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说巴士
小说巴士 >综合其他 >赤极图 > 第6章春夜皎月,春心微动

第6章春夜皎月,春心微动

    镇外十里的破庙。这里是李初一白天背着叶诗舞前往太穹镇时路过偶然发现的,没想到竟会成为两人的落脚之处。

    “给!”

    李初一从香案的另外一侧走过来,手里拿着一床被子。

    叶诗舞看看李初一手里的被子,又看看他的脸,心里满是疑惑:“你这被子哪里来的?”

    叶诗舞记得他们从真穹客栈出来的时候,除了各自的行李武器之外,身上都没有多余的东西。而且两人行李包的大小,最多能装上一身换洗的衣物。

    “对了,你的手还不能自如活动。”

    李初一并没有回答叶诗舞的问题,而是将被子打开,盖在她的身上,轻柔地在她的肩上压实,不让一点夜风顺着脖子吹进被子里去,说道:“夜里冷...怎么这么看着我?”

    李初一早在香案前方靠近叶诗舞这边的位置点燃火堆。跳跃的火光照在李初一的脸上,宛如暖意静淌。他的目光暖意融融,却有一丝慵懒,嘴角微勾,看得叶诗舞心跳加速。

    叶诗舞的目光不停地在他的脸上扫过,就是不敢去接触他的目光,生怕一接触到他的目光,自己心跳加速和脸庞滚烫的窘迫就会被他发现。可是脸上越来越烫,心跳也越来越快,呼吸急促却还要使劲憋住,假装自己没事。最后不得不抿着嘴,鼓起了脸颊。

    这时,李初一突然笑了一下,说道:“哥很帅,可是哥只是个传说,千万不要迷恋哥噢~”

    “滚!”

    破庙确实破烂不堪,屋顶上破了一个大洞。皎洁的月光穿过破洞照进庙内,犹如一束聚光灯照在叶诗舞的身上。一场春雨之后,乌云散尽,夜空繁星点点。

    月亮已经爬上了当空,叶诗舞透过屋顶的破洞看着月亮,心中思绪杂乱,无法入眠。而睡在香案另一侧的李初一早已入梦,呼吸平稳,偶尔还能听见胶黏迷糊的呓语。

    “他到底是谁?自己到底怎么了?”叶诗舞反复问自己。

    叶诗舞找不到答案。她只知道他的名字叫做李初一,也知道他的功法绝对在自己之上,也许他还是一个特别讨厌的下流无耻败类,可是,为什么自己的心里有种莫名的悸动?甚至有一点点空荡荡的感觉?总觉得要跟他说上几句话或者吵上两句才会填补自己内心空荡荡的那一部分。在此之前,从未有过这样的感觉。

    她回想着今天的一切,不由地笑出声来。自己被绑在床上...追着他满屋子打...把他捆成毛毛虫...被他制服被他扛起...坐在他的肩上漫步在春雨过后的青石板街道上...他替自己盖上被子...回想这些,她不由地笑出声来。

    “我不是故意的...”

    李初一的一句梦话吓得叶诗舞赶紧抿住嘴唇,不让自己发出任何声音。她看着月光,像是在月亮里面看见了李初一那张有一点小帅但又让人讨厌的脸,心里有一丝丝的甜。可是随之汹涌而来的却是伤感,她想起了自己与逍遥洲宗主刘烈的儿子刘文东的婚事,两人的婚事在十年前就已经由双方的父母定下,父母之命媒妁之言,她无能为力。

    苦涩酸楚涌了上来,哽咽在喉。她慢慢将头转向李初一那一侧,轻声说道:“最后骂你一次,下流!无耻!败类!”

    雨后初晴。破庙附近的鸟儿一大清早就欢快地叫了起来,好像是在庆祝阴雨天气终于过去了。

    日上三竿,李初一才慢悠悠得醒来,慵懒地伸展着自己的身体,才慢慢站起来走出破庙外,享受着久违的阳光。

    “叶小姐,起床了!我现在不转身看你刚起床牙没刷脸没洗头发像鸡窝的样子,省得你说我下流无耻败类!”

    李初一在阳光下做了一套全国中小学生广播体操,说道:“叶小姐,我昨天救了你,也不小心抱了你摸了你,咱们指间也算是扯平了。咱们都是江湖儿女,千万不要有旧思想,说什么以身相许之类的话...今天呢,咱们各回各家各找各妈,若是有缘,江湖再见!”

    李初一说了这么多,就是没听到叶诗舞的回应。

    “喂!叶小姐,你不会哑巴了吧?我的雷电点穴没有让人变哑巴的副作用啊!”

    李初一见叶诗舞迟迟没有回应,也就不管她起没起床,做得再绅士,她估计也会来一句“下流无耻败类”。

    李初一一回头,在香案的另一侧,哪里还有叶诗舞的影子,只有叠得整整齐齐的被子,上面还放着一封信。

    “真是的!要走也不说一声,亏得我还以为她会跟我说,谢谢公子的救命之恩,奴家无以为报,唯有以身相许...”

    李初一打开藏在左眼里面的《赤极图》,将被子放在图上的赤宫殿内。打开了叶诗舞留下的那封信,信上写道:“李少侠,昨日承蒙相救,未曾致谢却多有得罪。我还有急事要办,就此别过,若是有缘,咱们江湖再见!”

    李初一看着信上的字,心中忽然之间有一丝丝不舍,自语道:“九洲大陆,何其庞大。即使有缘,也不一定能够相见。好好珍惜眼前人吧!”

    就在李初一将那份信放进《赤极图》的时候,在图上出现了叶诗舞赶路的画面,而在她赶往的那几座山,就是苍狼连峰,最高的那一座,便是苍狼门的本部。

    “我靠!暴躁女真的不要命了吗?”

    李初一抬头看了看,算了一下时间,这时已经早上十点钟,而叶诗舞是在早上六点钟出发的。

    “该死!昨晚不是帮她分析过形势了吗?怎么今天还要单独前往苍狼门?真是一点都不省心!奴娇子就这样教你行侠仗义的吗?”

    李初一马上收拾自己的行李,本打算今天去镇上饱餐一顿再赶往临海阁的,又被这个暴躁女搅和了。。

    李初一顾不上去镇上吃早点,脚下御风,加快速度,希望能在叶诗舞进入苍狼门之前拦住她。

    “真是的!也不知道这叶诗舞是哪家的孩子跑出来胡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