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说巴士
小说巴士 >综合其他 >赤极图 > 第5章误会化解,情愫萌动

第5章误会化解,情愫萌动

    李初一并住右手的中指和食指,在指尖上聚集雷电,同时,他也在自己的脚掌织了雷网,就等待叶诗舞的下一次攻击。

    无数把风刃环绕急飞撞击,早已将这间客房的窗纸罗帐割得稀碎。强风阵阵,嘶鸣怒吼,将住在客栈老板伙计以及住在客栈的客人们都惊醒。怕事的躲得远远的,不怕事的探头张望,高手对决,难得一见。而客栈的老板已经哭晕在茅房里了。

    “风刃之舞,六段!”

    提升至六段的风刃之舞风刃席卷的范围扩大,威力也会大大的加强。五段的风刃之舞只不过是在周身三寸的范围风刀狂舞,而提升至六段的风刃之舞,将会形成裹住人体的龙卷,风刀的范围将会扩大到一丈。

    但是,不管是谁,若是想将武技的威力提升上一个段位,那么在提升段位的时候,需要一定的时间要蓄力。段位越高,蓄力的时间越长。

    “靠!”

    李初一来不及多想,若是真的让叶诗舞将风刃之舞提升到六段,非把这间客栈掀了不可。

    一道蓝白色的闪电闪过,紧接着在叶诗舞双手的腕处肘处和双腿的膝处以及身上的几个位置都闪出蓝白色的电光。狂风戛然而止,适才被狂风卷起了木屑瓷杯在风停止的那一刹那纷纷落地。

    “铛!”

    刺陵剑也从叶诗舞的手中坠落。而她自己,却保持着舞剑之姿,不能动弹。

    “下流无耻败类!你到底对我做了什么?”叶诗舞虽然身体不能动弹,但是依然能够说话。

    “是不是感觉浑身酸麻,动弹不得?”

    李初一走到叶诗舞的面前,轻轻地在自己的指间吹了一口气,说道:“你一个女孩子家家的,干嘛要这么激动暴躁?咱们没仇吧?”

    “下流!无耻!败类!”叶诗舞喷了李初一一脸的口水,接着骂道:“趁我昏迷的时候摸了我一次,刚才又摸了我一次,新仇旧恨,我迟早会跟你算清楚!”

    “诶诶诶!这两个锅我可不背!首先,你昏迷的那会儿,我只是想看看你身上有没有银钱,我垫付的房费你要还给我;第二,刚才我是想用掌风将你推开,没想到你自己以风化风,将我吸了过去,两只手不小心才......”

    “闭嘴!”

    叶诗舞的脸蛋“刷”地一下红了起来,晶莹清澈的双眸不停地转动,无处安放。

    “好好好!我闭嘴!”

    李初一也不是笨蛋,也看出了叶诗舞现在极其窘迫,若不是被李初一用雷电通过穴位注入她的身体导致她的身体僵直不能动弹,那么风刃之舞就是她掩饰自己窘迫的方式。不管是在哪个世界,爱惜自己的女孩子总会想方设法保护自己,不会让陌生的男子侵害自己一丝半点。

    可是,通过雷电点穴注入叶诗舞身体的雷电需要一定的时间才能消除,所以,现在只能让她先站着了。

    最怕空气突然安静了。两人的战斗停止了,尴尬的气氛也随之而来。不过,客栈的伙计打破了这份尴尬。

    “那个...客官,三百银钱...”客栈的伙计在客房外探头探脑。

    “又三百银钱?你们抢劫啊!”李初一故意朝着伙计喊道。

    “不是...大侠...”

    “叫少侠!”李初一甩了甩额上的发丝,说道。

    “少侠,您看,这间客房已经这样了,除了维修费用,还有因为暂时不能使用而无法产生的收益...”伙计站在距离李初一半丈远的地方,给他细数为什么要赔这么多钱的项目。

    “行了!这里有三百一十银钱,三百银钱是赔款,另外的十银钱帮我再开一间客房。”李初一在自己身上拿出一袋银钱,扔到了伙计的手中。

    可是伙计却迟迟不肯离去,脸上虽然有喜但是更多的是忧愁,他一步一步慢慢走到李初一的面前,将钱袋子放到李初一的手中,说道:“少侠,实在抱歉!我们老板说了,这间客房毁了就毁了,钱呢,您和您的夫人也不用赔了,只是小的希望你们另外去找一个住处。如果您和您的夫人再打起来的话,客栈就保不住了!”

    “你说什么呢!你说谁是这个败类的夫人!信不信我...”叶诗舞听得真真切切,心里也明白伙计说的那个夫人指的就是自己。

    叶诗舞一发飚,吓得伙计连跑带跳地冲出了客房。

    李初一没说什么,只是感叹人生无常啊!既然这家客栈老板要将两人赶出去,他也没办法,总不能死皮赖脸地住下吧?

    “你想干什么?放开我!下流无耻...别摸我的屁股!”

