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说巴士
小说巴士 >综合其他 >赤极图 > 第9章又见初一,寻找机关

第9章又见初一,寻找机关

    负责把守狼狱堂的六名弟子,有一眼瞥见过叶诗舞的,也有没见过叶诗舞的,都在讨论着叶诗舞的样貌身材。

    男人作为雄性动物的悲哀,只要一讨论起女人的相貌**,睡意以及警戒心立马全无,全部沉浸在自己的想象当中。

    六名弟子的话越说越露骨,以至于在狼狱堂大门前的横梁之上闪现的寒芒都未曾注意到。

    “可惜咱们兄弟几个都没有那个福分,只能靠着看一眼女色想象而已...”

    “若不是门主有令,那些女子要保持处子之身才能卖个好价钱,咱们苍狼门的兄弟都能夜夜快活了...”说完,六人哀叹一声,便大笑起来。

    “罪不可恕!罪不可恕!”

    横梁之上,叶诗舞已经快遏制不住自己的怒火。早在这几个败类讨论自己的时候,就已经咬牙切齿。可是,若是不能在一瞬间秒杀,招来更多门内弟子,后果不可想象。

    但现在叶诗舞忍无可忍。这些败类,简直就是九洲大陆上对女子的祸害。祸害犹如毒瘤,如果不及时清除,那么这个毒瘤就会越长越大,一发不可收拾。

    刺陵剑刚出鞘一寸,便被一掌顶了回去。叶诗舞还未看清是何人,自己便被捂住了嘴巴,却不敢出声。一旦出声,横梁之下的那六个败类必然察觉。

    捂住叶诗舞口鼻之人基本已经贴近了她的耳边,很轻地说道:“嘘~是我。”

    是他!是他!又是他!

    夜里很凉。叶诗舞的耳畔能够切切实实感受到他说话呼出气息的温度。他的唇离自己很近很近,近到快吻到自己的耳朵。

    莫名的,叶诗舞感觉的自己心跳加快了,耳朵也烧了起来。

    “别出声。”李初一说完,轻轻放开捂住叶诗舞口鼻的手。

    叶诗舞还没问李初一为什么来。只见一道闪电在六人之间穿梭,每人的身上都明灭一个蓝白色的点球,之后便倒地抽搐。直到六人全部倒地,没有发出一丝声音。

    “还在上面做什么?下来吧!”李初一说道。

    叶诗舞从横梁上跳下,来到李初一身边,问道:“你怎么来了?”

    “这不是咱俩有缘吗?我闻着你身上的味道来的。”李初一笑道。

    叶诗舞好像相信了李初一说的话,抬起双臂闻了闻身上的味道,说:“没有啊!哪有什么味道啊!”

    李初一看着叶诗舞的样子,又气又好笑,说:“真的没闻到吗?”

    “真没有...”

    “你难道没有发现你身上有一股又傻又冲动之气?”李初一一本正经地说道:“像你这样的人,在电视剧中一般活不过两集,都是导演拿来作推动剧情的炮灰角色。”

    “什...什么电视剧...导演?”叶诗舞听得一头雾水。

    “算了。你现在不懂没关系,以后有机会慢慢跟你说。就是你,我不是已经跟你分析清楚了吗?你一个人来苍狼门,基本有来无回...你怎么这么不听话?”李初一语气就像一个大人在教育孩子。

    他本该不该管叶诗舞的事,但是,如果因为自己知道而不管,导致她也是遭受危险的话,那不就是下一个若心妹妹了吗?虽然叶诗舞有功法武技,但如果被擒住,废掉她的功法也是轻而易举的事。

    “我不能忍受我沧莽洲的女孩子被这群无耻败类掳劫再卖到青楼去遭人糟蹋,她们一辈子就毁了!”叶诗舞恶狠狠地说道。

    “我说叶大小姐啊!心存正义没错,可是也要量力而行啊!你可以先回你们宗主府,让你父亲叶宗主来处理这件事,绝对比你一个人在这里逞能强得多,对不对?”

    “如果我现在回去找我父亲,那么现在还被关在地牢的那些女孩,岂不是会被卖到青楼?不行,我绝对不能坐视不理!”

    叶诗舞走到狼狱堂的大门前,一掌推开了这扇由巨岩制成的石门。

    “我真是服了你了!”

    李初一快步跟上,说道:“你就没想过就算你能把那些女孩救出来,你能带着她们一起走出苍狼门吗?”

    “我就不信他冯集一个小小的门主敢拦我?”叶诗舞一边找寻着通往地牢的机关,一边说道。

    李初一差点喷出一口老血,骂道:“叶诗舞,你没长脑子还是脑子长没了啊!你觉得你知道了冯集做的那些肮脏的买卖之后还能带着女孩们全身而退?他会轻易地放过你?”

    叶诗舞寻找机关的动作停顿了一下,说道:“我自然知道冯集那种败类不会放过我,但是我也不会任由他们宰割。如果我现在知道她们被关在地牢之内,有可能明天就会被卖到很远的青楼却不就她们,我会一辈子不安心。”

    李初一心里一颤,“这不就是和自己想法一模一样吗?自己也是因为这样的想法才来到了苍狼门。”

    “李少侠,如果我真的死在这里,就劳烦你帮我捎个口信回家。”

    “喂喂喂!哪有那么容易就死的啊!还有,我都在这里了,你要是死在这里,你觉得我还能活着出去?”

    “你现在走还来得及。”

    “笑话!”

    李初一说完,也开始寻找机关。他在横梁上的时候也听到了那几个人说地牢就在狼狱堂之内,想必机关一定是在堂内的某个地方。

    墙壁?地下?又或者在其他什么地方。

    墙壁是最常见的密室机关。李初一将整个狼狱堂内的机关都敲了一遍,没有听见任何空洞的声音。

    如果不是在墙壁后面,那么最大的可能就是在地下。李初一用玄霸在地面上敲了几下之后,他的目光便被那铺着雪狼皮的椅子吸引。他走到那张椅子旁边,左右前后都瞧了瞧,没有什么特别的地方。

    “那里我刚才找过了,没有机关。”

    叶诗舞正在尝试着转动那些狼头灯,希望开启前往地牢的机关就在它们当中的一个。

    李初一尝试着转动椅子,不管椅子怎么转动,都没有任何效果,除了看起来高大上一点,这把椅子和普通的椅子没什么两样。

    但是,李初一凭着直觉,那个通向地牢的机关肯定和把椅子有关系,可是,究竟有什么关系,他却没有任何的头绪。。

    李初一围绕着这把椅子走了两圈之后坐在上面。雪狼皮不是机关,椅子的把手也不是机关,椅子的靠背也不是机关...究竟什么才是机关?难道那几个苍狼门的弟子所说的话...是假的?

    “叶诗舞!快走!我们中计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