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说巴士
小说巴士 >综合其他 >赤极图 > 第18章劝降初一,完美接木

第18章劝降初一,完美接木

    南宫燕子对李初一的话无动于衷。

    “果然,撩一座冰山还不如对牛弹琴。”李初一心想。

    “加入魔宗,龙晗珠送给你。”

    “什么?加入魔宗?”李初一怀疑自己听错了。

    “对!加入魔宗。”

    南宫燕子的表情依旧冷漠,但看样子,她并不是在开玩笑。

    “别逗了!让我加入名声烂到马里亚纳海沟的魔宗,我是脑子秀逗了还是吃饱了没事干?”李初一嫌弃地说道。

    虽说李初一并不像九宗三十六门那样对魔宗厌恶至极,甚至已经到了打算联合复仇的地步。但也对魔宗的所做所为嗤之以鼻,杀人放火奸淫掳掠,魔宗可谓是无恶不作。

    “魔宗的名声很烂?”南宫燕子皱了皱眉头。她似乎并不相信李初一的话。

    “南宫,你有没有读过一句诗,叫做不识庐山真面目,只缘身在此山中?”

    “庐山在哪里?”

    “庐山在江西省九江市,北濒长江,东临鄱阳湖...什么鬼!这和庐山有什么关系!”李初一差点被南宫燕子给带进去了。

    “南宫,我是想告诉你,因为你自己是魔宗的人,被自我感觉良好蒙蔽住了双眼,不认为自家魔宗的名声烂透了。不信的话,你可以到大街上问问,随便一个人,只要听见魔宗两个字,肯定吓得屁滚尿流磕头求饶!”

    李初一说完补充了一句:“这就是我为什么不愿意加入魔宗的原因,理由充分,这样总行了吧?”

    “不行。”南宫燕子回答道。

    “怎么不行?你们魔宗的名声又烂又臭难道还要逼人强行加入吗?你们的底线在哪里?”

    李初一说完,心想:“与其在这里扯皮,还不如打一架来的痛快!就算再怎么拖下去,自己也不可能加入魔宗!”

    为了表达自己坚决不加入魔宗的决心,李初一决定搬出一个实锤的例子来。

    “南宫,你知道你们魔宗十大杀手之一的断水吗?就是那个总爱披着白色披风的小白脸。”

    “断水?知道。”南宫燕子回答道。

    “你知道就好。说起断水这个小白脸我就来气。脸上没有几两肉,身体瘦的跟排骨一样,说话娘里娘气,一副肾虚的样子居然在青楼跟我抢女孩子。在青楼抢女孩就算了,最关键的是,这个家伙居然到处祸害人家的黄花大闺女...”

    “断水是个死太监。”

    “你知不知道断水把人家的女儿祸害了,人家的父母有多么伤心!这不是一个开放的时代,贞操对女孩子来说是多么重要,很多女孩子会因此嫁不出去甚至会有轻生的想法...”

    “断水是个死太监!”南宫燕子提高了音调。

    “什么?”李初一有点不相信自己的耳朵,说道:“你再说一遍。”

    “断水是个死太监!断水是个死太监!断水是个死太监!”

    南宫燕子将这句话重复了三遍,以便李初一能够听得清清楚楚,明明白白。

    一群乌鸦从李初一的头上飞过,“嘎嘎嘎”地叫着。

    “既然断水是个死太监,他为什么还逛青楼?为什么还溜到女孩的闺房去祸害人家女孩子?”

    李初一脑袋都大了,这帮魔宗的杀手都是些什么人啊!难道不知道工欲善其事必先利其器吗?连器都没有,还开什么工?

    “不知道。”南宫燕子回答的很简单。

    “算了算了!反正我也不会加入你们魔宗,死了这条心吧!还有,如果你不想打的话,就麻烦让让路,我得去临海阁交货了。”

    李初一将玄霸剑扛上肩头,朝着地界碑走了过去。让李初一没想到的是,南宫燕子居然真的侧过身子,把路让开来。

    “龙晗珠不要了?”

    李初一在经过南宫燕子身边的时候还是问了一句,确认一下她会不会偷袭自己。魔宗的人可不好说,毕竟断水那个家伙都能逛青楼。

    “宗主大人说龙晗珠当做见面礼提前送给你了。”南宫燕子说道。

    “魔宗宗主?”

    李初一觉得实在不可思议。他连魔宗宗主是谁都不知道,更别提和他有什么交情。再说了,龙晗珠是龙鳞门的镇门之宝,凭什么魔宗宗主说送给自己就能送给自己。当然,魔宗要是想灭掉一个龙鳞门,也是分分钟的事。

    “不对!这其中肯定有猫腻!不管是在哪个世界,天下永远没有白吃的午餐。”李初一心想。

    “说!你们魔宗到底想干什么?”

    只是仅仅一瞬间,李初一手里的玄霸剑便架在了南宫燕子的脖子上。

    “宗主大人说了,龙晗珠除了是见面礼之外,还是李少侠你加入魔宗的赠礼。收下了龙晗珠,就代表着你已经加入了魔宗。”

    玄霸架在南宫燕子的脖子上,她依旧面不改色,冰蓝色的双眸依旧是那样冷漠。她注视着李初一,正在等待李初一的答复。

    李初一大笑起来,说道:“简直笑话!龙晗珠可是我从龙鳞门偷来的,你们的宗主大人有什么资格说拿了龙晗珠就加入了魔宗?这不是天大的笑话吗?”

    “苍狼门重创,是你干的。”

    “是我!”

    “我知道是你,整个过程我都看见了。你很厉害,若是真的动手,我不一定能打赢你。”南宫燕子的话里似乎永远都没有感情,只有音调高低。

    “不是不一定,是一定!”

    “这不是重点。”

    “重点是什么?”李初一隐约觉得不安。

    “魔宗少年,干将莫邪。千鸟飞流,横贯苍狼!少年初一,背负玄霸。安和九洲,帝临天下!”

    南宫燕子像背书一样,将这段话说给李初一听。

    “这段话是我们的宗主大人专门为李少侠写的,现在就刻在苍狼门的狼狱堂内。”

    “你...你...你们是真的无耻!信不信我现在就杀了你!”

    李初一火气上涌,已经红了双眼。手里的玄霸剑的剑刃已经割开南宫燕子雪一般的肌肤,鲜红到刺眼的血从伤口流出来,滑过她的脖子,流进了她衣服内。

    不管事实是什么样,只要南宫燕子刚才的那段话传了出去,自己永远都可能洗不白了。。

    “杀了我若是能让李少侠加入魔宗为宗主大人效力,我南宫燕子不怕一死!”

    说完,南宫燕子闭上了眼睛。