吗?”副校长嘟哝着灌了一瓶啤酒。“怎么感觉和芬格尔一样不靠谱呢?”

    “他们,可是被选中的孩子们啊。”昂热抬起头,看向了西北方向的赤鬼川。“现在,我们能做的,就是给他们创造出没有后顾之忧的环境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