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说巴士
小说巴士 >历史军事 >穿越之开局家徒四壁 > 第二百八十八章,贵妃娘娘

第二百八十八章,贵妃娘娘

    夜色渐沉,俊美男人也不知道在门外站了多久。

    只是离开的时候,他一步一步,走得十分坚定。

    仇恨,其实是可以忘记的。

    时日越久,仇恨在人心头留下的痕迹,就会越淡。

    当一个人远离仇恨生活,他能够生活得很好的时候,那么,或多或少的,这个人,都极其容易被这样一片岁月静好给溺住。

    阿尔布谷的地位,他的野心,都是他被动的选择。

    是他一出生,便被决定好的命运。

    他反抗不得,只能接受。

    好在,他本来也是一个有野心的人。

    不过,是个男人,总是容易产生野心。

    而阿尔布谷被动继承的仇恨,显然要多于野心。

    但仇恨,随着时间的流逝,也会越来越淡。

    不是因为对敌人的恨意淡了。

    而是时间越久,人需要考虑的东西,便越多。

    刚开始的时候,身负血海深仇的人,都只想着报仇。

    然而,时间越久,比如说阿尔布谷这样的,他有时候就忍不住会去考虑:

    如果他失败了,站在他身后的人,会怎么样?

    他身后的亦赫家,会怎么样?

    他护着的完颜阿若,会怎么样?

    他手底下的这些人,会怎么样?

    时间越久,人的仇恨会变淡。

    因为人除了仇恨,还会涌入越来越多的其他感情。

    除了已经逝去的人,他们身边还会出现越来越多挂念的人。

    完颜家的人,已经去世多年,阿尔布谷一直以来,都是在兢兢业业地为以后的大业做准备。

    偶尔的时候,看到完颜阿若新生出来的孩子,阿尔布谷的内心当中,会陷入短暂的平静。

    仇恨并没有这么容易散去。

    但是,一点一点的,淡了许多。

    ——然而,后来,完颜阿若的孩子却是死了。

    能够在阿尔布谷的重重保护好下,依旧得手的人,除了铁木家,便只有宫里面的人。

    而铁木家的人,根本没有理由对完颜阿若动手。

    当年完颜阿若回京的时候,皇帝甚至还想治完颜阿若的罪。

    是铁木家的人站了出来,替完颜阿若说了话。

    皇帝他大概也是知道铁木家的人清楚他的身份,不敢在明面上,对完颜阿若做得太过绝情。

    ——毕竟,完颜阿若是他母亲、以及妻子,母家最后的血脉。

    所以,最后,完颜阿若才入了亦赫家,成为了亦赫家的门生,更是在六年之后,入朝为官。

    ——之前便说过,时间能够冲淡仇恨。

    同样的,时间也能够冲淡恐惧与忌惮。

    在六年之后,皇帝再见到完颜家的人,心里面的畏惧,便少了许多。

    反而,因为看到落魄的完颜家小公子,心里面勾起了不少的陈年往事。

    ——当时,他也是乍然被贵妃告诉自己的生世,给吓着了。

    所以才一定要杀了完颜家的人灭口。

    多年过去,完颜家的人已经基本死绝。

    只剩下一个完颜阿若。

    完颜阿若当年还只是一个小孩。

    来宫里面玩的时候,皇帝见过几次。

    那时候的完颜阿若,虎头虎脑的,是个结实的小胖子。

    完颜家的男人,明明都是在自家妻子面前,大气也不敢出的懦夫。

    然而,皇帝初次见到那小胖子的时候,却是在那小胖子压着自己儿子打的时候。

    天家的子嗣,哪里能够随随便便地被人打?

    皇帝初次见了,自然对那完颜家的小子不喜。

    他儿子也不喜。

    然而,却被皇后抱着,笑着捏他的鼻子哄:“你这个傻孩子……”

    完颜家是皇后的母家。

    他们以后不管怎样,都是要支持太子——也就是皇后所生的儿子的。

    自家儿子,哪里能够因为小时候一点点小儿家的玩闹,就记恨上人家呢?

    ——完颜家的人,以后都是要替太子,挡枪挡箭、出生入死的啊……

    再说了,他是太子,心胸应该宽广。

    然而,太子毕竟只是一个小孩儿,被人压着揍,哪里不会觉得丢脸呢?

    皇后再怎么哄他,他也只觉得母后偏心。

    还去找了他父皇委屈巴巴地告状……

    皇后说的也没错,不过那时候的皇帝,却是心里面十分不屑。

    ——他是天子,他的儿子,以后也是天子。

    天子哪里需要向臣子低声下气的?

