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说巴士
    其实说实话,在高元的母星-蓝星之上,先天性的感情缺失并不是什么无法根治的大病!

    而高元也不是什么先天性感情缺失,其实高元也有喜怒哀乐,只不过他的喜怒哀乐相比同龄的正常人要少的很多很多很多很多。

    就比如说眼前的这位捧着章鱼烧的金发少女,她此时的快乐情绪约9分,同条件下,高元能有三分的愉悦度就算是顶天了。

    而且如再加上现在的这个情况,自己突然莫名其妙的穿越到一个从未听闻过的地方,愉悦的情绪分数肯定要减上个三四分的,不过索性高元情感缺失,除了刚明白自己处境时的一次临近一分的混乱,这三天的时间里,高元简直就像是一具傀儡一样,一步步的完成着自己制定的计划。

    不过看着面前这个蹦蹦跳跳的少女,高元内心爆出了一系列问题,不过又随即释然了。

    她作为一个从小生活在鸟笼里面的金丝雀,像这次的活动量简直是少之又少。

    从档案上的信息可以看出,她从小到大就被自己名义上的橘政宗实施着有着监护异味的保护,无论是何时,哪怕是前几次的跷家都在橘政宗的意料和计划之中,毕竟作为一个可以随时毁掉东京,随时可能会无意识戳破人类社会与混血种社会那薄薄的一层窗户纸的最强之鬼,自从诞生起估计就没有离开过橘政宗的眼皮底下。

    如今高元通过‘生命源质’更改了她那明显无比的红发与从江户时期走出来的巫女服,至于那被路人认为是COS道具的长刀被高元给随手融进了两人相见的车站。

    默不作声的摘掉了她体内的信号发射器,随手改变了她的味道!

    现在除了身高和行走姿态,至于那一份气质和各种各样的内在高元并没有办法短时间内改变之外,面前的这个少女和那个名为上杉绘梨衣的黑道家主没有任何的关系。

    拿出速写本,在递给少女的那一瞬间,新的一页纸上浮现出了一行字。

    “不是说来找你父亲吗?”

    上杉越-上杉绘梨衣、源稚生、源稚女这克隆三胞胎血缘上的父亲嗯,!

    在档案中,每一个人虽然同样是一页纸的分量,但是这个名为上杉越的男人信息量却是极少,也就只有介绍生平事迹和能力波动的几行字迹。

    而且这几行字的信息量实在是太过于简便,以至于高元也就只能从这一页的信息上了解到他是一个风流倜傥的老男人,住所或者随身携带着大量所谓的古刀。虽然说有能力波动的信息,但是这些所谓的混血种在不发动自己的能力时,高元完全感觉不到所谓的能力波动,和自己母星上的异能行者简直是截然不同的物种。

    现在除了在感知中能够感觉得到高阶混血种的身体素质异常高于常人外,高元简直没有任何的分辨手段。

    唉,而且可能所谓的高阶混血统也不全都身体素质高于常人,毕竟自己身边就有一个气血薄弱的就像一个刚出生的小女孩一样的上杉绘梨衣。

    当然了,所谓的气血强度是按照高原自己母星的标准来算的。否则一个21岁的成年人连一个刚出生的婴幼儿都比不过,这岂不是让人笑大发了。

    嗯,“生气了吗?”

    金发少女看着面无表情的高元,神色捎带一些局促。

    一段并没有写完的新的文字递给了因为觉得自己做错了什么而低下头的少女。

    “我并没有生气,只是感到一些疑问而已?毕竟我的任务是让你开心,所以我…”

    高元反应过来时抽回了速写本,可是为时已晚。

    对呀,我的任务明明是逗她开心就好,寻找她血缘上的父亲也是自己的提议!所以自己为什么要这么说?

    抽回了速写本的高元开始动笔,与此同时站在其对面的上杉绘梨衣也开始动笔了。

    “忘了我刚才说什么吧,只要你开心就好!”

    “对不起!”

    看着上杉绘梨衣的‘对不起!’,高元非常的疑惑,她为什么要道歉?要道歉的,不应该是自己这个破坏了性质的家伙吗?

    接下来的绘梨衣受到了高元问题的影响,再也不复刚才那宛如出笼一般的金丝雀一样快乐。

    “今天就先这样吧,明天我带你去迪士尼游乐园玩!”

    从绝对不属于这个时代的腕表上传来了一条信息,高元瞬间就明白了这句话最主要的意义。

    哄这个小女孩开心!

    “今天就先这样吧,明天我带你去迪士尼游乐园!”

    高元把从那个神秘女人援助的话语原封不动的抄录在了速写本上,有些期待的看着上杉绘梨衣的反应。

    原本情绪已经暗淡下去的上杉绘梨衣眼睛骤然亮了一下,不过随即又暗淡了下去,眼神中带上了一丝落寂与期待。

    “如果可以的话,我并不想把你送回去,我可以给你开一间旅馆!一天的时间龙血的侵蚀程度应该不会上升太多!”

    高元能够感觉的到名为上杉绘梨衣的少女那希冀的目光,写下了如此的这般文字。

    看着少女的神情骤然如同夕阳一般落幕又随即像初阳一般升起,先前咯噔一下的心随即又放了下来。

    高元也明白了自己话语中的错误。

    自己并不应该提到龙血侵蚀。

    它是少女被监视性的保护原因之一!

    如若被龙血侵蚀成死侍,她就将失去对橘政宗的利用价值,所以橘政宗才用死侍的胎儿提取的血清勉强维持她人的身份。

    就在高元给我尝试摸索如何逗上杉绘梨衣开心的同时,所有隶属于蛇岐八家的执行员都被紧急叫停了手上的工作,一条由大家长发布的信息成为了现在所有执行专员的任务。

    找到离家出走的上杉家主,并在保证其情绪稳定的情况下安全带回!第一保证其情绪稳定,第二保证其生命安全!

    因为高元有刻意留守‘生命源质’来观察总部,加之又不是傻子,面对大量的汽车连贯驶出,稍微推断一下就能判定蛇岐八家已经发现了上杉绘梨衣的彻底失联,又或者是橘政宗发现了上杉绘梨衣的彻底失联。

    其实在高元摘下信号发射器随手粘到路人身上时,蛇岐八家的超级人工智能辉月姬就已经对自己的终身最高权限持有者发出的警示。

    警示虽然已经发出了,但是至于为什么半个小时之后大家长才收到这条信息,那就只能问已经黑掉了整个蛇岐八家系统的人怎么想了。

    不过这些都不重要,对于从更高文明来的高元而言,如果自己真的想把上杉绘梨衣给玩的彻底失联的话,也就不过几分钟的事情!

    现在的两人都在步行街上,上杉绘梨衣几乎是每一家店都要进去逛一圈,出来的时候拿着现金或者刷卡购买的物品。

    感受着这个面前正在释放着无限愉悦的女孩,高元有些羡慕。

    如果自己的情感缺失症没有如此严重话,那现在笑的应该也非常开心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