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说巴士
    (一)

    在那恐怖的黑色城堡面前,一个神秘生物的出现让两个小小的孩子瞬间有了毛骨悚然的感觉,林天马上将自己腰间的“斩玉”拔出,准备转向那恐怖的背后,意图通过这样来消除自己身体的颤抖。但是这似乎毫无作用,因为从背后传来的阴寒之意,仿佛是来自底下黄泉的哀嚎,让活着的一切生命瑟瑟发抖。

    而此时,柳芯拉起了的林天的衣服,毫不犹豫地准备回去,那恐怖的气息让她感觉到了危及生命的恐惧。

    但是,这一切都已经晚了,当林天拔出腰间的剑时,当斩玉的特别光芒映射进那神秘生物的眼中时,林天便注定无法逃离了。

    因为此时,仅仅只是瞬息之间,那神秘的生物就出现在了林天的面前,一把将林天握住剑的手抓住。恐怖的速度让两人都惊到失色,而更令人震惊的是,那神秘的生物不是什么别的东西,正是一个高大的人类。

    那人类身形魁拔,一席修长黑发仿佛黑色银河从空中留下,竟是一位年轻的男子,看起来十分清秀和蔼。但是不知道为什么,在那年轻秀美男子身上发出的气息居然是如同怪物一般。

    而此时,柳芯的心中全是不安,因为林天的手被那神秘的男子抓住了,若是柳芯在此时将林天送回人类世界,那么就会将那神秘的男子一起送回,她知道将这样不明身份的人,又有可能不是人的东西送回去到底是一件多么错误的事情。

    “喂,小子,你的这把剑?”神秘的男子将林天的手扯了过去,仔细端详着他手中的长剑,而感受到男子手掌的冰冷之感的林天心中一片悚然。

    就在此时,一只漆黑无比的鸟儿从男子的后方缓缓飞来,然后不客气地站在了男人的肩上,而那黑色鸟儿的气息居然比那男人更恐怖,仿佛就是地狱里面的居民一般,散发着死亡的恐怖气息。

    “这两个绝对是怪物,但是这大哥明显就是人类啊!他们到底是什么人,难道是圣守长,我可没听说过有这样的圣守长啊!”

    林天这样想到,看着眼前那注视着自己长剑的神秘的男人,他不知道该怎么开口问道,而此时,那只漆黑的鸟儿一直盯视着林天身后的柳芯,这让柳芯害怕得躲到了林天的身后,场面就这样僵化了下去,三个生物都在等待着那神秘的男子的反应。

    “果然,果然是它!”男子忽然绽放了笑容,他松开了林天的手,正准备说些什么,但是柳芯早就瞄准了这个机会,她二话不说马上带着林天消失在了那个地方,完全没有给那神秘人一丝机会,她和林天不一样,她虽然是一个小女孩,但是一点也不天真。

    看着在自己眼前突然消失的两个孩子,神秘的男人摸了摸头,有些无奈的样子。

    “本来就是想吓一吓你们,让你们回去的,但是你可真让我看到了一个好东西啊!这可有点麻烦了,我还挺想要回来的。怎么呢?”男子这样说道,烦恼了一会,然后便看了一眼自己肩上的鸟儿。

    “鬼枝,把他们两个弄回来一下。”

    “鬼枝”似乎就是那漆黑鸟儿的名字,听到神秘男人的命令,它的眼睛忽然冒出了金光,似乎有什么东西要从金光中出现。

    而此时的林天与柳芯已经回到了人类的世界,看到眼前那温和的气氛,熟悉的环境,林天刚想松一口气,但是没想到就在此刻,一道金光忽然从两人的身上爆发,而片刻之后,两人再次出现在了那恐怖的世界,那熟悉的神秘人一脸神秘地看着两人,但是那神秘人的身后似乎已经没有了那恐怖的气息。似乎是因为没有吓他们的必要了。

    林天完全不知道发生了什么事情,只是徒然地被吓得呆在原地,而此刻,那漆黑的鸟儿更是恐怖地盯视着柳芯,仿佛在警告着她不要再做出什么举动了,这让胆小的柳芯完全躲在了林天的身后不敢出来。