    然而,那时候一帆风顺的皇帝不知道:

    他当太子那会儿,整个皇宫,皇帝就只有他一个孩子。

    大家都怕太子死了,皇帝断后,皇位无人继承,被铁木家的人捡了便宜。

    所以,不管是朝中,哪一方的人,都对太子十分的好。

    除了铁木家以及皇家的人,其余好几家大臣都拼拼凑凑派了许多的人,在暗中保护太子的安危。

    就怕那铁木家的人居心不良,会对皇帝唯一的血脉动手……

    然而,到了后来,他成为了皇帝,他的后宫当中,却不仅仅只有太子一个皇子……

    对于皇帝来说,所有的儿子,都是他的儿子。

    儿子和儿子之间,是兄弟,是相亲相爱的。

    然而,对于皇后来说,只有太子才是她的儿子。

    而完颜家,是跟她在一根绳上的蚂蚱。

    那时候的皇帝,没有想到这一层。

    从他出生开始,朝中的大臣,便对他服服帖帖。

    就连宫中,他父皇的嫔妃,在见到他的时候,也是对他和和气气的,从来没有哪个后妃,会生出害他的心思……

    所以,那时候的皇帝,自然没有对后宫当中其他的皇子心怀戒备。

    怕他们害了自己的太子。

    ——再然后,他的太子就死了……

    死在了完颜家出事之后。

    贵妃对他说:“斩草不除根,春风吹又生。

    太子身体内,毕竟流着完颜家的血脉,他心是向着完颜家的。

    若是到时候太子知道了完颜家的事情,一定不会善罢甘休的。

    恐怕,到时候,还会牵扯出来陛下的身世……”

    一说到身世,皇帝心里面生出了退意。

    最后,皇帝脸色惨白,颤抖着双手,在废太子的诏书上按下了玉玺。

    按下了之后,贵妃笑得一脸温和地将诏书拿过来。

    然而,皇帝按下玉玺的手,却没有松开。

    他突然盯着贵妃,想明白了什么一样,问她:“你会留下琦儿的性命,对吧?”

    贵妃笑了笑,对皇帝说:“陛下说笑了,琦儿是陛下的子嗣,柔儿怎么敢伤害陛下的血脉。”

