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说巴士
小说巴士 >综合其他 >赤极图 > 第17章诗舞不舍,再遇燕子

第17章诗舞不舍,再遇燕子

    第二天一早,李初一和叶诗舞便在真穹客栈门前分道扬镳。

    李初一必须去东华洲把龙晗珠交给临海阁阁主江城子,拿到悬赏金,这样才能将若心妹妹从逍遥楼中赎出来。

    叶诗舞得回家了。在家中,她的父母和哥哥姐姐在等着她一家团聚,而且,她和逍遥洲刘文东的婚约也会如期而至...

    她的婚约是父母之命媒妁之言,所嫁之人又是逍遥洲宗主之子,下半生衣食无忧,这样的婚姻,她没有理由拒绝,即使这就是师父奴娇子所说的政治婚姻。

    李初一,我生命中的过客啊!这次真的要说有缘再见了!或许,我们之间再也不会相见了......

    叶诗舞还没走出一里远便回头,她舍不得。她再舍不得,也只敢远远地跟着李初一,一直跟到了沧莽洲的边界,她才停下来,遥望他远去的背影。

    沧莽洲和东华洲并不交界,若是想从沧莽洲去东华洲,就得经过雷泽洲。

    这是沧莽洲和雷泽洲交界的地方,一望无际的丘陵地带,地势起伏缓和,满眼都是绿意春光。这片丘陵叫做云泽丘陵,是整个九洲大陆最大的茶叶种植地。

    此时又是恰逢春季,站在云泽丘陵较高的地方望去,目之所及,青翠欲滴,生意盎然。不管是种植的茶树还是地上的杂草,都在享受着春日的雨水和阳光,都想趁着美好的季节成长成长再成长。

    叶诗舞将自己藏在茶树与茶树之间,只要能看见李初一的背影,她便心满意足。李初一渐行渐远,她看着远去而越来越小的背影,直至他的背影变成了一个点。

    此时,她的心里空落落的,像是缺了一块什么东西一样。就是很难受,从未有过的难受。比起手脚上的伤,内心空虚的感觉让她的手脚无处安放,似乎只有一次次叹气才能让自己的呼吸顺畅。

    “他真的没发现我在跟着他吗?”叶诗舞难过地问自己。她多么希望自己跟了这一路,李初一能回头看她一眼,可惜,他一次也没有。

    “还不回去吗?跟着这么久也不嫌累!”

    其实,李初一不是不想回头,而是不能回头。他怕自己一旦回头,就真的回不了头了。

    “诗舞,我必须这么做。你是叶宗主的女儿,身份就像公主一样尊贵。而我呢?一介平民,过惯了一个人的日子,逍遥自在,不用背负任何责任。咱们不是一路人,我们之间永远都不可能...”

    已经离开了沧莽洲的地界,李初一深呼吸之后,调配自己的功法,驾驭着风,加速往东华洲的临海阁赶去。

    十天之后,李初一顺利地来到了望海镇。到了望海镇,临海阁就近在眼前了。

    “真没想到这么顺利!”

    李初一抬头看着地界碑上的三个大字--望海镇,摸了摸揣在怀里的龙晗珠。心想:“总算到望海镇了!今天把珠子拿到临海阁去,领取了悬赏金马上走,还有一个月的时间,回到逍遥洲绰绰有余。”

    李初一往前踏出一步的脚还没落地,一把十五公分长的纯黑色短剑插在了李初一的脚即将落下的地方。这把短剑李初一再熟悉不过了。短剑剑刃一边上有一道弧形的倒钩,而且在剑镡上用黑色的细绳系着一个铜铃。

    他记得南宫燕子曾经说过:“她的无尽夜刃上都挂着铜铃,只有夜刃伤到对手的时候,系在短剑上的铜铃才会发出声音。”

    “我说呢!我怎么可以这么顺利来到望海镇,原来你在这等着我啊!”

    李初一把抬出去的脚缩了回来,并且将背上的玄霸剑解了下来,握在手上。

    魔宗十大杀手之一的南宫燕子,天宫二阶境界的功法,属性金,武器就是她那用之不尽的无尽夜刃。她可不比苍狼门的冯集和费勿,一旦不认真对待,她的那些短剑就会在自己的身上扎上几个窟窿。

    “龙晗珠呢?”

    南宫燕子亭亭立在地界碑上,她那蓝色的短发在风中微微飘动,一双冰蓝色的眼眸注视着李初一。

    李初一和南宫燕子交手过三次,三次都是以李初一趁机溜走宣告南宫燕子获胜。当李初一第一次见到南宫燕子的时候,还以为她是从哪部日漫里面出来的人物。

    可惜的是,南宫燕子并不像动漫人物那样卡哇伊,而是极其高冷...不对!应该说是极其冷漠的御姐。

    风轻轻吹动南宫燕子的裙摆,李初一一抬头便可以看到南宫燕子修长洁白的美腿。

    可是,李初一并不感兴趣,现在对于两人来说,结结实实打一架是在所难免的了。如果南宫燕子在这里没有拦住李初一,那么她的任务只能宣告失败,连重来的机会都没有。

    “要龙晗珠,拿一万银钱来换。”李初一回应道。

    “银钱?没有!”南宫燕子的回答依旧冷淡。

    李初一自然没有期待南宫燕子可以拿出一万银钱来交换龙晗珠。她是被龙鳞门雇佣的杀手,让杀手自己给钱取回雇主的东西,这笔买卖怎么算都是亏。

    “既然没有银钱,那咱们就不必再废话了吧?再怎么废话,咱们之间都免不了一场恶战,没有输赢,我过不去,你也拿不到龙晗珠。”

    说罢,李初一往后弹起和南宫燕子拉开了一段距离。她的无尽夜刃很快,必须要有足够的距离。这是前三次和南宫燕子交手之后的经验。

    南宫燕子从地界碑上跳了下来,似乎并没有想要动手的意思。

    “怎么?还不动手?这可不像是一个杀手的作风。”李初一说道。他的目光紧紧锁住南宫燕子的双手,很怕她发动奇袭。一旦她发动奇袭,那些急速飞射的短剑无处不在,那么自己很难在几个回合之内扭转被动的局面。

    “我是在这里等你,但并不是来和你交手。”

    南宫燕子手掌一伸出,插在地面上的那把短剑便从地上飞起,轻轻地落在南宫燕子的掌心上。

    “既然不是来和我交手,那就请你让开,我还有要紧事要办,没工夫和你闲聊。”

    李初一看得出来,南宫燕子确实没有想和他动手的意思。但是自己也不能放松警惕,谁让她是魔宗的人呢??

    “南宫燕子,如果你看上我的话,那也好说。等我办完了事,咱们再花前月下也不迟。”

    李初一发现自己真的嘴贱,看到是女孩子就想调戏两句。如果真的是女孩子就算了,调戏一座冰山算怎么回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