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说巴士
小说巴士 >综合其他 >赤极图 > 第2章掳劫女子,该死!

第2章掳劫女子,该死!

    只闻其声,不见其人。在这一瞬间,林间的每一声鸟啼仿佛在诉说旷古烁今的悲哀,马蹄落在湿润泥土上发出声音在林间百转千回,甚至连雨丝滴在树叶上的声音,汇聚的声音,以及滑过纵横交错的叶脉的声音都清晰可见。

    此时,环绕在三人的周围是无尽并且未知的恐惧。他们骑在马上不敢朝前再走一步,只是紧紧勒住马在原地打转,马蹄将地面践踏得泥泞不堪。

    老二和老三同时抽出背上的弯刀,朝着空不见人的林间大喊:“是谁?有本事别鬼鬼祟祟的,出来较量!”

    老大看见了斜插在地上的那把剑。剑身宽三寸有余,通体乌黑发亮,露在地面上的剑刃钝而不锋。在剑身靠近剑柄的地方,用鎏金刻着“玄霸”二字。

    “居然是玄霸!”老大咬着牙关,他的指关节因为握住缰绳用力过猛已经发白,低头不语,似乎在疯狂地思考对策。

    “居然拿一把连剑刃都没开的废铁来吓唬我们,看来是找死!”老二挥舞着弯刀,大声喊道:“出来!有本事就出来跟本大爷较量较量!本大爷一定打得你满地找牙,满......”

    “闭嘴!”老大喘着气骂道。

    “大哥,你怂什么啊!不就......”老二看见老大侧过脸来的那一刻,满眼惊惧,脸色发白。他还是第一次看见自己的大哥这么紧张,自己也就跟着紧张起来。

    老大不再理会自己的两位兄弟,而是朝着空荡荡的树林抱拳喊道:“少侠,咱们井水不犯河水,请不要阻拦我等兄弟公干?”

    “公干?掳劫良家女子卖到青楼也算是公干?那你们苍狼门可真是江河日下了啊!当然,我才不管你们公干不公干,放下那个女孩,自然放你们过去!”

    一道赤红光落下,李初一的脚尖稳稳地点在玄霸剑的剑柄上,双手抱在胸前,目光如炬,双鬓的发丝缓缓垂下。蓝色的衣摆落下,在贴合小腿的一瞬间,地面微微一震,强大的气势逼得三匹黑马嘶鸣,倒退几步。

    “这......这个姑娘是我们的,凭......凭什么交给你!”老二喊道。因为那名女子就在就在他的马背上。就算是再没见过世面的人也知道对面站在剑柄上的年轻人功法绝对在自己之上,甚至杀死自己都是易如反掌。

    “闭嘴!”老大骂道。“不知死活的东西!你睁开眼睛仔细看看那把黑剑,天下排名第十六的玄霸剑!你以为谁都可以佩戴天下名剑的吗?”

    老大咽了一下口水,心里早就发颤发麻。他根本看不出这个人是什么来历!就凭这个年轻人刚才那一刹那的威力,他的功法绝对在自己之上,甚至已经达到了天宫的级别。

    老大的功法虽然只有封尘二阶,但是他对于九洲九宗三十六门的高手算是了如指掌,并且记录在册。而现在站在他眼前的这个年轻人,他没有任何印象。

    如果留下女子可以保住兄弟三人的性命,他绝对会毫不犹豫将女子留下,甚至可以将身上的钱财都给他。若是这个人要硬来,那就只能拼死一搏,虽然知道最终的下场,但是至少要寻找一线生机。如果这个人是魔宗的杀手的话,那么兄弟三人只能乖乖等死。

    传说,魔宗之人专门在半路拦杀九宗三十六门的弟子,只要是遇上魔宗的杀手,非死即伤。若是遇上了魔宗的十大杀手,那结果就是死。没人知道魔宗十大杀手是什么样子,因为只要遇上了魔宗的十大杀手,无人生还。

    “看来你知道得挺多的嘛!”

    李初一从剑柄上跳下来,从地里拔出玄霸剑,扛在肩上。这时,老二才真正看清了插在地里的那一半剑身,同样是三寸宽的剑身,锋刃寒光凛冽。

    “老二,将女子交给少侠!”老大喊道。

    “大哥,这......”

    “快!你要是不想死的,就赶紧把女子放下!”

    老二按照老大的吩咐,将女子从马背上抱下来,战战兢兢地将她靠在路边的树干上。

    “少侠,我们已经将女子留下,还请你放我们兄弟三人一条生路。”老大低头抱拳,汗水在他的下巴汇聚,滴在了黑马的鬃毛上。

    李初一看见女子已经靠在道路的一旁,自己也就走到路旁,给三人让了路,并且示意他们三个可以走了。

    “多谢少侠!”

    好不容易有一线生机,兄弟三人抓紧时间策马而走。只有远离的李初一,他们才有活着回到苍狼门本部的机会。

    “我说过放你们过去,但我可没说过饶了你们的性命!掳劫女子,该死!”

    李初一在地上拔了三根小草,伸手甩出,三根小草如同点上了火焰的利剑,贯穿了三人的心脏,纷纷从马背上跌下,滚下了山脚。

    李初一之所以会如此痛恨掳劫女子的人,就是因为萧月儿是三年前被强盗掳劫,然后卖到了逍遥楼。没有任何功法的萧月儿,根本就没办法从逍遥楼的重重枷锁之中逃出来。如果不是遇见自己,那么萧月儿的一辈子恐怕都会在青楼度过了。

    九洲大陆的生存环境就是如此。你若是没钱没势,那么你的命运永远掌握在别人的手中。就拿九洲大陆上的青楼女子来说,她们的来历大致可以分为三类。一类是家族犯法,九洲的宗主都会将其家中的女子卖到青楼,这是九洲大陆上惨无人道的通用律法。另外一类就是强盗歹人掳劫女子,将女子卖到青楼,从此沦陷在青楼之中。再有一类就是家道中落,为了活下去不得不堕入青楼为妓。

    李初一走到被自己救下的女子身边。女子身穿紫色刺绣的衣裳,脸庞白净,眉宇之间还透露着几分英气。

    “姑娘,你可真是运气好!遇见了见义勇为的我,不然啊,等你醒来的时候,就连自己也不知道被卖到了哪家青楼里面咯!”。

    李初一背起女子,除了心里的正义感爆棚之外,还觉得这名女子略重。

    “看着那么瘦,怎么背起来那么重?难道女孩子都只是看起来瘦吗?”李初一嘀嘀咕咕,心想:“这个姑娘会被掳劫在此处,那就代表周围肯定有城镇,说不定她的家就在附近的城镇上。如果附近真的有城镇的话,那就真是太好了,到了城镇一定要先洗个热水澡,然后多准备一些干粮,最后一定要买一匹好马,快马加鞭赶往临海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