    “你,你到底是谁?为什么会在这种地方?”最后,林天终于还是开了口,问起了神秘人的身份。

    “这应该是我问你吧,你一个小小的孩子没事出来这里干什么?你不知道这里是什么地方吗?”神秘人没有回答林天的问题,而是反问他道。

    而此时,林天也是松了一口气,毕竟神秘人的话让他明白,自己眼前的这个男人应该是自己的同胞没错,毕竟他似乎知道人类的生存方式,而且他也像正常人一样会责怪自己这样的行为。

    “算了,这都没有什么关系了,小子,你叫什么?”神秘人继续问道,似乎完全不打算表明自己的身份。

    而明白了对方也是人类之后,林天也是放下了防备,回答道:“我叫林天。”

    “林天吗?果然是它没错。”神秘人嘀咕了一下,然后又看向了林天手中放下的长剑。

    “我就直说了小子,这把剑我要了。”

    听到神秘男人这样的话,自尊心强的林天当然不会答应。

    “这可是我们家代代传下来的宝剑,怎么可能会给别人!”

    “那这样吧,我也不白拿你的剑,说出你的愿望吧!我可以给你你想要的东西,只要不是太过分。”神秘人这样说道,听他这样的语气,似乎是真的很想要那把长剑。谁也不知道为什么,就连神秘人的同伴,那漆黑的鸟儿也不明白。

    “我想要的?那你能让我变强吗?能让我在一两年,不对,是一年内成为强大的圣守吗?”林天有些嘲讽地说道,当然这也不完全只是嘲讽,其实他也有一点希望这个男人能让他短时间内变强,毕竟这男人是他从来没有见到过的强者。那是连他最尊敬的哥哥都完全不能比的恐怖实力。林天也想过,去找一个强大的人类教导自己可能会更快一点,但是在那个世界里面并没有这样的强者,强者都在外面的世界,而且他们根本没有时间去教导一个孩子。

    “一年吗?应该不太可能,你看起来也就十岁出头吧。这确实挺困难的。”神秘男人无奈说道。

    这倒是让林天有些失望的,不过这也他意料之中了,他也没怎么期待。

    “呵呵,那就算……”林天准备拒绝神秘男人的交易,但是就在他还没说完时,男人却打断了他。

    “我也没说不可以,只是要看你的资质罢了。”

    “去看看这小子的潜能,鬼枝!”神秘人对那黑色鸟儿说道。

    “唉,麻烦!”那鸟儿居然叹了一口气,然后说了句话,这倒是让林天大吃一惊,但是仔细想想似乎又在情理之中,毕竟他也知道,凶兽强大到一定地步就会说话,大概是月级的程度。而这眼前的两位,明显不止这个级别。

    “难道,就连那鸟儿都这么强大吗?而能奴役着这样的凶兽的这个男人到底是何方神圣?”林天惊讶地想到,他并没有察觉到那鸟儿身上的恐怖气息,或许是他的眼睛欺骗了他自己,但是躲在林天身后的女孩却完全没有这么觉得。她的知觉在告诉她,这只漆黑的小鸟,比那神秘的男人要可拍好几倍。

    而此时,黑色的鸟儿飞到了林天的头上,然后落在了他的肩上,这让躲在林天身后的柳芯吓得抱头蹲了下来,这倒是让林天不知原因,他不知道为什么柳芯这么害怕。

    “别这么害怕嘛,小可爱,姐姐我也没那么恐怖吧?又不会吃了你。”鸟儿站在林天的肩上说道,那声音清晰地传进了林天的耳朵里,那是一种妩媚而又让人不寒而栗的声音。

    “还有你小子,居然不怎么害怕?”

