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说巴士
小说巴士 >综合其他 >赤极图 > 第22章初见阁主,被困结界

第22章初见阁主,被困结界

    金不换端进来的饭菜很快就被张伟扫荡干净,而李初一压根就没吃几口。

    “张大炮,你不会不知道刚才那老金是进来找钱的吧?”李初一问道。

    “知道啊!”张伟瘫坐在椅子上,摸着鼓起来的肚子,不停地打着饱嗝。

    “你就一点也不担心?万一金不换发难,你岂不是要倒霉?”

    “我百分百打包票,老金绝对不会在临海阁内动手。一旦在这里动手,那他藏私房钱的事就会众人皆知。男人总是要面子的嘛!”张伟说完之后,补充了一句:“但是并不包括我!”

    李初一只希望江阁主能快点见他,只要把龙晗珠亲手交到江阁主的手里,这份悬赏令才算真正完成。

    房门被推开,老管家走了进来,说道:“李先生,阁主有请!”

    “总算是来了!”李初一心里长长舒了一口气。

    之后,他便跟着老管家去见江城子。

    李初一跟随着老管家转过几个回廊之后,来到了一处天井。天井并不算大,四周除了留出一条鹅卵石铺成的小道外还有石桌石凳。而坐在石凳上背对着李初一,身着淡蓝色飞鱼锦袍且头发花白的老人,应该就是临海阁的阁主江城子了。

    “阁主,李先生来了。”老管家说道。

    “你去把银钱取过来吧。”江城子的声音沉稳有力,犹如洪钟,完全不像一个老人家应有的声音。

    老管家回应了一声“是”,便离开了天井。

    李初一向前一步,才发现江城子此时正在一张棋盘上自己与自己对弈。于是,李初一双手抱拳,道:“晚辈拜见江阁主!”

    “李初一,十日前横扫沧莽洲苍狼门的魔宗年轻人,有如此大的能耐,居然也会为了区区一万银钱而去揭悬赏令?”江城子说道。不过他并未转身,而是继续他的落子。

    李初一心里已经有所准备苍狼门事件会被九洲大陆上的每一个人知道,只不过没想到这么快就传到江城子这里。

    “江阁主,我并不是魔宗之...”

    李初一想解释,却被江城子一挥手打断了。说道:“不管是谁揭了我临海阁的悬赏令,只要完成了悬赏令上的任务,赏金照给。我临海阁是有信誉保障的。”

    “江阁主,晚辈确实不是魔宗之人,只不过被栽赃嫁祸,希望江阁主明见。”

    李初一这才真正体会到,什么叫做苍白无力。

    “魔宗少年,干将莫邪。千鸟飞流,横贯沧浪!少年初一,背负玄霸。安和九洲,帝临天下!”

    李初一听着江城子将那段话一字一字念出来的时候,心中似乎有千万把剑刺了过来。同时,他也明白了,根本就不需要十天半个月,他是魔宗少年这件事就已经传遍了九洲。对于临海阁的势力来说,在天下九宗三十六门内安插自己的眼线,简直易如反掌!

    李初一不敢说话,只能默默地站着。

    “安和九洲,帝临天下!”

    江城子又把这句话念了一遍,随即落下手中的白子。突然间,从棋盘上腾飞出一条白色的龙,在半空盘旋一圈之后,向李初一袭来。

    李初一虽然不明白江城子这么做是什么意思,但也绝不可能站着不动任人宰割。

    白龙袭来,李初一两只手掌叠起连续转身,之后他从自己的双掌之中拉出一道黑色的火焰,握在手心,像鞭子一样抽向白龙。李初一仅仅抽了两鞭,白龙便化作白色的粉末落到地上。

    “真是一个不错的武技!请问尊师大名?”江城子问道。他的两指之间捏着一粒黑子,看来他还有下一招。

    “江阁主,晚辈只是来领取悬赏金,并无恶意!”

    李初一自然不能自己师父的名字告诉他人。按照辈分来算的话,自己的五位师父应该是和江城子是一辈的,而且师父们功法极高,说不定他们和江城子不是故交就是仇人。

    “安和九洲,帝临天下!魔宗的口气很大嘛!”

    说完,江城子指尖的黑子落下,一只黑色的双翼猛虎咆哮着奔向李初一。

    李初一打定主意,不管你江城子是什么心思,我李初一今天就来个人挡杀人佛挡杀佛。

    李初一俯身弓步,双手一前一后呈鹰爪状,双手之间都闪烁着电丝。这次他并不打算等待黑虎袭来,而是主动出击。

    一道蓝白色的亮光闪过,黑虎扑在了地上,连哀嚎声都没有就化成了黑色的粉末。

    “江阁主,对不住了!”

    李初一蹲在圆桌之上,呈鹰爪状的右手按住了江城子的头。这时,李初一才算看清了江城子的正面,花白的胡子,慈祥和蔼的面容,看起来就是一个很讲道理的老头。但没想到他却这么不讲道理,什么也不说清楚就开打。

    “江阁主,您也一大半年纪了,跟我这个晚辈讲点道理行吗?您自己说不管是谁,只要完成悬赏令就可以拿到赏金...现在我不仅一个子没看到,还动起手来了,太不讲道理了吧?”李初一说道。

    “你们魔宗之人什么时候讲过道理?”江城子面不改色道。

    “江阁主,晚辈真的不是魔宗的人,你要我怎么证明啊!”

    李初一有点后悔了。早知道会这样,还不如去偷去抢,更容易得到一万银钱。他之所以要靠赚取悬赏金来救若心妹妹,就是因为自己不想去偷去抢之后被追杀,从而堕入魔道。比起偷和抢,完成悬赏令赚钱,在别人眼睛能证明你有能力。

    “并不需要证明什么?仅仅横扫苍狼门这一条,九洲大陆之上的任何人都可以将你通缉。我捉拿你只不过是做个顺水人情罢了!难道你们魔宗真想改变九宗三十六门的秩序吗?”

    江城子的话一说完,他的整个身子变作一滩清水落在地上。

    “看来钱是拿不到了!先溜为上!”

    李初一刚想翻上屋顶,却被一股力量弹了回来。

    “怎么回事?”李初一抬头看了看,在天井的四面包括头顶,都有若隐若现的水纹出现。

    他明白过来了,是结界!

    原来,在李初一跟随老管家来这里的时候,江城子早已安排手下埋伏。刚才的那两次动手,就是为了让自己丧失了对周围的敏感度,把注意力专注在江城子身上,给那四人腾出了时间施展结界。

    李初一多次想闯破结界,但是都没有成功。

    “李初一,你就别挣扎了!这时我们临海阁的秘术---飞鱼结界,就算九宗被困在飞鱼结界里面,也只有等死。”。

    说话的是一位年轻人,身穿深蓝色的飞鱼锦袍,锐气逼人,李初一远远就可以感受到他的自傲与自大。而在年轻人身边还有一位较为年长的人,剑眉之下目光和善,每走一步都从容不迫。

    他们两人走到江城子身边,都恭敬地喊了一声:“父亲!”