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说巴士
小说巴士 >综合其他 >赤极图 > 第28章木屋的秘密
    叶诗舞躺在床上辗转反侧。她的床靠着窗,躺在床上可以看见窗外的夜空。今夜只有弯弯的月牙,星星们围在边上闪烁。

    她怎么也不会想到,十二年来第一次回到自己的家的第一个晚上居然无法入眠。难道是因为择床吗?

    她想:“或许我应该去找李初一当面问清楚。如果再次见面,他会以朋友的身份还是以魔宗杀手的身份站在自己面前?”

    叶诗舞想了很多很多,她现在已经不能再否认自己的心思了。此时此刻,她比任何时候都想见到李初一。

    很多很乱的思绪缠绕在叶诗舞的心头。刚刚回到家又要离开,会不会太伤母亲的心了?她盼了十二年才把自己盼回家...

    “小表姐...小表姐...”

    “少严!”

    叶诗舞翻起身,顺手拿过挂在床头的衣服,轻盈地跃出了窗外。

    “疼!疼!小表姐,别拧我耳朵,疼!”

    “你小子是不是长能耐了?连晚饭都不回来吃...这是什么?”

    叶诗舞注意到了陈少严手里的两个包袱,一把扯了过来打开,里面全是换洗的衣服和一点点银钱,银钱不多,只有三十。

    “少严,你想干嘛?”叶诗舞已经大致能猜到陈少严想干嘛了。

    陈少严搓了搓刚才被叶诗舞拧疼的耳朵,说道:“小表姐,我都十八岁了,不是小时候了,不要老是拧我的耳朵...小表姐,你跟我来,带你去见一个人!”

    “什么人?这么神神秘秘的。”

    叶诗舞跟着陈少严来到了沧南街尽头的一间木屋,屋内还有烛光,烛光映照在窗纸上,可以看见屋内有个女子在一针一线在绣些什么。

    “小表姐,跟我进来。”

    陈少严推开木屋的人,轻喊了一声:“菊娘,我小表姐来了!”

    叶诗舞走近木屋,那位叫做菊娘的少妇马上过来跪下磕头行礼:“三小姐安好!”

    她头上戴着一根木质的簪花,身上穿的和普通人家一样。在烛光的映照下,她那姣好白净的面容比起许多大户人家的小姐都好看。只不过她似乎很害怕叶诗舞,声音颤抖,单薄的身子也在颤颤巍巍。

    叶诗舞一头雾水,但是她看见陈少严扶起菊娘轻柔的动作便知道是怎么回事了。原来这位菊娘是少严的心上人啊!这是好事啊!怎么少严还要这么偷偷摸摸的。叶家可不会嫌贫爱富,也不会要求一定要门当户对。

    “少严,说说吧,怎么回事?”叶诗舞在屋内转了一圈,坐在一张粗制的木凳上。

    她听见菊娘低声地对陈少严说:“少严,你去陪三小姐聊聊。家里没有热水泡茶,我去煮热水。”

    菊娘走出木屋之后,陈少严坐到叶诗舞的对面,说:“小表姐,我想和菊娘离开南海城。”

    “去哪里?”

    “去一个没有人认识我们的地方。”

    叶诗舞知道已经不可能挽留下少严了。既然他决定带自己来见菊娘,说明他已经做好了离开的准备。

    “在家不好吗?”叶诗舞问道。她也不明白少严为什么要离开,离开了叶家,离开了宗主府,离开了南海城,他还能去哪?

    “父亲母亲去世那年,我就已经没有家了。而现在的家,只不过是寄人篱下罢了。”

    陈少严看着正在燃烧的蜡烛,继续说道:“四岁那年,父亲和母亲就走了,把我一个人留在叶家。那时,还有小表姐陪我打闹陪我玩,我并不感到孤单。六岁那年,舅父送你去星云阁学艺,我哭着喊着说也要跟去,可舅父舅母对我说,只有女孩子才能去星云阁。刚开始我还以为他们是骗我的,因为我不是他们的亲生儿子。长大后我才知道,星云阁确实只招收女弟子。”

    叶诗舞终于明白为什么白天看到陈少严的时候会有那样落寞孤独的感觉了。这十几年来,也许少严真的是一个人孤零零地活着。

    木屋的门打开了,叶诗舞的目光落在菊娘的身上,也看见了少严看菊娘的眼神,那么深情那么义无反顾。

    “三小姐,请喝茶!家中简陋,也就这些粗茶,请三小姐不要见怪!”

    菊娘说完,便立在陈少严的身边,不敢坐下。

    “菊娘,你不要害怕!我小表姐是最好的人了,她是不会拘泥这些俗套的礼节。”

    陈少严握住了菊娘那双无处安放的手,将她轻轻拉至身边的凳子。可是,她依旧不敢坐下。

    陈少严看着叶诗舞一眼,他那是恳切请求的目光。叶诗舞读懂了他眼神里的意思,站起来亲自拉住菊娘在自己身边坐下。因为有了叶诗舞的同意,菊娘才战战兢兢坐下。

    “小表姐,替我跟舅父和舅母告别吧!替我谢谢他们的养育之恩,如果有机会,我再报答他们的恩情!”陈少严请求道。

    “为什么着急着走呢?你们可以在家里成亲之后再离开也不迟啊!不然我们叶家没法跟姑父和姑姑交代啊!”

    叶诗舞没有挽留陈少严的意思,但是她想:“既然姑父和姑姑将少严托付给了父亲母亲,那么就算少严要离开,至少也要看着他成亲吧?”

    “小表姐,其实...其实...”陈少严咬咬牙,还是说了。“其实菊娘她成过亲...”

    叶诗舞惊讶地看向菊娘,吓得菊娘赶紧跪在地上,泪珠子马上从眼眶里滚了出来,说道:“三小姐,我知道我是个寡妇,配不上表少爷,我...”

    菊娘这一跪,不仅把叶诗舞吓了一跳,还把陈少严吓了一跳。

    “菊娘,小心身子!别动了胎气!”

    “胎...胎气...”叶诗舞张着嘴巴,什么也说不出来。

    忽然间,木屋外传来一阵急促的脚步声,似乎有许多人把木屋包围了。

    “别担心!有小表姐在,没人伤得了你们!”叶诗舞从腰间抽出刺陵剑对着木屋的门。

    这时从门外传来熟悉的声音。

    “小丫头片子,还没见面就要跟你的老父亲动手吗?”

    叶天胜推开门走了进来。在他的身后跟着叶夫人,还有叶维英和叶书礼。

    菊娘哪里见过这样的场面,她现在面对的可是整个沧莽洲的宗主以及宗主夫人,吓得她马上跪在地面,连头都不敢抬起来。

    叶夫人见状,马上小跑着到菊娘的身边扶起她来,并且抱怨道:“你这个老东西,那么大气势干嘛,吓坏了我孙子你赔我啊!”

    “老婆子,不是你说排场大一点,给少严惊喜吗?”叶天胜也不乐意了。。

    “现在惊喜没有!惊吓倒是有!去去去!你赶紧一边去!”

    叶夫人也顾不上和叶天胜斗嘴,赶紧扶着菊娘坐到床上:“哎哟哟~快起来!坐好!不用去管那个老东西,保护好孩子要紧。现在才三个月半,四个月还不到,一定要时时刻刻注意。舅母是过来人,生了她们兄妹三人,听舅母的,没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