    “那当然!”听到那鸟儿的称赞,林天也是自豪地说道,但是他不会想到,这是那鸟儿在嘲讽他。

    漆黑的鸟儿冷笑了一声,“果然无知也是有无知的好处,在这个世界上活得最自在的估计就是你这种笨蛋了。”

    说完这冷冰冰的话,那黑色鸟儿在林天的肩上闭上了眼睛,仿佛在干些什么恐怖的事情,柳芯不断发抖的感觉不断从林天的背后传来,这让林天都有些紧张了。

    “什么叫无知啊?为什么柳芯这么怕啊?这到底是什么情况,这鸟到底是什么玩意啊?”林天不禁想到。

    “什么玩意?刚刚你不是听到了吗?我可是有着鬼枝这个名字的。”忽然,鸟儿在林天的肩上睁开了眼睛,它说出的话让林天都有些发抖起来,因为那鸟儿居然听得到林天的心中所想。难道是因为她站在了林天的肩上的原因?这鸟儿到底有着怎样的能力?林天现在满是疑惑。

    看到林天惊恐的样子,黑色鸟儿得意地冷笑一声,然后飞回到了神秘男人的肩上。

    “不要太过分了,鬼枝,别老是去吓几个孩子,吓几下就够了。”神秘人对那鸟儿说道,但是似乎根本没有责怪的意思,看来这神秘人也不是什么善茬。

    漆黑的鸟儿点了点头,然后就在神秘人的耳边低语着什么,而听完之后,那神秘人突然眼睛发亮,看向了林天。

    “不错啊,小子,资质很不错啊!”神秘人向林天夸到。

    听到这陌生强者对自己的评价居然那么高,林天也是十分开心,瞬间觉得自己的前方多了万丈光芒。

    “看来我果然不简单呢!”林天得意地想到。

    “可以,我可以答应你,一年之内,让你能成为圣守,而且是那种强大的圣守!”神秘人忽然胸有成竹地说道。这倒是让林天眼前一亮,他现在最需要的就是这个,而这位神秘的强者敢这样保证,更是让他心动不已。

    “真的能让我在一年内成为那样的强者?”林天激动地问道。

    “那当然,我可不会开玩笑,你的资质跟我当初差不了多少,甚至跟我有些相似,对于你这样的,我很有经验!”神秘人说道。

    林天看了看自己手中的宝剑,虽然自己父亲那边有点难办,但是能换取这样一个变强的机会,他觉得还是值得。

    思考了一下,林天决定答应将这把剑送上。但是就在他伸出手去的那一刻,柳芯突然从背后拉住了他。

    “别,小天哥,不要去,会死的,那两个太恐怖了,那绝对不是人,绝对不是我们能够和平相处的生物!”柳芯有些激动地说道。

    看到这样的柳芯,林天也是忽然犹豫了起来。毕竟这种时候,他还是会选择相信自己的熟人。

    “不是人类,这怎么可能?”他看向眼前那和蔼的神秘人,心中也有些害怕。

    “别得寸进尺了!人类!”忽然,那漆黑的鸟儿愤怒地喝到,更加恐怖的气息从那鸟儿的身上爆发,那恐怖的气息,完全不是那小小的身躯可以容纳的。那是几乎让林天窒息的气息,这一次,林天也切身感受到了那鸟儿的恐怖。

    “你才是别给我得寸进尺!”忽然,那和蔼的神秘男人大声说道,然后居然一巴掌把自己肩上的鸟儿扇飞了,一瞬之间就消失在了天际。这让两人目瞪口呆。

    看到刚刚那恐怖的生物一下子被那男人秒杀,林天忽然也有些相信了了柳芯的说法,这男人不可能是人类。

    这时,林天不禁往后退了几步,男人看到害怕的两个小孩,有些无奈,生怕这两个小孩再次跑了,他甚至都开始想要不要直接抢过来算了。反正他也不是什么正派。

    不过,他还是有着自尊心的,不会去抢一个小孩子的东西,正常情况下。

    而就在烦恼的时候,他看了一下一直躲在林天身后的女孩,仔细端详了一下,忽然就笑了起来。

    “原来是这样啊!”他忽然说道,两个小孩都不知道发生了什么。

    “你是叫林天对吧?”

