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说巴士
小说巴士 >综合其他 >星际流浪纪年 > 第十章生命在于运动

第十章生命在于运动

    餐厅里的怪异让武弋莫名不安,草草吃了两口,武弋便跟父母告辞一句,飞奔而去。

    背后忽然传来父亲武德爽朗的笑声,武弋心里纳闷。自出生以来,好像从未有过。今天到底是怎么了?难道自己还在梦里。忍不住在自己的胳膊上掐了一下,心里想到:“不对啊,疼啊。不是做梦,难道父亲中了邪。可母亲的眼神也让自己有点慌啊。”

    “真的有点怪。”武弋打开自己的房门,走进自己的世界心里才有点安宁。

    坐在地板上,回想起祖先“武韧”的那些话,说实话武弋并没有太大的触动。对不起,其实根本不用,如果没有“武韧”,哪里来的武弋啊。所以根本不存在对不起。

    至于母星上的那些人类,对自己来说同样的陌生,陌生到没有任何的亲近感。从出生到现在,他的身边只有父亲、母亲、妹妹还有一层不变该死的盘古,他没有感觉到什么不好。

    习惯了飞船,飞船对他来说就是所有。至于盘古说的那些蓝天、白云还有海洋,会好奇,但也仅仅是好奇。

    就像古史里人们对恐龙的好奇,永远碰触不到的东西,也仅仅是好奇。

    至于责任,其实有跟没有没有太大的区别。飞船在前进,那就前进着。他绝对不允许的事就是飞船出事,因为这里有着他在乎的一切。所以不用叮嘱,他也会守护好这一切。

    “叮铃”

    在武弋胡思乱想的时候,忽然响起门铃声。

    “盘古,打开通话。”武弋说道,小时候为了防止妹妹偷偷窜进自己的房间,武弋将房间设置了密码。

    “哥,开门,我有话跟你说。”刚打开通话,莉亚的声音就在门外响起。

    “什么事,你说?”武弋并不想莉亚进来,每次看着她的身高,自己都会有自卑感。

    “开门,让我进去说。”莉亚说道。

    “那明天再说。”说完武弋便让盘古关闭了通话。

    “叮铃”

    又一声门铃声响起。

    无奈,武弋又一次打开通话,开口抱怨道:“不是说了吗?明天再说。”

    “开门!”父亲武德低沉的声音在门外响起。

    父亲的声音总是简短有力,这才是他的父亲。武弋二话不说就打开了门,只是开门的瞬间莉亚就钻了进来然后顺手关上了门。

    门外,武德满脸微笑的看着女人。

    女人被武德盯了一会儿,耳根有点发红,说道:“干嘛?”

    “当年,我也是被你这么骗开了门。”武德替女人理了理额前的刘海。

    “当年要不是父亲发话你会开门?”女人问道。

    “好像是不会。”武德追忆。

    一切好像都又回到了当年。

    ……

    莉亚进到屋里就一个饿虎扑食把武弋扑倒在地,骑在他身上,两只手抓着他的耳朵,使劲儿揉搓着,说道:“让你不给我开门!让你不给我开门!”

    “莉亚,我错了,我错了还不行吗?”武弋求饶道。

    “不行。”莉亚喊道,极速小拳拳在武弋胸口爆裂锤击着。

    只是脸上的通红一直没有卸下。

    一阵打闹后,莉亚生气的坐在武弋旁边,背靠着武弋,却不敢看他,更不知道怎么跟他开口。心里抱怨母亲,这让她怎么说嘛。

    想着想着,莉亚就觉得委屈,眼泪又滴答而下。

    这可把武弋吓坏了,上一次莉亚哭,武弋被父亲武德罚掉了一顿午饭。那可是一顿午饭啊,饥饿对武弋来说,是绝对不允许的。

    于是武弋一个鲤鱼打挺蹲了起来,从后面抱住莉亚:“我的亲妹妹,你可别哭了。哥的饭不能被罚啊。”

