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说巴士
小说巴士 >综合其他 >赤极图 > 第10章大意中计,在下费勿求推荐票

第10章大意中计,在下费勿求推荐票

    李初一的话音刚落,苍狼门的弟子从大门外齐刷刷的跑进来,立刻分布在狼狱堂左右两侧。他们统一穿着黑色的衣服,右手握着银晃晃的弯刀,在弯刀的刀柄尾处,连接着缠绕在他们腰间的锁链,一副训练有素的样子。

    叶诗舞见状,马上回到李初一旁边,手持刺陵剑呈防御姿势。李初一将玄霸剑倒插立在自己的面前,注视着大门处的三个人影。

    “三小姐,这么晚了不在客房好好休息,跑到狼狱堂来做什么?难道是冯某招待不周,三小姐前来找冯某理论?”

    说话的人是冯集。他将手中的两个铁球转动得咔嚓咔嚓直响。

    冯集和另外两个人影走过了大门,走进狼狱堂内。其实,根本就不需要猜。站在冯集左边的便是苍狼门的左堂主王延亮,那么站在右边将自己埋在黑色斗篷的的必然是他们的右堂主,至于叫什么,叶诗舞就不清楚了。

    “门主,您真是料事如神。三小姐果然来了!”王延亮抓住机会,拍了一下马屁。

    “看来,我们多了一位客人。”费勿往前走了一步。

    “有客自远方来,不亦乐乎。既然客人来了,那就好好招待。”冯集说道。

    费勿再往前走了几步,双手作揖,遮盖在斗篷之下,说道:“在下苍狼门右堂主,姓费名勿。请问阁下尊姓大名?”

    “废物?”

    “废物”两个字再李初一的脑子里转了几圈,差点让李初一笑出声来,说道:“这位兄弟,你爹妈给你取名字的时候也太不走心了吧?这样的名字都能取得出来?一直废物废物地叫着,说不定就真成废物了!”

    “名字是父母的恩赐,如同生命一样重要,请阁下勿要妄言。在下再次敢情阁下告知,阁下尊姓大名,来自何方,家中尚有人否?”

    “我凭什么告诉你?”

    李初一刚才故作轻松,实则心中很拧。有一个道理同样的运用到人的身上,那就是会咬人的狗不叫,会叫的狗不咬人。眼前这个叫做费勿的右堂主,说起话来谦恭有礼,其实早就蓄势待发。

    “阁下告知在下大名,若是咱们煮酒畅饮,便以兄弟相称,不醉不归;若是咱们为敌,在下杀了阁下之后,一定会将阁下的骨灰送回故乡,落叶归根。”费勿说得不紧不慢,威胁之意却如刀锋架在了李初一的脖子上了。

    李初一不知费勿是什么来头。纵使费勿不清楚自己的实力,那么他作为苍狼门的堂主应该清楚,在他面前的是天下排名第十三的刺陵剑和天下排名第十六的玄霸剑,能持有天下排得上名号的剑的主人绝对不是个弱鸡。

    “那几个老头曾经说过,九洲大陆之上,为了维护自己的统治,九宗三十六门在实力上有着绝对的划分。比如九宗的宗主府的实力水平在天宫三阶至天宫一阶的境界,就算是普通的侍卫,实力也会在无涯三阶以上。而三十六门的实力相对弱上许多,实力水平基本在无涯境界之内。当然,这不是绝对,可能会有某些高手因为某种原因而躲在三十六门之内也说不定。”

    李初一大概分析之后,就算冯集加上他的左右堂主拥有无涯一阶甚至他们之中有人已经达到了天宫境界的水平,自己也有很大的把握带着叶诗舞离开苍狼门。只不过被冯集这个败类关在地牢里的那些女孩,只能对她们说声对不起了。

    “既然小爷我出来行走江湖,自然是行不更名坐不改姓,大名李初一是也!”

    李初一握住玄霸剑剑柄,一剑将冯集的座位连同那张雪狼皮劈成两半。人不能怂,气势上更不能输!

    “哈哈哈...”

    对面传来王延亮放诞的笑声,说道:“就你这名字还敢嘲笑老费的名字?你这名字该不会是那爹妈生你的那天刚好是初一,所以就取名叫初一吧?笑死我了!”

    王延亮被费勿回头瞪了一眼,立刻止住了笑声。

    “李初一阁下,既然咱们已经知晓对方名讳,不知此时此刻,咱们是敌是友?”费勿再次恭敬地作揖。

    “如果我说是友,你们就会放我跟叶小姐离开?”李初一问道。

    费勿迟迟没有说话。

    “我就知道!你们根本不可能让我们活着离开苍狼门!叶诗舞,如果我猜的没错的话,自你踏进狼牙峰的那一刻起,你就是他们的‘买卖’了。”李初一冷冷地说道。

    “什么?”叶诗舞难以置信。自己已经表明了是宗主府的三小姐,冯集怎么可能还会对自己下手?他是不要命了吗?

    “此言差矣!”冯集说道,“冯某一开始听说来者是三小姐之时,只是想将她哄下山而已。但是,自打三小姐说自己是从宗主府而来,冯某就已经决定要将三小姐留下,但是,冯某并未打算将三小姐做成买卖,而是留在门中供弟子们享受...说不定将来还能作为跟叶天胜谈判的资本。”

    “冯集败类,我要杀了你!”

    叶诗舞听到冯集如此羞辱自己,根本就遏制不住自己的怒火,握紧刺陵剑,脚下踩风跳起,刺向冯集。

    但是,叶诗舞想正面对战冯集,她还得过了费勿这条防线。

    只见费勿扯起自己身上的斗篷,往上一抛,整件斗篷张开并且高速旋转,犹如一张盾挡在了叶诗舞的面前。刺陵剑剑尖刺到斗篷之时,只见“铛”的一声,叶诗舞空翻回到李初一的身边。

    “好强的功法!”

    仅仅一招,叶诗舞便知道自己不是费勿的对手。

    费勿撤开身上的斗篷之后,在狼头灯的灯光之下显露出真实的面目。他左半边脸带着黑色镂金的面具,右半边的脸上胡渣子满面,目光浑浊,看起来这个叫做费勿的人饱经了风雪沧桑。

    “看出来了!”李初一说道。

    “怎么办?”

    “较量较量!”。

    李初一往前一步,将叶诗舞护在身后,说道:“费勿兄弟,如果你不想被打成废物的话,还是放我们离开。今日之事,我和叶小姐保证只字不提!”

    “初一阁下应该明白一个道理,只有死人才不会乱说话。”费勿伸手握住了腰间了弯刀,低声说道:“先礼后兵,礼,我已经敬完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