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说巴士
小说巴士 >综合其他 >赤极图 > 第16章告知秘密,分道扬镳

第16章告知秘密,分道扬镳

    李初一背着叶诗舞走出狼狱堂,在狼狱堂外,有不少被雷电烧得面目全非的尸体,横七竖八,也不知道冯集和费勿的尸体在不在其中。也有许多仅仅是被千鸟飞流击中,伤了腿的或者胳膊的,都在地上哀嚎。

    不过,李初一并不关心这两个败类死没死,他更关心的是叶诗舞身上磨破的伤口,若是不及时治疗的话,很容易留下疤痕,这对女孩子来说是非常痛苦的。因此,寻找大夫是他目前最重要的事。

    李初一在苍狼门的地牢之内救出了十六名女子,年纪最小的仅仅十三岁,最大的也不过是十八岁而已,其中也不缺貌美的女孩。她们被李初一救出来之后,便一路跟着他,其中有好几个女孩都说愿意以身相许甚至愿意到李初一家为奴为婢伺候他。

    李初一哭笑不得。在这是世界上,自己连家都没有,要那么多奴婢干嘛?再说了,你们要是都以身相许,我忙得过来吗?

    可是,不管李初一怎么劝,这些女孩就是一直跟着他。而他呢?其实完全可以使用点功法跑了,但是,如果他跑了,这些女孩再遭到毒手,自己和叶诗舞岂不是白救了?

    最后,这些女孩子一直跟着李初一来到了太穹镇,而入住的客栈依旧是真穹客栈。

    若不是看在李初一给了足够的银钱和再三央求客栈老板,客栈的老板绝对不让他们住下。

    他把叶诗舞放进客房床上之后,请来了大夫,给伤口上了药膏,也包扎了伤口,这才算放心下来。

    “老板,这镇上有没有镖局之类的,就是负责送货到家的那种?”李初一来客栈前台问道。

    “倒是有一家,只是规模不是很大。怎么?客官有货要押送?若是有货物要押送,本客栈可以为您代劳去镖局走一趟。”老板问道。

    “就不必劳烦店里的伙计,我亲自去一趟,得试试那些镖师的武艺怎么样?”李初一说道。他对这一带不熟,而且他不可能带着这么多的女孩子去临海阁,再赶回逍遥洲。

    李初一去了客栈老板说的同福镖局,经过一番了解,原来这家镖局是由一对夫妻所开,年过半百却膝下无儿无女。手下也只不过是两个功法在封尘一阶的镖师和两个封尘三阶的趟子手。而那夫妻两人则是镖局的镖头,功法皆在无涯四阶境界。

    夫妻俩一听说是护送从苍狼门救出来的小女孩回家,他们二话不说,立即答应,并且说道:“李少侠,虽说我们夫妻二人很乐意帮助这些小女孩,但是镖局的伙计毕竟有家有孩子,得生活。

    这样吧,你只需要给伙计一些脚程费,其余的费用,我们夫妻二人来出,也算是那我们的一片心意。我们没有那么大的能耐独闯苍狼门还能救下被掳劫而来的女孩子,那么护送女孩子回家这件事就交给我们了!保证将他们平安送回家。”

    李初一也没想到他们夫妻二人会答应这么爽快,还免去了许多费用。他一再表示感谢,也给了足够的银钱,托他们夫妻二人在路上帮忙照顾这些女孩。

    “我早就有所听闻苍狼门暗地里在做一些不是人的勾当,可是,在这沧莽洲的土地上,除了宗主府能管管苍狼门却一直未见叶宗主对苍狼门有所动静,那就更加无人敢招惹他们了。如今少侠出现,解救了这些女孩子,也算是功德一件。”镖局的老板娘心怀感恩,说到苍狼门的时候恨得咬牙切齿,一旦说到那些已经被卖到青楼和刚救出来的女孩子,她的眼里充满了哀叹和无限的温柔。

    李初一相信,有他们夫妻二人,那十六名女孩一定可以平安回家。

    回到客栈的时候,叶诗舞已经醒过来了。她垫着枕头背靠在床头上,一脸凝重,像是在思考什么重要的事情一样。

    “饿吗?需不需要吃点什么?”李初一问道。

    “李初一,你到底是什么人?”