    一句“亲妹妹”让莉亚的心里更难受几分,一句“哥的饭不能被罚啊”让莉亚哭笑不得。

    于是,莉亚变成一边笑一边哭。

    “拥抱在一起,条件达成。因为是第一次,请借鉴影片里相关内容。”盘古的合成音忽然响起。

    然后幕墙上开始放映一些不可描述的影片。

    武弋和莉亚长大嘴巴,呆呆的看着幕墙上放映的不可描述的内容,两人都被震惊了。

    不知过了多久,影片的进度条行进了不少。

    “盘古,你有病吧。为什么放这个?”武弋对着空旷大声斥责道。

    “条件达成:18岁,两人拥抱在一起,然后放映影片。”盘古的合成音回答道。

    “她是我妹妹!”武弋感觉自己的鼻息都滚烫的发热,如果盘古这会儿站在他面前,不管它是不是钢铁疙瘩,他都有信心把它拆了。

    “我不是你妹妹,不对,我不是你亲妹妹。我们没有血缘关系。”莉亚的声音忽然从耳边响起。

    莉亚忽然从背后抱紧了武弋,武弋甚至能感受到她的心跳。

    “你说什么?怎么可能?”武弋感觉大脑一片混乱。

    “你不是总纳闷我为什么是金色头发?为什么我有宝蓝色眼睛?为什么我个子总比你高。这就是答案,我们没有血缘关系,我不是你亲妹妹。懂了吗?”莉亚在他身后说道。

    武弋点了点头,却又摇了摇头。“可你还是我妹妹啊?”

    “谁要做你妹妹,我要做你媳妇,就像爸爸妈妈那样。懂吗?”莉亚把武弋的身体翻转过来,也许是为了隐瞒自己的紧张,莉亚顾不得那么多,探出脑袋,一把亲吻在他的嘴唇。

    “湿湿的,软软的。”武弋忽然心头有这个念头。

    然后,然后在莉亚的主动下,两个人跟电影里男女主人翁一样,做起了不可描述的事情。

    ……

    8点左右,餐桌上那盆绿萝又长出一片新叶,娇嫩欲滴。生命的顽强总是出人预料。

    餐桌边,武德和妻子对立而坐,两人相视一笑。

    “女娲,开始早餐。”女人说道。

    然后两个人开始没有招呼却备让人心安的早餐。

    ……

    12点左右,武德晚妻子一会儿来到餐桌旁,看了一眼武弋的房间,然后向妻子投去询问的目光。

    妻子笑着对他摇摇头,指了指对面的座位。

    武德顺势坐下,说了句那我们就开饭吧。

    “女娲,开饭。”妻子说道。

    然后两人又享受了一顿安静的午饭。

    ……

    18点左右,武德和妻子携手走进餐厅。看着武弋的房间两人相视一笑,然后来到桌子一旁坐下。

    “咔嚓”

    武弋的房门打开,武弋的手环绕着莉亚的腰,两人走出了房间。

    当两人看到餐厅里端坐的武德夫妇,莉亚急忙想从武弋的怀里挣脱,却被武弋紧紧的抱住了。

    两人来到桌前,站在桌边,像做错事情的孩子,低声的喊了一声:“爸,妈。”

    “嗯,坐吧。”武德含着笑,身边的妻子也含着笑,一起打量着眼前的儿女,新婚的夫妻。

    武弋和莉亚一起躲闪着对面父母的目光,莉亚在武弋的搀扶下慢慢坐下,武弋也坐在了一旁。

    “小弋,你昨天还欠我一个问题没有回答?”武德忽然问道。

    “爸!”要不是肚子太饿,莉亚执拗,他真不想出来。

    “什么问题?”莉亚在身旁好奇的问道。

    “没什么,没什么。”武弋的脸上写满了尴尬。

    “哦,他问我今天为什么会休息一天,不用锻炼。我让他今天自己告诉我答案。”武德在旁边笑着说道。

    莉亚这才知道自己问了一个多么愚蠢的问题,满脸通红的把脸埋在武弋的肩头,痴痴的笑着。

    妻子在一旁实在看不下去,在武德的肩膀上打了一拳。

    “行了,我知道。生命在于运动嘛。开饭,开饭。”武德说道。

    妻子也被丈夫的一句“生命在于运动”逗得笑了起来。。

    又在他肩头打了一拳,喊了一声:“女娲,开饭。”

    一顿尴尬而不失温馨的晚饭就这样开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