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说巴士
    这法子,其实也是他从金丹自爆的那次事件之后领悟出来的。

    可在阮凝思看来,这个“秦枭”果然是有些莫测高深,居然连这种方法都知道。

    四周保持燃烧着火焰,锣鼓声也始终没停过。

    在这种保持之下,那些睽狼越来越少,在两三个小时之后,这里清静得就跟白天一样。

    不过,阮凝思却是不敢放松,依旧拿起锣鼓始终保持着高度警惕。

    而陈靖早躺在一旁休息着,养精蓄锐。

    阮凝霜则绞尽脑汁想脱身,还包括给师妹阮凝思使眼色。可阮凝思哪里顾得上她?

    即便是对接了她的眼神,也权当没看见。甚至还以安慰的眼神劝她,不要再折腾了。

    师姐你还没记性么?你若再折腾,他必然会再占有你一次。

    阮凝霜恶狠狠地简直要崩溃了。

    这个晚上,可以说是她们来月球之后,度过的最轻松的一个晚上了。

    一整晚都没有遭受到任何的攻击,也就是阮凝思敲锣打鼓一整晚,手臂有点酸。

    可到白天之后,她也能完全放松下来,好好地恢复自己。

    这月球上氧气虽然稀薄,可日月精华却要比地球上高很多,只要多吸收一些转化为体内的灵力,恢复起来也是很快的。

    身在外地,陈靖对于一日三餐还是颇为讲究的。

    这天早上,一起来,他就从芥子囊里拿出了一个炉子,还拿出了一个瓶装液化气。

    点火之后,就煮了开水,下了一包精装的方便面,还加了个鸡蛋,两片火腿。

    再点缀一些干葱花,经过开水一冲,一捂,很快香气就出来了。

    也不知道是故意的,还是食物短缺,他只拿一盒,只顾自己吃着。

    阮凝思见了一眼,悄悄地咽了一口唾沫,却不好意思看第二眼,转过身去,尽量不多看。

    而她师姐,就没她这么自由了。

    毕竟她躺在地上不能动,陈靖吃着也就算了,居然还当着她的面吃。

    一边吃,一边吹气。

    屡屡香味从她的脸上拂过,尽管她忍了又忍,还闭上了眼睛,可腹中饥饿这并不是人想忍就能忍的。

    尤其是在闭上眼睛之后,她的脑海里居然还不时地闪过各种美食。这也更加地勾动了腹中馋虫。

    于是,她也只能情不自禁的唾沫狂咽。

    “想吃吗?想吃就说我要,嗯,说得妖媚一点,我就给你。”

    陈靖故意逗她。

    至此还有两天时间才能返航,2天时间内,不找她逗逗乐子,也是蛮无聊的。

    “哼!”阮凝霜偏过头,仅仅闭眼,到最后干脆连呼吸都给屏住。

    “呵呵,你牛逼。”陈靖见她如此,也不勉强了。

    之后,就到了中午。

    中午的时候,陈靖的午餐更加夸张。

    从芥子囊里,他拿出了冰冻的山地鸡,更拿出了一个烤架。

    用铁纤子穿过之后,就放在油上炸个5成熟。之后,抹了盐巴、香料,放进了一旁的电烤箱里。

    你要说哪里有电?

    陈靖芥子囊里,完全不缺大功率的电瓶,用个十天半个月也是没问题的。

    此外,他还煮了一锅饭。

    炒了两三个附加的菜,煲了一个乌鸡汤。

    阮凝思尽量打坐休息,不去看。

    而阮凝霜躺在地上,也是尽量忍受了,可是陈靖摆明了就是故意勾引她。

    所有的香味,都要从她脸上飘一遍。

    她忍过了早上,忍到中午的时候,肚子已然是咕咕叫了。

    陈靖也不跟她们姐妹客气,弄好之后,就摆了一张桌子,自顾自的吃了起来。

    “喂,你要不要吃啊?”陈靖问阮凝思。

    阮凝思一开始没意识到他是跟自己说话,等转过头来才发现他对着自己在问。于是条件反射地就点了下头,然后羞耻心让她迅速地又摇了一下头。

    “那到底是要还是不要?”

    “谢谢……我……不饿的。”阮凝思选择坚持。

    “呵,你自己说不饿的啊,可不是我不给你吃啊。”

    问完了阮凝思,他目光又看向了阮凝霜。

    对阮凝霜他当然就没那么客气了,端起还剩下半盘子的烧鸡,走到她身边吹了一口气,酥酥的香味飘得到处都是:“想吃就说我要,说妖媚一点,我就给你。”

    “做梦!去死吧你。”铁骨铮铮阮凝霜扭头就是一阵怒骂。

    “哟呵?又骂我?”陈靖忽然放下了盘子,抓起她身上覆盖的裙子就扯开了去。

    “……”阮凝思这才猛然记起,自己每次骂他一边,他都要强她一次。

    想到这里,她立刻慌了起来。

    “不要,你不要碰我……”

    在她的尖叫、喊骂中,陈靖又一次把她给办了。

    事后,她也不哭了。

    之前的七八次,她早就已经将泪水哭干了。这会儿也知道哭是没用的。

    悠哉悠哉一下午,到了晚上,陈靖翻了翻芥子囊,又开始张罗晚餐了。

    别人来月球历经磨难,他来月球,真的像是在旅游。

    吃好住好,还玩好。

    晚餐他张罗得比午餐更讲究,居然弄了个佛跳墙,海参、土鸡、猪肚、鲍鱼、海参、鱼唇、牦牛皮胶、杏鲍菇、蹄筋、花菇、墨鱼、瑶柱、鹌鹑蛋。

    各种食材洗干净后,放进砂锅罐子里地慢慢地闷煮。

    煮到最后,香气扑鼻。

    “你到底要不要吃?”

    夜晚这一顿,他又问了阮凝思。

    阮凝思忍过了早上、中午,到了这晚上,也终于有点忍不住了。

    其实最主要的是,她们从来到这里之后就一直消耗很大。

    她们也都有储物戒指,但是她们的储物戒指里可没携带粮食。只带了一些丹药,以丹药果腹。

    可惜,来这里之后碰到的危险太多了。丹药都用来修复自身了,如此也就导致果腹缺失。

    另外,就算还有果腹的丹药,可那索然无味的丹药,总不可能跟这些香气扑鼻的菜肴相比啊。

    在天域的时候,她们也都是大小姐般的人物,想吃什么都是侍女在做。她们哪里会这个?

    所以,看到陈靖弄出这么多美味,要说不谗,那定然是假话。

    “真的可以吗?”阮凝思很想吃,但很害羞。

    “想吃就来呗,加个碗而已。”陈靖从芥子囊里给她取了个新碗筷。

    而她犹豫了一下,也终于是过来了,坐在一旁,看着陈靖给他盛好。然后小小一口一旁吃着。

    兴许是这佛跳墙太鲜美了,一碗很快就被她给吃完了。

    然后还没等到她不好意思再要,陈靖那边倒是很善解人意地又给她成了一碗。

    当捧起第二碗,她不忍心地看了一眼旁边闭着眼睛一直在咽口水的师姐。

    “那个……能给师姐一点吗?我们的丹药上来没多久就消耗完了,师姐也是饿了好几天的了。”她征询地问。

    “能啊,她只要说官人,我要,我就给她。”陈靖一本正经地说。

    “……”阮凝思听得脸颊一红,咬唇也不再多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