    李初一也想到了叶诗舞会问这样的问题,就在让她进赤极世界取百毒丹的时候,就已经做好了会被叶诗舞盘问的打算。

    客房里很安静,只听见玄霸剑切割空气的声音,之后,玄霸的剑刃便架在了叶诗舞的脖子上。

    “自从我知道你身上有《赤极图》这个秘密,我就没打算活着从你剑下离开。”叶诗舞说得很平静。她已经李初一会将剑刃架在她脖子上,她没想过反抗,也反抗不了。只是希望在自己死去之前,可以知道为什么。

    “你就这么肯定我会杀了你?”

    “为了继续隐藏《赤极图》的秘密。”

    又是一阵剑刃切割空气的声音,李初一手里的玄霸剑完美地回到了剑鞘之中。

    “我可不会因为一张破图而将一位美丽的姑娘杀死。再说了,咱们是经历了生死的朋友,我相信你不会说出去的。”

    说完,李初一便走出房门。

    “干嘛去?”

    “给你找吃的去。瞧你那瘦的跟猴似的。比起骨感美的女孩子,我跟喜欢肉感美的女孩子...”

    半个小时之后,李初一端了满满一盆进来。

    “这是什么?”

    “天地无极的乱炖!”李初一自豪地说道。

    因为叶诗舞的两只手臂都被包扎了,李初一不允许她乱动,因此便动手喂她吃,也算是报答她早上喂自己吃饭。

    “初一,我还是想问问...”

    “我知道你想问什么,你是想问我身上的《赤极图》是哪来的,对不对?还有,你也想知道为什么我有这么高强的功法?”

    叶诗舞点点头。

    李初一没打算瞒着叶诗舞,他知道,如果不告诉叶诗舞的话,她是肯定不会罢休的。

    “我从小就是个孤儿,是由我的五位师父抚养长大...”

    李初一在说到自己是孤儿的时候,一脸的苦笑,他没想到,穿越之前他是个孤儿,不知道自己的爸妈是谁,从小就在福利院长大。而穿越之后,也是个孤儿,还被迫和五个神经兮兮的师父练习功法,折磨了整整三年。

    “你有五位师父?他们是谁?是九洲大陆上的高人吗?”

    “什么高人啊!就是一群神经病!”李初一一脸嫌弃。他想起他的那些师父,除了嫌弃之外还有头皮发麻,同样也有一点点的温暖。

    “哪有人说自己师父是神经病的!”叶诗舞扑哧一笑。

    之后,李初一便跟叶诗舞讲了自从穿越之后在残武窟修行的事情。他没告诉叶诗舞自己的师父叫什么名字,其实他自己也不知道自己师父的真是名字叫什么,只知道他们叫什么外号,什么老吴头啊!死婆子啊!赵铁拐啊!

    为了在给叶诗舞讲故事的时候方便区分,李初一就将自己师父的姓后面加上号码,比如赵一号,吴二号...

    至于《赤极图》的来历,他不知该怎么跟叶诗舞说。他穿越到这个世界醒来的那一瞬间,《赤极图》就已经在他的左眼里面了。至于这张破图怎么会在自己的左眼里面,后来听师父说,他们打赌看能不能将整幅《赤极图》放进眼睛里面而且眼睛还不能瞎...

    叶诗舞听得目瞪口呆,说道:“这也太草率了吧?难道你的师父们就没告诉你《赤极图》是怎么来的?”

    “我知道它的来历,但是师父是从哪来得到的,师父不说,我也就不问。”

    “为什么?”叶诗舞实在不理解李初一的做法。

    “因为知道的越多,死的就越快!”

    “......”

    叶诗舞不觉得李初一在骗她,也许他知道也就这么多而已。最后,李初一也告诉了叶诗舞自己为什么要去临海阁。

    “你居然为了一个青楼女子偷了龙鳞门的龙晗珠?你...”叶诗舞气得脸都红了。这个李初一怎么是这样的人,去逛青楼已经不可饶恕了,还把青楼女子当做妹妹,简直就是无耻下流败类!

    “你听我说,若心真的很像很像我的妹妹!我一定要将她从逍遥楼赎出来!”

    “你不是孤儿吗?怎么还有妹妹?”。

    “这个...”李初一一下子哑口了,他就算说自己是穿越过来的,叶诗舞也不信啊!于是说道:“我说若心像我前世的妹妹,你信吗?”

    “我信你个鬼!你个下流无耻败类坏的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