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说巴士
小说巴士 >综合其他 >赤极图 > 第13章左眼之间,内
    李初一看着叶诗舞惊讶的表情,也许她只是假装没有听懂自己刚才那句话是什么意思。

    “叶小姐,这两天经历了这么多乱七八糟的事,我们可以...可以算是朋友了吧?”李初一问道,他不敢去妄加猜测叶诗舞的内心,更不敢下定论,但绝对恳切。

    开始,叶诗舞只是点了一下头,接着才多点几下。点头之后她又后悔了。

    其实,她自己也不太敢确定,自己到底算不算李初一的朋友。从认识他到现在,也只不过两天而已。短短的两天,也许可以默默喜欢上一个人。但是,要和一个人做朋友,可就不容易了。因为朋友之间是推心置腹的,互相信任的,互相帮助的。而自己从被李初一救出来到现在,没有帮助过他就算了,还给他惹来了这么大的麻烦。朋友这两个字,她真的承受不起。

    “既然是朋友的话,我想请你帮我两个忙...”

    李初一的话还没说完,就被叶诗舞抢了过去。

    “什么忙?你说,我一定帮你!”叶诗舞自然毫不犹豫地答应了。现在只要自己能够帮助到李初一,也算是自己一点点的赎罪。

    “第一件事其实很简单,去跟冯集要点吃的喝的,最好有鸡鸭鱼肉还有酒…”李初一刚说完,肚子就咕噜咕噜响了。

    叶诗舞没想到李初一会提出这么简单的要求,只是,冯集会给吃的吗?

    “你按照我说的去做,肯定有好吃好喝的,而且保证没毒。”

    “怎么说?”

    “冯集是一个极其自负的人,他认定他是一个强者,在他的观念里面,强者是可以怜悯弱者的。咱们只要示弱,他自然会给咱们送吃的来。你这样喊,求求冯门主可怜可怜我们这些弱者吧!冯门主,求求您给点吃的吧…你不要这样一副表情,行走在江湖上的人,若是不能够能屈能伸,死的会比较快。再说了,吃饱了才有力气打架!”

    “你有办法逃出去?”

    叶诗舞很高兴听到李初一说吃饱了才有力气打架,说明两人还有机会逃出去。可是,她又很为难,她是一朵高傲的红玫瑰,现在却要向一群败类低头乞食,太侮辱太难受了!可是,她不得不这样做。

    果然,她朝着石门外喊了之后,很快就送来了丰盛的食物。

    李初一果然没有说错。眼前的鸡鸭鱼这些食物根本就代替不了冯集那种居高临下的自负感。如果这一点点食物能够让他的自以为强者的自负感爆棚,施舍多一点也无所谓。

    面对着食物,李初一却没办法动弹,馋得他口水直流,眼泪都快流出来了。可是,他却不好意思让叶诗舞喂他吃,怕自己再出言轻薄,又伤害到她。

    于是,李初一闭上眼睛,放慢自己的呼吸,尽量不要让鸡肉和鱼肉的香味刺激到自己。可是...可是,鸡肉和鱼肉还是很香啊!面对美食却无法将它们吃进嘴里,是心碎的感觉...

    “你干嘛?”

    叶诗舞握住李初一的脚踝,将他拖到墙边,再将他的身体旋转一百八十度之后,才扶起来靠到墙上。

    叶诗舞的操作让李初一一脸懵逼,他感觉自己的后背有点辣辣的。于是说道:“妹子啊!你要让我靠到墙上,可以双手勾住我的腋下,把我拖过来就好了。”

    “别说话!我喂你吃...”

    叶诗舞用筷子夹了一块鱼肉递到了李初一的嘴边,说:“张嘴!不张嘴我就自己吃了!”

    “难道这是福利吗?还是叶诗舞看穿了自己心思?”李初一又惊又喜。不过,不管怎么样,填饱肚子才能办正事。

    叶诗舞也没想到,自己和李初一两个人居然将四个人分量的饭菜扫荡地干干净净。不知道是自己能吃还是李初一能吃,反正她是可以看见李初一的肚子鼓了起来,自己的也不例外。

    李初一心满意足地打了一个饱嗝,就在叶诗舞转身放下碗筷的时候,李初一喊了起来:“哎呀!哎呀!哎呀呀!”

    “李初一,你怎么了?”叶诗舞赶紧丢下碗筷,转过身问道。

    “快帮我吹吹,我的左眼好像进沙子了...”李初一不停地眨着眼睛,着急地说道。

    叶诗舞信以为真,马上靠近李初一,双手轻轻拨开他左眼的上下眼皮,仔细看着李初一的眼睛,说道:“没有啊?没看见有沙子啊?”

    李初一笑了一下,说道:“本来就没有沙子!进!”

    叶诗舞没有反应过来,只觉得身子被什么吸引了一样,天旋地转一番之后,摔在了地上。

    “这是什么地方?”

    无需怀疑,这个地方根本不是苍狼门的地牢。

    叶诗舞站在一个看起来像是荒废了几千年的宫殿的屋檐处,蜘蛛结网,油漆剥落。屋檐外是狂风阵阵,雷声滚滚,天空上的黑云一层压着一层,惨白的雷蛇在黑云之间不停地穿梭。天空之下,满目疮痍,地无花草,树无枝叶,鬼冢断桥,沙石飞砾,绝险断崖,目之所及,毫无生气。

    叶诗舞转身,宫殿的大门上挂着一块牌匾。不过,这块牌匾早已褪色,若不是左右两把造型奇特的剑将它挂在大门之上,恐怕这块牌匾早就被狂风吹到天涯海角。

    赤宫殿---这是牌匾上的三个字。

    “李初一,这到底是什么地方?我为什么会在这里?”叶诗舞朝着四周喊道。可惜,他的声音完全被淹没在嘶吼的风声和暴躁的雷声中。

    “诗舞,你别着急,你现在正在我的左眼里面。”

    凭空出现李初一的声音将叶诗舞吓了一跳。

    “左眼?什么左眼?我怎么可能在你的左眼里面?”叶诗舞实在没法相信。与其说自己是在李初一的左眼里面,倒不如说自己中了某一种幻觉武技更有说服力。

    “诗舞,你听说过《赤极图》吗?”李初一问道。

    “《赤极图》?神武王朝留下的两个秘宝之一...难道...”叶诗舞忽然间全身发颤,仅仅一眨眼,冷汗已经从皮肤沁出,粘在了最里面的衣服上。

    “没错!你现在就在《赤极图》里面。这就是我要你帮我的第二个忙,保守《赤极图》这个秘密,不然我会被天下之人追杀。若是有人知道《赤极图》现世,同天下必然大乱。”

    这是叶诗舞认识李初一以来,听见他说的最严肃的一句话。。

    “既然《赤极图》这个秘密这么重要,你为什么要告诉我?”叶诗舞问道。

    “因为我相信你。好了!咱们的时间不多,也不知道冯集他们什么时候回来弄死我们。现在,你按照我说的去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