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说巴士
    孟州在京阳向西不远,城中的繁华并不输京阳多少。

    许久没有感受到这种人间的烟火气,此刻来到孟州的街道上,陆昭凌感到心胸开阔了许多。

    “虽然已经在安平待了八年多,但还是头一次离开京阳呢。”陆昭凌感叹道。

    眼下这时节已经入冬了,但街上仍旧熙熙攘攘的,一派热闹的景象。

    陆昭凌在市集上逛了一阵,买了些糖炒栗子和烤红薯,抱在怀里,冒着腾腾的热气。

    尽管这一上午她吃了不少小吃,中午的时候仍旧胃口大好,便和沈凤九找了间人气很旺的馆子,又美美地饱餐一顿。

    吃饱喝足,陆昭凌不着急走,靠在椅子上消食,顺便与沈凤九闲聊起来:“以后如果要在外生活,是不是得想些赚钱的法子?如今我手里还有些宫中带出的细软,但这样下去总会坐吃山空呀。”

    沈凤九点点头。

    “说起来,你师门靠什么营生呢?”陆昭凌好奇地问道。

    “靠师父。”沈凤九回答。

    这回答还真是意料之外,情理之中……看沈凤九的样子就不像是个会赚钱的料。

    陆昭凌心中暗笑。

    “好在我从没打算在皇宫或者王城中锦衣玉食一辈子,我要做大侠嘛,总会早早考虑生计的。”陆昭凌胸有成竹道,“我可以帮人写些文书信件之类,赚些小钱,还可以找家店子到后厨做几天伙计,对了,我之前还在京阳城里跟一位阿公学会了编草鞋,听阿公说很能赚到钱呢!”

    陆昭凌说得眉飞色舞。

    沈凤九笑了笑。

    “诶,你刚是不是笑了?”注意到沈凤九表情的陆昭凌一脸诧异。

    沈凤九点点头,又恢复了淡然的表情:“我有钱。”

    “你有钱?你哪里来的钱?”

    “工钱。”

    “你给谁做工?”

    “师父。”

    “唔……那你师父待你不薄嘛。”陆昭凌道。

    “他压榨我。”沈凤九反驳。

    “噗。”陆昭凌笑出声,“你帮你师父做事,他还给你算工钱,待你够好了。不是说一日为师,终生为父么?该你孝敬你师父呢。”

    沈凤九不以为意:“他什么都不做。”

    陆昭凌见他还有些委屈似的,总觉得暗暗好笑。

    沈凤九完全不似她以为的那样冷酷无情嘛。

    “那你现在跟着我,不帮你师父做事了,不就没有工钱了?”陆昭凌又问。

    “跟着你是师命。”

    言下之意,这也是在帮师父做事。

    “好吧,不用为生计发愁倒也不错。”陆昭凌笑道,“但我总不能一直白白花你的钱吧?”

    “用烤鱼还。”沈凤九干脆道。

    “哈哈,原来你早就想好了,要买我的烤鱼吃。”陆昭凌被他这冷淡的外表下馋嘴的心思逗得开怀大笑,“好,这样交换也算公平,不过不止烤鱼,我会做的美食还有很多,都可以做给你吃呢。”

    “嗯。”沈凤九点点头。

    这人有时像个孩子一样简单好哄呢。

    陆昭凌看着沈凤九白净秀美的脸,此刻虽不明显,但她能看出这张脸上透露出满足的笑意。

    聊完了天,歇也歇够了,陆昭凌便慢腾腾地起身离开了。

    两人又在市集上闲逛一阵,许是中午吃的太饱,陆昭凌没再买些杂七杂八的零食。眼看着天色要开始发灰,两人便决定打道回府。

    好险赶在天黑前回到了山顶。

    “现在的天黑得好快了呢。”陆昭凌随口感叹一句。

    回到屋中,两人围坐在火堆前,静静地坐了一会儿。

    柴火烧得滋啦响,火焰烤得陆昭凌脸颊暖烘烘的,有些发红。

    “我想好了。”陆昭凌盯着跳动的火焰,忽然开口道,“我还是决定回琉国看看,向西去,路上寻找我的长兄。”

    沈凤九点点头。

    “你说你师父算知我长兄仍在西北,是你来京阳之前的事么?”陆昭凌问。

    “是。”

    “如今会不会方位变了?还有可能再算得更精确些么?”

    “向西途经锦州,你可见师父一面。”沈凤九答道。

    “好,我也还有许多话想问问你师父。”陆昭凌同意道,“那行程就这样定了,先向锦州去,随后向西,回琉国,还要找到我兄长。”

    沈凤九没有异议。

    “明日可以出发么?”陆昭凌问。

    “可。”沈凤九道。

    “那今晚就早些休息吧。对了,这院子只有一间主屋有床,这几日你都睡在哪里啊?”陆昭凌忽然有个疑惑。

    “在外冥想。”沈凤九道。

    “在外……冥想……?你不用睡觉的么?”陆昭凌讶然。

    “冥想即可。”沈凤九没觉得有何不妥。

    “哈……就算你要冥想,这样冷的天气,你就在院子里待一夜么?这样不行。”陆昭凌态度强硬,“今晚你就待在屋里冥想吧。”

    沈凤九没有同意,也没有反对,像在考虑什么。

    “你冥想的时候,要打坐么?我帮你铺张被褥在地上。”陆昭凌说着便去翻找。

    “不必。我坐桌旁。”沈凤九回绝道。

    “唔……那好吧。”见沈凤九已同意了待在屋内,陆昭凌便也没再纠缠。

    “那我先睡了。”她说完便和衣躺在床上,盖好被子。

    沈凤九无言,默默地坐在桌旁。

    陆昭凌用眼角的余光偷偷瞟了沈凤九一眼,看到他已转了个方向,背对着自己。

    陆昭凌暗自松一口气。

    和个大男人同屋而眠,总归还是有些不自在……

    陆昭凌心中忐忑地翻了个身,也背朝着沈凤九,闭上眼睛。

    谁知一闭上眼,她忽然想起在地牢中见到沈凤九的那一幕。

    那时她**着身子,像条狗一样被铁链拴在笼中……

    猛然想起这样的场面,陆昭凌觉得心中一阵刺痛,又感到万分羞耻。

    那样的她,沈凤九全都看在眼里了。

    陆昭凌像是刚刚才意识到这一点。

    此刻她感到脸颊发烫,呼吸也有些急促。

    想到沈凤九就在身后,她更感到耻辱与窘迫。

    就在她蜷在被子里不知所措的时候,她听到沈凤九站起身,走向了门外。

    沈凤九离开了这间屋子。

    屋中只剩她一人。她独自静了一会儿,终于缓缓地松了口气。

    对不起……。

    她感到有些歉疚,在心中对沈凤九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