    李初一将叶诗舞扛了起来,在整间客栈所有人的注视下,走出了客栈。

    出了客栈,李初一扛着叶诗舞走在太穹镇的青石板街道上,地面上湿润了许多,似乎是刚刚下过了一场春雨。街道两旁的店家和小商贩早已经收摊回家。云层散去,云盘般的圆月高高挂在半空之中,洒下了温柔的月光,恩泽大地。

    月辉在地面星星点点,雨后空气湿润清新,夜色静谧安详。叶诗舞此时也安静了下来,不再骂李初一无耻下流还有败类。就生怕自己一出声,就破坏了夜色静好。

    “不管他有意还是无意,他将自己在苍狼门那些败类的手中救下自己,说明他还是一个好人...”

    叶诗舞被李初一扛在肩上,肚子压在李初一的肩膀上,特别的难受。于是,她问道:“喂!能不能换个姿势?”

    “我不叫喂!我有名字...你想换什么姿势?”李初一也觉得这样扛着一个女孩子有些不妥,若是让人看到,说不定真的会将自己认为是掳劫少女的强盗败类。

    李初一手掌起风,用手劲加上温柔的风将叶诗舞轻轻抬起,让她翻了个身,再一手抓住了她的腰带,让她稳稳地坐在自己的肩膀上。

    “下...败类...”叶诗舞的声音慢慢地变轻了,轻柔到融入了霭霭月光之中。

    她自己也不知道为什么,忽然之间,她并不讨厌李初一了。她自己也不知道这样感觉来自哪里。或许只是李初一跟别的男人不同,又或许是她自离开星云洲之后,唯一一个敢靠近自己并且不怕自己的男人。

    叶诗舞在星云洲的星云阁学艺之时,每天见到的都是女孩子。因为星云洲的宗主之位由女子继承。这个女子必然是由星云阁培养,而能成为星云洲宗主的女子将会由前任宗主亲自挑选亲自培养之后,才能继承宗主之位。因而,星云洲是九洲大陆之上唯一一个由女子继承宗主之位的宗府。

    “骂了一天了,也该歇歇了吧?”李初一脚步不快,每一步都走的很稳。在叶诗舞身体内的雷电消失之前,他都会让她坐在自己的肩膀上。这是作为一个男人的责任。

    “话说,你能够将风刃之舞的威力提升至六段,怎么可能打不过苍狼门的那三个废物?”

    李初一从叶诗舞的手里拥有刺陵剑就基本上可以判断她很大可能来自星云洲,并且和奴娇子有着某种关系,因为并没有传闻说刺陵剑易主。根据她能够将风刃之舞提升到六段,那么可以判断她的功法在无涯二阶或者一阶。

    叶诗舞听到李初一这么问,便跟他说了这件事的来龙去脉。

    “叶小姐,你胆子可真大啊!你就不怕苍狼门的那些败类将你怎么样了?”

    李初一听着叶诗舞说的计划,后背都沁出了冷汗。单枪匹马就想杀进苍狼门,简直就是将自己这块肥肉烤好,撒点孜然胡椒,往狼口中送。

    九洲之下又分三十六门,而苍狼门便是其中一门,和元穹门、元沧门并称沧莽三门。每一门门主的功法皆不低于无涯一阶,就凭叶诗舞的功法,就算能够和门主打个平手,也架不住苍狼门的弟子众多。若是苍狼门想杀人灭口,基本没有任何生还的机会。

    叶诗舞听了李初一的分析之后,让一股后怕噎住了喉咙。她确实想少了,刚刚从星云阁学艺出来,手里拿着天下名剑。回到沧莽洲听到关于苍狼门掳劫少女的消息之后,年少正气,让满腔正义感影响了自己对局势的判断,一心想要替天行道。若不是李初一将自己救了下来,说不定真的会出事。

    “李初一,我还有第三个问题。”

    “问吧。”

    “在我昏迷之时你解开我的腰带...”叶诗舞说到这里的时候,内心里面居然有一丝丝的娇羞感。

    “叶小姐,我李初一对着月亮发誓,我对你真的没有非分之想。”李初一解释道。

    “我知道。我是想问,我把刺陵剑藏在腰带里做了一个机关,只要一解开我的腰带,刺陵剑就会射出,那么近的距离...你为什么没事?”叶诗舞问道。

    她坐在李初一的的肩膀上,斜过眼睛看着李初一的侧脸,没想到这张浸润在月辉之下的侧脸竟然有些帅气。。

    “很简单啊!我本来在你身上找银钱,不小心摸到了腰带那里...我也没想到你的腰带里藏着一把剑,就在剑射出来的一瞬间,我伸手把它接住了。你也知道,我的功法比你高多了!”

    李初一当然没有说实话,距离那么近,就算功法在天宫境界的人都不一定能躲得过。不过,这件事情没必要告诉叶诗舞,因为知道这个秘密的人,九洲大陆之上只有他一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