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说巴士
小说巴士 >综合其他 >赤极图 > 第27章婚姻之事,母女谈话

第27章婚姻之事,母女谈话

    叶诗舞和叶夫人以及叶书礼前脚刚刚踏进早已为她准备好的房间,马上就问道:“母亲,父亲在家么?”

    叶夫人瞪了叶诗舞一眼,假装骂道:“你个没良心的!也不看看谁天天在家等你,念叨你?谁为你哭天抢地地找大夫?你倒好,一进门就找老东西!哎呦...我的心肝哟...”

    叶夫人捂着心肝假装伤心的样子惹得叶书礼捂嘴直笑,道:“母亲,人家都说女儿是父亲的小棉袄,是有道理的!”

    叶诗舞朝叶书礼做了个鬼脸吐了吐舌头,赶紧搀扶叶夫人坐下。

    “小没良心的,这间房间是你让你姐姐布置的,满意吗?”叶夫人问道。

    房间里面的帘子是用两种层次的紫色布置,一层纯紫色,一种浅浅的紫色。而床上的罗帐则是玫紫色,床单却是纯纯的淡紫色,几乎接近无色,这些都是叶诗舞喜欢的颜色。再用淡金色和淡灰色的线给它们绣上了花边,除此之外没有多余的装饰。整个房间看起来有少女的梦幻,也有公主的高贵。

    “我太满意了!谢谢姐姐!”

    叶诗舞只高兴了不到一眨眼的功夫,马上又嘟起嘴,摇着叶夫人的衣角说:“这么漂亮的房间,可惜我连一年都住不了!”

    叶夫人听了叶诗舞这句话,也是叹了一口气,哀伤地说:“小舞,让你嫁到那么远的地方去,母亲也不愿意啊!可是,谁让你父亲在你小的时候就给你定了娃娃亲...”

    “母亲,我能不能不要嫁给刘文东啊?连面都没见过,又不知道他的人品怎么样?就这样不明不白地嫁过去,您就不怕我受欺负啊!万一他是...”叶诗舞撒娇道。

    “母亲,三妹说得有道理。”叶书礼站起来,走到叶诗舞的身边,牵起她的手,说道:“若是三妹嫁到逍遥洲,受了欺负,咱们叶家和他们刘家山高水远的,就算咱们想帮,也无能为力啊!”

    “礼儿,母亲又何尝不想把小舞留在身边。若是普通人家还好,给点好处,这婚说退也就退了。可是,那刘文东是逍遥洲宗主刘烈之子,这婚想退,恐怕不容易啊!”

    叶夫人和她们姐妹二人短叹之后,便不再提叶诗舞的婚事。

    晚饭时分,叶天胜和叶维英依旧没有回到宗主府,叶诗舞一直想问的事情也没办法问。

    “母亲,姐姐,父亲和大哥怎么还不回来?”叶诗舞问道。

    叶书礼没等叶夫人回答,便开口了,说:“自从苍狼门出事之后,父亲和大哥就整日在外面忙,有时很晚很晚才回来,有时两三天也回不来。”

    “是啊!这些天没见到英儿,也不知道怎么样了?都快要娶媳妇的人了,还整天不着家!”叶夫人放下碗筷,担忧道:“你们大哥的功法前些日子才提升到天宫三阶境界。如果遇上了魔宗的高手,不知道他能不能打得过?”

    “母亲,您就放宽心!有父亲在,大哥不会有事的。再说了,大哥将来会是沧莽洲的宗主,很多事情等着他去学呢!”叶书礼说道。

    “你们大哥若是赶紧把你们嫂子娶过门,给我生个大胖小子,他就算一年不回家,我也不会去想他!”

    叶夫人这句话惹得姐妹两直笑。

    可是,在笑容的掩盖下,叶诗舞还是忍不住想要问问苍狼门被魔宗横扫这件事。苍狼门那些败类死有余辜,她担心的是,魔宗真的来袭,沧莽洲不知道能不能顶得住?

    叶书礼看穿了叶诗舞的心思,姐妹两人不同。叶书礼不修行功法,自然不过问九洲上的纷争,而叶诗舞不一样,她自幼便去星云阁学艺,胸中自然有学艺之人的一腔热血。

    “三妹,你听这一段话就明白了。”叶书礼念道。

    “魔宗少年,干将莫邪。千鸟飞流,横贯苍狼!少年初一,背负玄霸。安和九洲,帝临天下!”

    “铛!”

    叶诗舞手中的碗筷掉在了地上,整个人都怔住了。

    “魔宗少年...少年初一...李初一?他...他是魔宗的人?难道...难道在赤宫殿牌匾上的两把剑就是干将莫邪?”叶诗舞的脑海里一下子浮现了李初一的样貌,可是,他真的是魔宗的人吗?

    碗筷掉落的声音把叶夫人和叶书礼吓了一跳。

    “小舞?小舞?”

    “三妹?三妹?你怎么了?”

    母亲和姐姐摇晃着叶诗舞,立刻让她清醒过来,问道:“姐姐,这段话是从哪里传出来?”

    “这段话就刻在苍狼门的狼狱堂墙壁上。目前,沧莽洲各地正在封锁消息,不过,这样的消息怎么可能封锁的了。”

    “着魔宗也真是!咱们沧莽洲没招他又没惹他,干嘛要找上咱们!”叶夫人抱怨了一声。

    叶诗舞这才想起来,自己是由李初一背着离开苍狼门的,那时候还在昏迷之中。在真穹客栈醒来的时候也问过李初一是怎么救自己出来的。他回答得很简单,一个个单挑,没人是他的对手,就这样把自己和那些女孩救出来了。而且她从云泽丘陵一路回南海城也没听说苍狼门被横扫这件事。

    “前几天我听大哥说,想让父亲写封信给其他八大洲的宗主,邀请他们来沧莽洲共同商议联军事宜。”叶书礼说道。

    “联军?不是很早就说要联军了吗?”

    叶夫人看到叶诗舞的样子,自己也吃不下了。索性就陪女儿们聊聊那些本就不该女人管的事。顺便开导她们姑娘家就应该以结婚生子为重,什么联军什么魔宗,都和自己无关。

    “曾经听说父亲和哥哥提过,说秦皇洲乾天门前任门主石丁被魔宗高手暗杀,之后秦皇洲的宗主上官克提议九宗三十六门联军,剿灭魔宗。之后为什么联军没有成功,我就不知道了!”叶书礼知道也就仅限于此了。

    “联军未成,是因为利益分配不均。我在星云阁的时候听师父说的。”叶诗舞补充道。。

    叶诗舞牵挂着李初一:“如果这次联军成功,那自己和李初一就是对手了!而且是不是你死就是我亡的对手!”

    “两位姑娘!九洲联军和你们有关系吗?魔宗就算再凶残也不敢攻击宗主府吧?咱们就安心在宗主府里面待着不比啥都强吗?改成亲的成亲,该生子的生子,姑娘家家的,别想那么多!有你们父亲这座大山,想来宗主府,先越过大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