    皇帝将信将疑地盯着贵妃看了许久。

    贵妃脸上的表情,没有任何的变化。电子书坊

    最后,皇帝闭上了眼睛,任命般的松开了手……

    ……再然后,他的琦儿,就死了……

    皇帝当初对完颜家动手的时候,被突如其来的真相吓破了胆。

    后来完颜阿若再回京的时候,太子还没死。

    皇帝对完颜家的人,也是十分的忌惮。

    因此,自然是想要将这个漏网之鱼,赶尽杀绝。

    然而,却被铁木家的人拦了下来。

    因为从贵妃那儿,听说了铁木家其实也是知道他真实身份的消息。

    那时候,皇帝对铁木家的人忌惮得不行。

    铁木家的人一帮完颜家的人说话,皇帝便一下不知道应该说些什么。

    就感觉,这铁木家的人是在敲打他……

    所以,后来,完颜阿若自然是被保了下来。

    完颜阿若被铁木家的人保下来了之后,贵妃其实还派好几波的人过去暗杀过完颜阿若。

    但亦赫家的人,把完颜阿若保护得太好。

    亦赫家的人之所以保完颜阿若,是因为完颜阿若的父母,曾经对小亦赫大人,有救命之恩。

    小亦赫大人年纪轻轻,却掌管了亦赫家一半的势力,在亦赫家的地位很高。

    完颜家的人在战场上出了事,亦赫家的人立马就去了战场。

    还把唯一留下的小胖子完颜阿若给带了回来。

    他要保着完颜阿若,宫里面的人也一时拿完颜阿若没有办法。

    后来,六年过去,皇帝再看到出现在朝堂之上的完颜阿若时,他的身边,已经经历过了太多的物是人非。

    当初觉得还可以的贵妃,说实话,如今皇帝一见到她内心里面就有点发颤……

    不是激动的,而是害怕……

    在朝堂之上,见到完颜阿若的时候,他忽然一下想起来了当初他的太子,过来委屈巴巴找他哭诉的话。

    那么多年过去,他突然醍醐灌顶般的想通了皇后当年对太子的叮嘱。

    ——母爱总是这样的自私而伟大。

    父亲不一定会为儿子想到方方面面,想到许多的东西。

    但是母亲,在儿子还很小的时候,就已经替他打算了好了,之后他将要走上的漫长的路……

    于是,皇帝又想起了太后——

    他的养母。

    那个被他当成亲生母亲,敬重了二十多年的女人。

    甚至直到她死后,他还跪在她的灵前哭了好久。

    ——那时候,他还不知道自己不是太后的亲生儿子。

    是真情实意地把完颜太后,当成自己的母亲……

    后来,皇帝知道自己身世的时候,甚至不敢去细想,当年太后和皇后死亡的真相……

    …………

    太后到底养了他许多年。

    完颜阿若是完颜家唯一的血脉。

    所以,完颜阿若入了朝堂之后,一直都是顺风顺水。

    阿尔布谷护着完颜阿若,皇帝便顺水推舟。

    多可笑啊……

    曾经他因为自己儿子,那么厌恶的小胖子。

    如今,这个小胖子,是唯一跟他死去的儿子,有联系的人。

    皇后说的没错。

    ——如果完颜家的人还活着,他们会死死地挡在太子的面前。

    …………

    皇帝的心思,无人得知。

    他饮下了宦官给他端来的茶水。

    近来他总是十分嗜睡,即使是喝再浓的茶,也无济于事。

    皇帝撑着眼皮子,又看了一会儿奏章。

    不一会儿,便听到宦官在他耳边细着嗓子喊:“陛下……您累了就上床休息吧。

    您这样,容易着凉。

    如今,秋天到了哟……”

    皇帝摇了摇头,对身边的宦官道:“朕还可以再看一会儿,朕不累……”

    可是,话音落下之后,皇帝突然愣住了:

    他好累啊……

    明明当初,他被众多大臣们教着,也是一个贤能的君主。

    可是,如今,他感觉,他好像已经过了许多年浑浑噩噩的日子了。

    他不敢跟朝中的大臣走得太近,不敢再像往日一样对待他们。

    怕他们从中看出端倪。

    他被人掐着了小尾巴……在后宫当中,连美人都不敢去找……

    过得真憋屈……

    皇帝有些意兴阑珊。

    锤了锤脑袋站起来,爬去了书房的床睡觉。

    …………

    而之前,走在夜色当中的男人,却是淡笑出了声。

    他抬头,看着挂在夜幕上闪着亮光的星辰。

    想起了当年的事情:

    真是有趣呐。

    有的人,既定的命运,是改不掉的。

    当既定命运的人松懈了,停下了脚步,不想再走下去,想停一停的时候,老天便会毫不犹豫地扬起手中的鞭子……

    ——宫里的人,不想要完颜家有后。

    那两个假货,这么多年过去,依旧没有歇了让完颜家绝后的心思。

    他原本都已经放下的刀,再一次忍不住叫嚣着想要饮贱人的血了呢……

    …………

    凉夜秋风起,男人的身影,终究消失在了街角。

    …………

    而另一处,深宫当中,一名身着石榴红裙装的明丽妇人,却是推开了给她喂葡萄宫女的手,看向跪在地上的黑衣男子,皱眉问道:“你说什么?”

    黑衣男人不声不响地又说了一遍:“属下探知,铁木长瀚准备动手了。

    那神医的药,已经研制出来。

    铁木长瀚在入京之后将那药用在了察哈尔秃秃的身上……”

    “砰”的一声,宫女手中端着的盘子,摔到了地上,应声而碎。

    晶莹剔透的葡萄,也滚得到处都是。

    宫女们见此,连忙惶恐地低下头,连连磕头。

    却是说不出一句话……

    因为她们已经失去了说话的能力。

    明丽妇人却是看都没有看地上的宫女一眼,只是从榻上坐了起来,“哼”了一声,脸上闪过一抹怒气,道:“铁木长瀚,他好大的胆子!”

    一边说着,明丽妇人一边从榻上走了下来,喊了一声“来人”。

    便有黑衣人从窗外闪了进来,对明丽妇人行了一礼,恭敬道:“娘娘。”

    明丽妇人脸上的怒气,不过一闪而过,黑衣人出现的时候,已经没有了。

    她年纪已经不小了,情绪波动太大,容易长皱纹。

    她平日里,又思虑挺多的。

    因而,只能尽量控制自己的情绪。

    不管什么样的东西,也不能让她枉顾了青春貌美。