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说巴士
小说巴士 >综合其他 >赤极图 > 第25章南海城内,表弟少严

第25章南海城内,表弟少严

    沧莽洲,南海城外。

    这是沧莽洲最大最繁华的城市。因为沧莽洲在九洲大陆的版图中属于最南边,从南海城再往南走一百里地,便是万古海。因此得名南海城。

    叶诗舞站在城外十多里的小坡上就已经能看见南海城高高垒砌的城墙。在星云阁学艺之时,大哥叶维英曾给自己写过信说南海城的城墙重新修建,比原来高出了三丈。

    距离南海城越来越近,叶诗舞可以清晰地看见在城墙上迎风而飘的旌旗,赤红色的旌旗上用黑线绣着一个大大的“叶”字,并且用金线给“叶”字描上了金边。

    因为自己在路上耽搁了差不多半个月,本来写信商量好在城门口迎接自己的哥哥和姐姐都不在,取而代之的是多了许多守卫,对进城出城之人一个个盘查,以及身穿宗主府衣服的弟子在城外布阵。

    “城里出事了吗?”叶诗舞不明白。一般有这种架势的话,都是在通缉魔宗。

    “难道有魔宗在南海城作乱?”

    叶诗舞往前走了几步,拦住一位路人,问道:“大娘,冒昧问一句,城门守卫为何如此盘查过路人?”

    大娘斜着眼看了叶诗舞一眼,说道:“姑娘,你是外地来的吧?”

    叶诗舞点点头。

    “姑娘,大娘跟你说啊!沧莽洲的苍狼门,你知道吧?”

    叶诗舞同样点点头。前些日子差点死在那个鬼地方,当然知道苍狼门了。

    “哎呦~可怜哟!就在半个月前,苍狼门被魔宗横扫了...”

    “被...被魔宗横扫?”

    叶诗舞不知道该以怎么的情绪来面对苍狼门被魔宗横扫这件事。虽然她巴不得自己可以亲手将冯集那个败类杀了,但苍狼门被横扫,还是震惊到了她。

    她暗暗庆幸,幸好将那些女孩都救出来了,不然狼口还没脱险,又入虎口,就算想救都没办法救。

    叶诗舞没有听清大娘后面说了些什么,如果要了解更多情况的话,回到宗主府是最好的办法,道听途说难免有些出入。

    “你是哪里来的?来南海城做什么?”一守卫举起长枪挡住了叶诗舞的去路。

    叶诗舞二话不说,直接掏出宗主府的令牌扔到守卫的手里。

    “原来是宗主府的大人,请进请进!”

    这是沧莽洲通用的令牌。对于守卫来说,只要是宗主府的人,他们都要敬上三分,哪怕是宗主府的丫鬟仆人。

    这是九洲大陆上的现状,凡是想进入宗主府的人必须启封自己的功法,不管功法强弱,皆有机会进入宗主府,不管是为奴为婢还是作为府中弟子。若是连功法都启封不了又想加入宗门,只能选择进入编制,比如守卫后勤等等。

    进入南海城之后,叶诗舞将满城的繁华看在眼里,似乎城门守卫的严盘对他们没有任何的影响。

    南海城已经被重新规划,进入城门之后便是南海城的主街道---沧中街。街道两边房屋鳞次栉比,房屋前的商贩吆喝声不断。人来人往,街道大改,叶诗舞差点找不到回宗主府的路。

    宗主府设在沧北街,因为那里的人流没有沧中街和沧南街多。

    为了可以快些知道苍狼门被横扫的真想,叶诗舞加紧了脚步。

    就在叶诗舞路过一家酒楼的时候,听见里面有摔碗摔盆的声音还有骂人的声音。叶诗舞似乎听到了什么“你竟敢欺负到我们宗主府的头上,看来你是活腻了!”

    叶诗舞一听到和宗主府有关,马上闯了进去。可是叶诗舞进去之后看见的是一位身着华丽的少年被酒楼的伙计按倒在地上,而酒楼的老板正在大骂:“陈少严,别以为你是叶宗主的外甥就可以整日整日在我们店里吃霸王餐!我就不信叶宗主还能纵容你吃霸王餐这件事?今日要么你拿钱来,不然我就告到宗主府上!”

    “陈少严?和自己同年的表弟?”叶诗舞还记得自己有个表弟住在自己家里。曾听母亲说过,当年父亲和姑姑还有姑父去盘龙洲谈联合发展,在回来的途中遇到了魔宗高手,父亲身受重伤,至今并未完全痊愈,而姑父和姑姑却为保护父亲而被惨死在魔宗高手的剑下。

    “你是陈少严?”叶诗舞问道。

    “怎么?不像啊!”陈少严没打算理会叶诗舞,而是继续挣扎。

    叶诗舞看得出来,陈少严似乎没有启封功法。为了进一步确认身份,叶诗舞问道:“你母亲可是叶天霜?父亲陈驱?”

    陈少严一听到自己父亲母亲的名字,咬着牙说道:“别提他们!我恨他们!”

    “陈少严,你说,这钱,你今天给还是不给?”老板没耐心了。

    “老板,他欠你多少,我给!”叶诗舞拿出一袋银钱扔到了老板的脸上。

    “够了够了!这位女侠,陈少严就交给你处置了!”

    说完,酒楼的老板一招呼,围在一团的人一哄而散。

    叶诗舞拉起陈少严,可陈少严却不乐意,甩开叶诗舞的手,说:“你谁啊?别碰我!”

    “叶诗舞,还认得吗?”叶诗舞将脸凑近一些给陈少严看,希望他能认出自己来。

    不过,叶诗舞看陈少严的样子似乎没什么改变,和小时候那张脸几乎一样。

    “叶诗舞...小表姐?”陈少严惊讶道。

    叶诗舞微笑着点点头。这小子总算记起自己,她还记得自己没去星云阁之前,陈少严总是跟在她后面跑。

    “小表姐,你怎么长成这样了?人家都说女大十八变,越变越漂亮,你怎么就越变越丑了?”

    陈少严站起来,拍拍身上的灰尘,却没提防叶诗舞甩过来的一掌。

    “小表姐,你打我干嘛?”陈少严捂着脑袋。

    “打的就是你!居然敢说我丑,我看你是不是活得不耐烦了!”叶诗舞挥起手掌,真想再来一掌。

    “本来就是嘛!小表姐小时候多可爱,舅妈还让我们在一个澡盆子里洗澡,现在...呃呃呃...”

    陈少严甩着脑袋,表示画面太美,不敢想象。

    紧接着他的脑袋上又挨了一掌。。

    “都想些什么乱七八糟的东西!走,咱们回家!”

    叶诗舞拉着陈少严刚想回宗主府,却被陈少严拉住了,说道:“小表姐,我知道你是最好的,帮表弟一个小小的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