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说巴士
小说巴士 >综合其他 >赤极图 > 第15章一夫当关,千鸟飞流

第15章一夫当关,千鸟飞流

    李初一服下百毒丹之后,不到一刻钟的时间,费勿在他身上下的毒便完全解了。天宫一阶的功法犹如奔腾的河水在一瞬间便冲开了体内的奇经八脉。

    他坐起来,看着躺在身边因为体力耗尽而陷入昏迷的诗舞,心中都是感激。如果只有自己因为小瞧对手而着了道的话,那还真的不知道该怎么办才好。

    叶诗舞手臂上和腿上的衣服早已在向着解药匍匐前进的时候与地面摩擦而破碎,露出了已经被磨去了一层皮,鲜血涔涔。

    李初一脱下身上的袍子,盖在叶诗舞的身上,替她剥开粘在脸上额上的头发,说道:“诗舞,你只管在这里好好休息,没有人会来打扰你!接下来,轮到我来拼命了!”

    李初一用左手捂住了左眼,将用来钉住赤宫殿牌匾的干将莫邪剑取了出来,左手握住赤红色的干将,霸道厚重,右手握住天青色的莫邪,秀气轻巧,剑气不断地从剑身上蒸腾出来,剑身不停地抖动,它们很兴奋!

    “干将莫邪,自从师父将你们作为钉子钉在赤宫殿的大门上之后,就再也没出过山了。今天,我带着你们重新出山,荡平苍狼门。”

    干将莫邪似乎听懂了李初一的话,剑身抖动得更加厉害。居然要让李初一使上三分力才能将它们紧紧握在手中。

    “是不是很兴奋?我也很兴奋!既然很兴奋,那咱们就开始吧!”

    李初一将干将莫邪交叉举过头顶,自身涌动的功法形成的风由地而起,吹乱了他的发梢,吹得他的衣襟猎猎作响。赤红色和天青色的两股剑气交叉汇融,急不可耐。

    “破!”

    李初一大喝一声,双剑交叉劈下,剑气从剑身画出一道美丽的弧线,那扇石门被劈成了四块。

    负责看守地牢的苍狼门弟子闻声赶来,只看见手持双剑的李初一就像是恶魔一样站在地牢内,功法和剑气如同烈焰包裹着全身,赤红天青相互交融,杀气腾腾。这些弟子一刻也不敢多留连爬带滚地跑了。他们根本不敢直视李初一,生怕多看一眼,他们的性命就会交代在这里。

    李初一双剑舞动,赤红色和天青色两道剑气如同游龙,在地牢内闯荡。随着一声声“砰!砰!砰”之后,地牢所有的石门全部被劈开,被关押在地牢的那些女子全都跑了出来,她们获救了。同样,即使她们知道是眼前这位手持双剑的少侠救了她们,她们也不敢靠近,只能远远得磕头感谢。

    “你们替我照顾好这间牢房里面的女孩,我保你们平安!”

    李初一说完这句话,便大步向前,离开了地牢。

    李初一刚刚从地牢走上来,冯集立即关闭了地牢的大门。和昨晚一样,狼狱堂内已经站满了训练有素的苍狼门弟子,一手亮着弯刀,一手握住锁链,将李初一围住。

    冯集坐在同样铺着雪狼皮的椅子上,手里转着铁球,自己的玄霸剑正插在他右手边的位置,而刺陵剑则在左边,似乎只过了一夜,玄霸和刺陵就易主似的。

    而王延亮和费勿分立在冯集的左右两边。王延亮双手背着腰,脸上挂着似笑非笑的表情,让人捉摸不透。费勿将弯刀握在手里,他的眼里有些惊讶。但那惊讶稍纵即逝,很快他的眼神便恢复了平静,似乎李初一能够从地牢里逃出来在他的预料之中。

    冯集停住转动手里的铁球,看了一眼站在狼狱堂中央的李初一,说道:“真没想到你居然能活着从地牢里出来!不过,也仅仅是困兽之斗罢了!”随即转向费勿,笑着说:“老费,看来的黑水毒鸦对这个小子没什么效果啊!不是说可以将人麻痹三天吗?”

    “如果他强行运功冲破毒素封锁的话,也不是不可能。只是那样自损八百了!”老费说道。

    “就凭你一个人,还想活着走出苍狼门?”王延亮说道。

    李初一冷眼扫视了三人,嘴角一扬,说了一声:“给你们一个机会,下跪磕头求饶,或许我还能饶你们一条命,不然,小爷我今日血洗苍狼门!”

    李初一双手挥动干将莫邪,剑气化成的游龙穿梭于立在自己左右两边的苍狼门弟子之间。一阵清脆的声响过后,那些弟子手中的弯刀和锁链全部断成了几截,无一幸免,然后纷纷掉落到地面,像是在为苍狼门演奏最后的音乐。

    冯集、费勿和王延亮的脸色终于凝重的起来。他们都存在疑问:“李初一的手里为什么还有剑?他的剑是哪里来的?那是什么剑?”

    “磕头?冯某这辈子只向强者磕头,要冯某向你这样的杂毛小子磕头,除非你能将冯某打趴下!”

    冯集再次转动起手里的铁球。王延亮和费勿一起往前走了几步之后,王延亮率先发难。他跃起腾空,解开自己的腰带一甩,数百根银针从他的腰带里面射出。

    “雕虫小技!”李初一冷哼一声。

    左手干将一指,一道黑色的火焰从剑身喷射而出,将所有的银针都包裹在火焰之中,眨眼间便把银针烧成了空气,连渣都不剩。

    “黑色的火焰?你不是雷属性吗?”王延亮落在冯集面前,依旧是双手背腰,只不过这次他没有腰带,他身上那件锦袍松松垮垮地挂在他的身上,圆鼓鼓的肚腩愈发凸了出来。

    “雷属性?谁告诉我只有雷属性了...”

    李初一话音未落,他注意到就在刚才和王延亮交手的时候,费勿化作一滩黑水已经消失不见。

    “哼!故技重施有用的话!修行之人为什么还要开发新的武技!”

    风刃之舞---七段!

    一道龙形的龙卷赫然出现,将正急飞过来的黑鸦全部都吞了进去。在龙卷之内,黑鸦变成了黑水,被龙卷重新铸造成了一支箭,吐向了冯集。

    冯集块头大,却也很灵活,一个翻身便躲开了这只箭。

    “太可怕了!简直太可怕了!一个人怎么可能同时拥有三种属性!”王延亮瘫坐在地上,彻底放弃了反抗。

    冯集和费勿见势不对,已经开始向着大门处逃跑。冯集早就已经忘记了他刚才说的那句话,他这种败类,连给强者磕头都不配!

    “跑?你们跑得了吗?”

    千鸟飞流---六段!

    李初一将干将莫邪一甩,两把剑同时钉在了王延亮的衣服上。剑没有将王延亮刺穿,但他已经被李初一的变态气势吓破胆而死了。

    李初一将双手张开,双掌不停地闪烁着雷电,从他的掌心里窜出成百上千只蓝白色的雷电鸟,嘶鸣,不停地嘶鸣,所有的雷电鸟扑向了冯集和费勿。。

    狼狱堂外,传来了一阵又一阵的惨叫声,同时也有不少烧焦的气味飘进了堂内。

    “记住,这就是地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