    “是的怎么了?”林天对神秘男人的转变有些害怕。

    “现在人类世界里面还有在养猫吗?”

    这是一个莫名其妙的问题,林天完全不知道这个问题有什么重要的,但既然别人问了,他也没什么拒绝回答的理由。

    “还在养的,而且挺普遍的吧。以前我们家也有一只,后来不知道跑哪去了。我还挺喜欢那只猫的。”

    “前辈,问这个干什么?”林天问道。

    只见神秘男人摇了摇头:“没什么,就问一下而已。”

    神秘男人的言语让林天根本琢磨不错,但是此刻,在林天身后的柳芯却是眼前一亮,仿佛是听到了什么暗号一样。

    胆小的柳芯出乎意料地从林天的身后走出,向神秘人问道:“你到底是谁?你也知道吗?”

    “对的,小姑娘,这样你能相信我吗?我不会加害这小子的。”神秘人温柔地说道。

    “不是,你们在说什么,知道什么?”而此时,林天忽然感觉自己像是一个局外人一样,他不知道两人在说些什么。

    听到了神秘人的话,柳芯犹豫了一下,居然选择了相信这个陌生人:“那能带上我一起吗?”

    柳芯突然的转变让林天更加怀疑起那神秘男人的身份:“明明之前还那么一副样子,为什么突然就相信了?他到底是谁,又和柳芯有着什么关系,难道说,是柳圣守长认识的人?这样的话,他那么强也说得过去,不会是那柳圣守长的师傅吧?”

    忽然出现的思路让林天一下子搞懂了什么,毕竟他一直不明白,那位18岁当上圣守长的天才到底是怎么冒出来的,当时他就在想,那位天才背后肯定有一个不简单的师父,至少都是圣守长的级别。而如今这个从来没有见到过的强者很有可能就是那一位,毕竟柳芯都做出了这样的反应。

    理清了这事情,林天心中又多了几分尊敬,他感觉自己的选择不仅没有什么错,反而是赚到了,他觉得自己说不定就要成为下一个天才了。

    “那可不行,这可是男人的历练之路!女孩子还是回家呆着!等着我们回来吧!对吧,林天?”神秘人故意看向林天。林天连忙点头,他可不想让柳芯跟着自己变强,然后到了最后还是打不过柳芯,他必须得变得比所有人都强才行。

    “放心吧,小姑娘,一年后,我会把他带回来的,到时再次出现在这个地方的,会是一个你想象不到的强者的!”

    听到这强大神秘人的保证,林天一下子自信起来,他感觉自己要一下子变强大起来,再也不是那个连女孩子都打不过的小男孩了。

    “没事的,小芯,我很快就会变得更强回来的。”林天对女孩说道,在那一刻,他感觉自己应该十分帅气。但是实际他是里面最无知的一个了。

    “等等,我话还没说完呢,小子,别许下这样的承诺啊!”神秘男人忽然打断道。

    “如果一年后你没有看到这小子回来,就不用等了。去做好后事就行了。”

    听到神秘人的话,林天的脸一下子白了起来。

    “什么意思,前辈?”林天不解地问道。

    “怎么?你以为短短一年就变强不用付出什么代价?不用经历什么危险的吗?还有,以后得叫我师父了!你已经无法回头了!”神秘人忽然露出了奸邪的微笑,然后一把抢过了林天手中的斩玉,甚至连腰间的剑鞘也没有放过,那恐怖的速度,令人发抖。

    看到自己新师父脸上那恐怖的笑容,林天这时才发现自己是上了一艘贼船,当时就想后悔了,他感觉那绝对不是在开玩笑,那绝对是要命的。

    不过,他似乎忘记了,当初他自己做出的决定也一样是这样得危险,甚至比这更危险,只不过他太过天真罢了。

    “那,我一年后回过来等的。”柳芯听到神秘人恐怖的话后居然没有什么反应,反而是妥协了,这倒是让林天有些奇怪,难道这看起来十分喜欢自己的小女孩其实也没怎么把自己当一回事吗?难道都只是他的错觉吗?

