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说巴士
    没有任何生机的家中,高元扔掉的平板,侧着脑袋脑袋看着对面的电视机上在不停的播放着的某个新闻。

    本应降落于城东机场某国际客机在飞越大西洋时发生莫名的解体爆炸事件,现各国已派出搜救队,虽说人员生还已经希望渺茫,但是客机上的某些被重重保护的文物可没有人这么娇贵,搜救人员是一方面,打捞文物估计才是各国救援队的重头戏。

    听着主持人一遍又一遍的强调保持乐观心态、搜救落难人员,高元一时间竟不知做如何感想。

    自己是个孤儿,是某点孤儿院的院长把自己一手带大,但是据最近院长的透露,自己的父母已经在回国的路上,而根据茶几上那封国际企邮件和院长透露的消息,自己的父母双双都是考古学家,年轻有为的他们在国际考古界都享有盛名。

    作为一个孤儿,能平平安安、没有任何经济制约的读到现在的高中,高元怎么想都觉得稀奇,就算曾想过是得自己父母的资助,但是对此却没有什么实感。

    可能因为以前的哭泣,流干的泪水,也有可能是因为自己已经习惯了一个人生活,哪怕是自己亲生父母真的在那架客机上,现在生死不明,高元的内心只有丝毫的波动。

    揉了揉眼睛,平复了心中的那一闪而过的悸动感。

    而这种悸动感仿佛是在提醒着自己什么?

    一个哈欠过后,大门的门铃被按响了。

    如今的时间已经是深秋午夜了,哪怕是高元那不过一手之数的朋友或者说是情若叔侄的院长也不会此刻登门拜访。

    虽然说是很不情愿,高元还是打开了房门。

    高元所居住的小区在这座城市中也是屈指可数的高档小区,15岁的高元虽说在被院长带来看房的时候一眼相中了独栋独院的小别墅,但是可惜当时预算不够,还差30万能够全额付款买下那栋别墅,30W对高元而言也就是自己银行卡上三个月的生活费。

    所以高云也就只能退而求之,随便摇了一栋楼,住进了它的最高层。

    门外的走廊上有着若干个有着自己一人高的保险箱,箱体上还有着说不清楚的金色电弧流动着,不过让高元在意的是,为毛这些保险箱都是飘在地面上的,莫非是磁悬浮设计?

    这一栋楼都是一层双户的设定,此时高元对面那从未见过正面的邻居家房门大开,有了金色电弧的保险箱正不断的从楼梯经过走廊,一件一件的向着邻居家飘着。

    虽然说眼前的这一幕很诡异,高元在一惊之后就没准备追究下去,无声的关闭了自家的房门,仿佛这扇门就从来没打开过一般。

    毕竟这是一个有着超凡力量的世界,自己虽然说不是什么让人随意揉捏的麻瓜,但是碰上这种超自然事物或者现象自然是越少接触越好,毕竟可不想再经历一次来自国家机关的抓捕活动了。

    不过虽然说高元并不打算参与此事,哪怕他知道那些保险箱里面的东西可能都是非凡物品,他也没有想要染指的想法。

    放在以前的话,高元可能会眼热,甚至可能会想办法出手,但是现在的高元不过是一个想要过上一段普通人生活的异能行者,这种给自己徒增麻烦的事情还是不做为好。

    不过高元是这么想,但是面前这个正在往冰箱中塞东西的金发女人告诉高元‘你是这么想的,但其他人可不是这么想。’

    “不去打开看看吗?那些当中可是有非凡物装备的。

    你看中哪一件我都可以送给你,让我想想、等等、送三件吧,毕竟你今年已经三岁了!”

    金发丛中闪着金光的女人只是看了一眼高元,随后手指指着下巴,抬起头来,以一股长辈的语气向高元念叨着,其中还夹杂了一些莫名的词汇。

    高元能够感受到女人语言中散发出来的情感,那是一种青春好动、目中无人的女人才能形容的感觉。

    但是这却让高元生不起任何恶感,忍着内心的悸动,无视了这个自说自话的女人,回到床上睡觉了。

    在忙着填充冰箱的女人高元能够猜到她的身份,毕竟这几天发生在自己身上的故事就是在围绕着自己父母来展开的。

    虽然说自己印象中从未见过这个女人,而且这个女人看起来也比自己大不了几岁,但是那种来自血脉里的悸动、异能上的躁动,高元的各种感官都在向自己传达着这个看样子不过20出头的女人是自己的生母。

    “你说,高元现在究竟是三岁呢?还是十七呢!”

    正在进行脑内风暴的女人没办法得出一个结论,于是便把问题抛给了在厨房中忙活的丈夫。

    “我随便,不过看他的源质成长度也就两岁出头的样子,姑且算他三岁吧!”

    相比较思考问题时停下的动作的女人,在厨房中劳作的男人显然更成熟一点。

    “不过我觉得与其纠结高元的岁数,你倒不如想想怎么和他搞好关系,毕竟他是你执意要生出来的,关系变成现在这样都是你的锅。”

    男人丝毫不在意自己的言语是否究竟会被那些麻瓜女拳定义为渣男发言,只是在诉说着事实,甩着本就不在自己身上的锅,叫住了准备把高元从床上拉起的女人。

    “人既然已经睡了,那就别打扰他了!我们两个吃完也早点睡吧!累了!”

    夜宵或者说是晚饭过后,男人闭目躺在沙发上,女人马马虎虎的把碗洗了、锅刷了,一溜烟的就钻进了高元的房间。

    虽然说是门锁上了,但是这种只能针对普通人的锁哪能拦得住比高元等级还要高的异能行者。

    高元躺在床上没有感觉到门被打开,直到被子被掀开,女人从背后抱住自己的时候,迟钝的大脑这才恢复往日的灵光,于是这才有了反应。

    女人的力气很大,虽然说是高元没办法感觉到她身上有任何肌肉的存在,但是这个女人的力气实在是大的惊大,仅仅一只手就环住了高元,让其动弹不得,另一只手捂住了高元的嘴,让其不瞎喊,打扰到楼下的邻居。虽说这栋楼的隔音效果很好,楼下四五层都没住人,但是果然样子还是要装装的。

    虽然说高元很菜,最牛的事迹也就是爆发状态下拆了一辆装甲车,平常状态徒手扭断钢筋是没任何问题。

    但是这种可以把车给拆成碎片的爆发状态所带来的力量增幅也无法帮自己挣脱开这个女人的约束。

    而且爆发状态下带来的异能量正在从两人的接触面不断的流走,就宛如溪流的尽头就是大海一样。。

    高元一直没有放弃反抗,但是能力等级的差距摆在那里,加上力量的不断流失,最终只能不甘的昏睡了过去。

    感受着正在身体缩水的儿子,女人安然的把他翻过身来正对着自己,甜甜的睡了过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