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说巴士
小说巴士 >综合其他 >赤极图 > 第3章刺陵剑
    九洲大陆,顾名思义,这是一块划分为九个区域各自为治的大陆。但是,又有谁还能记起,在三百六十年前这块大陆还有另一个名字---神武大陆。

    往事如烟,历史的尘埃在滚滚的时间长河中湮没,无人提起,也不敢再提。

    因为,如今生活在九洲大陆之上的人们为了能生存下去就已经用尽了全力。

    在这个世界上唯一的生存法则就是让自己足够强大,不管是用之不尽的财富还是至高无上的功法,只要能够武装自己,生存下去,不管善与恶,不管高贵还是卑微,性命如草芥,尊严如敝履,活下去,就是一切。

    太穹镇,真穹客栈。

    “这是哪里?”

    女孩睁开眼睛,如果计划顺利的话,那么自己身处的地方应该在苍狼门本部关押少女的地牢之中或者是被送往青楼的途中。

    女孩名叫叶诗舞,是沧莽洲宗主叶天胜的小女儿。六岁的时候便送到了星云洲拜师学艺,师从奴娇子。因为叶天胜在叶诗舞出生那年便与逍遥洲宗主刘烈之子刘文东定下了婚约,在叶诗舞十八岁之时与刘文东完婚。因此,叶诗舞才辞别师父奴娇子,离开了星云洲。

    叶诗舞在归途之中听到了不少关于苍狼门掳劫少女的消息,于是决定改变回家计划,自己先潜入苍狼门调查收集证据,再回到家中向自己的父亲申请肃清苍狼门。

    而自己内服丹药,让自己沉睡便是计划之一。她需要苍狼门的人将她带到苍狼门本部关押少女的地方。因为她知道,不管是自己潜入还是以宗主府三小姐的身份进入苍狼门,都不可能短时间找到关押少女的地方。因此,才做了这个计划。

    “哟!美女,你醒了?”李初一坐在房里的桌旁,正享受着浓香的红茶和干脆的饼干。

    叶诗舞在这一瞬间完全察觉到了异样。这哪里是什么苍狼门本部的地牢。红色彩线绣花的罗帐,红漆松木床,柔软的被褥和枕头,还有淡淡檀香的味道,这里更像是某间客栈的床。

    最让叶诗舞诧异的是,自己的手脚已经被绑在了松木床四角的床柱上,姿势极其不雅,难道......难道......自己已经被卖到了青楼里面了?

    “失算了!没想到苍狼门那些恶人动作如此之快!”叶诗舞暗骂了一句。

    “你应该不是奴娇子吧?传闻星云洲的奴娇子有一头华丽的白发,而你的头发是黑色的......”李初一将盛着红茶的青瓷杯子捏在手中,目光汇聚在杯子上的青花纹,慢慢地问道。

    叶诗舞刚刚松下的一口气又被这个男人的话提了起来。若是自己身处青楼,面对普通寻花问柳的男人,就算自己被五花大绑,解决起来也是轻而易举。可是,这个男人为什么会知道奴娇子和自己有关系?难道......

    “刺陵剑,剑谱排名榜上第十三位,剑身一指大小,圆润光滑,却舞动成风。据我所知,刺陵剑的主人应该是奴娇子吧?”

    其实,李初一手里拿着刺陵剑,在他看来,其实跟击剑比赛上用的花剑或者佩剑差不多,只不过在这是世界上的刺陵剑,比起花剑佩剑更具有杀伤力。

    “把刺陵还给我!”叶诗舞喊道。

    刺陵剑确实是自己的师父奴娇子的佩剑,如今之所以会在自己身上,是因为自己在离开星云洲之时,师父把刺陵剑作为叶诗舞的新婚大礼送给了她,对她来说,这是一件无比珍贵的礼物。

    李初一刚想问叶诗舞这把剑的来历,却没想到叶诗舞早已用风刃将绑住她的绳子割断,在一瞬间冲到了自己面前,右手撑住桌面,双脚叠风袭击李初一。

    李初一只顾着避开叶诗舞的叠风脚,不料这招叠风脚只是声东击西,叶诗舞的目的是刺陵剑。叶诗舞的右手撑桌回旋,左手顺势夺过了李初一手里的刺陵剑,身子翻转,稳稳地站在桌面上。

    “无耻!下流!”叶诗舞朝着李初一骂道。刺陵剑既然在这个男人的手里,说明他解开过自己的腰带。因为在执行计划的时候,叶诗舞将刺陵剑藏在了自己的腰带里面。

    “喂喂喂!你怎么开口骂人呢?我怎么着你了?”李初一一脸的无辜。

    “我不仅要骂你,还要杀了你!”

    叶诗舞的话音还没落下,她手中的刺陵剑挥舞产生的剑气就已经朝着李初一劈了过来。李初一翻身躲过,剑气恰好劈在了墙上,一道裂缝赫然入目。

    “有话好好说!别动手啊......君子动口不动手......别打了!要赔钱的!很贵的!”

    李初一怎么也没想到这个女孩的脾气这么暴躁。他只能拿起玄霸挡住刺陵的剑气,尽量减少破坏,少赔点钱。

    “我不就拿了你的刺陵剑看一看吗?至于吗?干嘛骂我无耻下流啊!”

    李初一怎么也没想明白,为什么这个女孩一口一个“无耻”“下流”,自己也没有非礼她啊!

    “停!停!停!我救了你,你却恩将仇报!你才无耻下流!不仅无耻下流,还道德沦陷,丧尽天良!”李初一实在不想躲了,就这么躲下去,这个暴躁女非把这间客栈拆了不可!

    “你......你救了我?”叶诗舞终于停止了舞剑,房间终于平静了下来。

    “那不是废话吗?”

    李初一刚才跳来蹦去地躲得好累,想坐下倒杯水喝再跟叶诗舞慢慢说,可是,这间客房里面除了叶诗舞脚下的那张桌子,已经没有一件完整的器物。

    “你在干嘛?”

    “找个杯子,倒水喝行不行?”李初一回答道。

    “不行!快说!怎么回事?”叶诗舞又挥动了一下刺陵剑,一道剑气贴着李初一的面前而过,打在了墙上。

    “你要死啊!”李初一被吓了一跳。“你一个女孩子家家的,干嘛这么暴躁!”

    “你说不说!说不说!不说的话,我接着打!”

    “行行行!我说,行了吧?”

    李初一无可奈何,只能把那天发生的事情经过说了一遍。

    叶诗舞听完之后,才明白自己为什么不是在苍狼门本部地牢里面,而是在客栈的床上了。

    这时,客栈的老板推着小二走进来,但小二却是一脸万念俱灰的表情。

    他们走到叶诗舞和李初一的面前。虽然小二一副万念俱灰的表情却还要挤出笑容。他弱弱地问道:“两位客官,您看,这间客房已经这样了,要不要给你们换一间客房休息?”

    “马上换!”李初一和叶诗舞异口同声。

    “那个......”客栈老板推了一下小二,小二又问道:“两位客官,您看......这间客房......损坏了这么多......”。

    老板接上小二的话,说:“也就......三......三百银钱......”

    “让她赔!”