    随着女孩消失在了自己的面前,林天感觉自己的世界已经被黑暗笼罩,他已经无法回头了。

    “好了好了,碍事的人也走了。小子,哦,对,你叫林天来着。有什么事情就问吧,既然我都愿意教你如何变强了,还是得让你知道一些事情才行。”神秘人忽然说道,语气似乎变得随意起来,仿佛刚才的一切都只是在柳芯面前演的罢了。这倒是让林天有点毛骨悚然的感觉。

    不过,神秘人说的话也确实正确,林天确实有很多事情想问的,只是之前一直被吓得忘记了。

    “怎么,你想把事情都告诉这小子吗?这小子到底和你有什么关系?”

    忽然,另一个声音突然出现,林天抬头一看,只见那黑色鸟儿不知道什么时候再次站到了那神秘男人的肩上。鸟儿身上冒着恐怖的气息,估计是因为被扇飞了所以有些生气。

    “没什么关系,你就别问了,反正你自己都会偷偷去看的。而且我也不会全部告诉这小子的。”神秘人不满地说道,好像他和这鸟儿的关系并不是很好。

    “切!说的我跟什么小偷一样,还不是因为你一直以来什么都不告诉我,我才去这样做的。”黑色的鸟儿似乎也十分不满。

    “我没什么理由去告诉你一个奴隶这么多事吧?”神秘人生气地说道,林天一时之间就被遗忘在了旁边,他真不知道这鸟儿到底和自己的新师父有什么关系。

    “好了,林天,你问吧,能回答的我都会尽量给你回答的,有什么问题最好都问完,以后估计就没有什么机会了。”神秘男人这样说道。林天不知道这是什么意思。

    “那师傅,你能先告诉我你到底是谁吗?为什么会在这种地方?”林天这样问道,这也是一个十分重要的问题。

    “这个,说来话长了。对了,都忘记告诉你我叫什么了,我姓木,被叫做鬼木,叫我鬼师父便行了。”神秘人这样说道,而听到他这样的介绍,肩上的鸟儿不知道为什么又开始笑了起来。

    “哈哈哈哈!鬼木?不如叫做三木算了?”

    鸟儿的嘲笑让鬼木十分生气,又是一巴掌把那鸟儿给扇飞了出去,越来越像是一个虐待动物的变态了。

    “咳咳,不要理那玩意,我们继续说。”鬼木继续说道,他指了指后面,示意林天往后看去。

    在林天身后的是那座恐怖的黑色城堡,也是林天想问的几个问题之一。

    “对,这也是我想问的,这个城堡是师父你弄出来的吗?”林天问道。

    “不,那是鬼人的城堡,也是我出现在这里的原因。”

    “鬼人?鬼人是什么?”

    “鬼人嘛,鬼人就是……”提到这个问题,鬼木有些不知道怎么说,仿佛这是一个难以描述的生物。

    “反正就是一个很恐怖的怪物就是了,你也不用管,你应该也见不到他。毕竟我都追查了这怪物几百年了都没有见到过他一次,这一次也不例外,在我来到的时候,他已经走了,只剩下这个恐怖的城堡了。”

    “哦,这样。几百年了吗,那还挺久的。”林天这样说道,但是他仔细一想,忽然发现了有什么不对,凉意一下子从背后升起。

    “不对,几百年?师父,你没说错吧?是不是几十年说成几百年了?”林天有些慌张地问道。

    “没有啊,就是几百年了,大概。”鬼木平淡地回答道。

    “不是,人类怎么可能活这么长啊,而且师父你看上去顶多也就三十多好吧,怎么可能啊?”林天慌张地说道,不禁往后退了几步。

    看到林天的慌张,鬼木忽然意识到了什么。然而露出了恐怖的微笑。。

    “我什么时候说过我是人了?”

    听到这恐怖的话语,林天之前的猜测全部崩塌,他瞬间明白自己如今到底有多危险,也终于明白为什么柳芯一直在自己的身后发抖,毕竟,这可是长着人类形态的恐怖的凶兽啊!但是如今,林天已经没有回头路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