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说巴士
小说巴士 >综合其他 >赤极图 > 第29章木屋的婚礼
    菊娘坐在床上犹如坐上了针毡一般,心里七上八下,有受宠若惊,但更多的是惊恐。

    “叶夫人,我...”菊娘刚想开口。

    “叫什么叶夫人!少严叫什么,你就跟着叫什么。”叶夫人轻轻抚摸着菊娘的肚子,顺便瞪了叶维英一眼。

    “舅母...”

    菊娘犹豫了一会儿,看看陈少严,又看看叶诗舞叶书礼两姐妹,才蠕动嘴唇低声说出来。

    “这就对了嘛!以后孩子出生就叫我舅奶奶。”说完,叶夫人叹了两声:“多好啊!少严都快做父亲了!不像某些人,整日整日不着家,连自己未过门的媳妇也不去多瞧两眼,要不是我这个做母亲的还能走动,还可以去亲家母那里聊聊天喝喝茶,指不定啊!说好的媳妇都给飞咯!”

    叶维英很清楚母亲是在说自己,也就不辩解,而是说道:“母亲,今天来是给表弟把亲事定下,无端端地怎么又扯到孩儿身上了。”

    “你要是有本事,就学学少严,给我生个孙子,我保证不再说你!就算你求我理你我都不正眼瞧你!”

    叶维英还想开口说什么,最后还是决定闭嘴。说的越多,被母亲怼的机会就越多。他太了解母亲了,只要见面,就是说娶媳妇生孙子的事。

    “好了好了!老太婆,时候不早了,咱们先说正事。维英的婚事,咱们回去以后就商议。”

    叶天胜应该是刚到家门口就被叶夫人拉到菊娘的木屋来。他一身风尘仆仆,身上穿着的衣服因为奔波了一天沾上了许多灰尘而显得暗淡。叶诗舞发现,比起三年前,自己的父亲又老了许多,白色的发丝似乎已经全力在隐藏,可终究敌不过岁月流逝。

    “少严!跪下!”叶天胜喊了一声。

    陈少严也不知道发生了什么事,但是本能地就跪在了叶天胜的面前。他这一跪,又把菊娘吓了一跳,以为叶天胜要惩罚少严,心脏狂跳不止。

    好在叶夫人和叶书礼陪在菊娘身边,并且悄悄告诉菊娘:“菊娘,你不必担心,父亲作为长辈就是想训斥训斥表弟。”

    “舅父...舅母...少严给二位磕头了!谢谢舅父舅母的养育之恩。”

    陈少严虽然不知道为什么叶天胜要自己跪下,但是,这一刻他在叶天胜的身上似乎看见了父亲的影子。可是,叶天胜终究不是自己的亲生父亲。

    “少严啊!其实,你和菊娘的事,我和你舅母很早就知道了。”叶天胜的口吻沉重,他也知道少严长大了,一定会离开叶家。

    他看得出来,少严和其他的孩子不一样。叶家是一洲之宗,就算少严多娶几个媳妇都养得起。自己每一次见到少严的时候,能从他的目光当中感受到他想要有个家的强烈愿望。

    陈少严跪在地上,看着叶天胜的目光,刚想开口,却被菊娘抢先了一步,说道:“宗主,夫人,菊娘知道自己是个寡妇,配不上表少爷,如果...如果可以...”

    菊娘看看肚子里的孩子,咬着唇说道:“如果可以,我愿意给表少爷做妾...”

    “不可以!菊娘不能做妾!除了菊娘,我谁也不娶...”陈少严喊道。

    “你们两个小辈,懂不懂什么叫做尊重?长辈的话还没说完就插嘴,要输换做在别的地方,早就打嘴巴子了!”

    叶夫人突然间严肃起来把菊娘吓得赶紧下床,和陈少严跪在一起。

    “母亲,您看看您,把菊娘吓成什么样了!”叶书礼“嗤笑”一声,走过去把菊娘扶起来说:“跪还是要跪的,不过不是现在。菊娘,你先起来,让表弟接着跪。”

    “少严啊~”

    叶天胜语重心长起来:“自从你父母去世之后,我和你舅母就把你一直留在了叶家。本想着把你当做亲生儿子培养,也算是告慰天霜和陈驱的在天之灵。但是,你父亲陈驱在临死前嘱托我,一定不能让你修行功法,要让你做一个普通人,哪怕是只会砍柴挑水的普通人,平平安安过一生。

    就是因为这样,小的时候,你就怨我,为什么只教维英修行功法,而不教你。那时候,我怕我跟你说你父亲遗愿你又听不明白,理解不了你父亲的用心,所以我才一直没告诉你。如今,你也是快要做父亲的人了,现在告诉你,希望你能够理解。”

    “舅父...”

    叶天胜伸手,示意陈少严不要说话。他继续道:“天霜就你这么一个儿子,你调皮闯祸,又不爱跟书礼念书写字,我是打又打不得,骂又骂不得。如果把你打坏了,我该怎么向天霜和陈驱交代。因此,才不敢管你。希望你能理解并且原谅我未曾管教过你。”

    此时此刻,陈少严的心里是滚烫的。在他的记忆中,这还是舅父第一次跟他说这么多话,也许还是最真心的话。泪水模糊了他的双眼,说道:“舅父,我知道错了...我知道错了...”

    “少严,不许哭!男儿有泪不轻弹!都要做父亲的人,还像一个孩子一样动不动就哭,像什么样子!”叶维英说道。其实,他还是很照顾表弟,只是很多时候,他也看不懂少严心思。

    “哎呦呦~某人还有脸说自己弟弟都要做父亲了...”叶夫人阴阳怪气地说道。

    “大哥,你还是乖乖闭嘴吧!”叶诗舞笑道。

    叶维英也就只能乖乖闭嘴。他知道,只要自己一天不成亲,母亲看他横竖都不顺眼。

    “福伯,把东西拿进来布置一下。”

    叶天胜喊了一声,福伯带领着三个丫鬟走了进来。包括福伯,四人的手里都拿着红色喜庆的东西。他们动作很麻利地将小小的木屋装扮了一翻,立刻焕发出了新房的喜色。

    “舅父舅母,这...”少严好像是明白了,但又好像不太明白。

    “少严,刚开始的时候,我和你舅母确实反对你和菊娘在一起,毕竟菊娘是...”

    叶天胜说到这的时候被叶夫人拍了一下。叶夫人接过叶天胜的话说:“可是,我们也观察过,看看菊娘对你是不是真心。经过了一些日子的观察,菊娘确实是个好姑娘。所以现在我和你舅父也就不反对你们了,只要你们过得好,天霜也一定会同意的。”

    “来咯!新娘子来咯!”

    菊娘穿着大红色金线绣花的衣裳,头上戴着红盖头,由叶诗舞和叶书礼搀着菊娘从门外走了进来。。

    “少严,你的父母不在了,现在就由舅舅和舅母来替你父母受这杯茶。”

    叶天胜说完,眼里竟然有些湿润。他和叶夫人一人一边坐在桌子两边,看着陈少严和菊娘拜天地,接受他们敬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