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说巴士
    巨鹰死不瞑目,从空中坠落,无力的松开了紧抓着系统的爪子。

    冰剑往冲去,瞬间变大,接住了底下掉落的系统,随后带着人快速往远处飞去。

    身后没了领头的魔种开始暴乱起来,其中有几个带头的朝他们追来,后面的坚持也紧跟其上。

    但速度还是赶不上前面那飞见来的快,只是一瞬间就消失在了远处。

    系统死命抓着剑把手,以免自己去,耳边风声呼呼响,吹得它睁不开眼。

    冰淇淋带着系统来到了一个足够安全的地方,在快落到地面时,剑身一翻转。

    把系统丢在了地上,随即转身往回飞去。

    系统:?????

    “等等!你去哪儿啊!???”

    “别把我一统丢这里面啊啊啊!!!”

    见冰淇淋消失在视野之内,系统眨了眨眼。

    【“嘶!!”】

    【“疼死它了!!”】

    轻轻的往背上摸了摸,果然,手上一片血迹。

    对了,它系统空间里,好像有丹药之类的!

    掏啊掏的,爱与东西太多了,干脆一下子倒了出来。

    蹲在了一小山高的东西面前翻找,直到服下丹药,它才感觉好受一些。

    冰淇淋不断的发出嗡鸣,这时正在和小可爱打游戏打的欢快的酒音,像是感觉到什么。

    眉头一皱,从手机里抬起头来。

    她咋好像感觉到了冰淇淋的讯息?

    “哎呀!我快死了,酒酒快来救我!”

    “咦?”

    “你咋也死了啊?”

    “别说话。”

    酒音打断道。

    拉出系统板面来点了点,打开了和三八的链接。

    正趴在地上,休息的系统突然感觉到它家宿主的链接。

    面前就一下子出现了个影响,里面是酒音那凝重的脸。

    【“宿主呜呜呜!”】

    【“您总算是想起我了。”】

    系统两滴眼泪挂在脸上。

    酒音翻个白眼:

    “每次瞧见你都在哭。”

    “没出息。”

    系统委屈:

    【“我也不想啊!”】

    【“我这是给疼的!”】

    说罢背过身去,只见那被抓破的衣裳里光滑一片。

    酒音:………

    “哪儿来的啥子伤口?”

    系统闻言摸摸背上:

    【“咦!?”】

    【“长好了!”】

    转过身来:

    【“我真没骗您啊宿主!”】

    【“我刚才好惨的!”】

    【“后背都被魔种抓的血肉模糊的,虽然我没有看见,但是真的老吓人了!”】

    翻个白眼:

    “你没有看见,还老吓人了?”

    系统点点头:

    【“对呀!老吓人了!”】

    酒音撸了把脸,这傻系统是完全没有发现自己说话有毛病嘛。

    “瞧你们这样儿,这是又受到了魔种袭击?”

    系统又点了点头:

    【“有好多的,数都数不清!”】

    【“还全都是长翅膀的!”】

    酒音陷入了沉思,这事怕是就有点儿蹊跷了。

    若说他们头一次遇见魔种是巧合,可这一次呢?

    再怎么蹊跷也不会这么巧的,两次遇见某种群朝吧?

    那么背后必定是有人,操控着这一切。

    上一次是她在现场的时候,就感觉暗处有人,不过见那人似乎没有要出手的意思,也就没有去管。

    这回连想起来,或许这事儿和那人脱不了干系!

    可这平白无故的,是不会来攻击他们的,莫不是里面有那背后之人的仇人?!

    啧啧!

    让她好好想想,是刘备?那不可能,他唯有的仇人曹操已被抓,而且已经死的不能再死了。

    诸葛亮?他的背景中,也没得罪过什么人,司马懿不算。

    因为他根本就没有那个操控魔种的本事!

    张飞、关羽、黄忠就更不可能了!那么,也就是这系统身上了!

    但这系统也没得罪过啥子人啊?难道是他之前给系统的装备武器太好了,招人眼红了?

    那时间不对呀!她是到了蜀国才给系统的,那么原因肯定就出在自个儿身上了!!

    【“宿主您咋不说话了啊?”】

    这时系统开口道:

    【“我跟您讲呀!那些魔种真真是脑子进水了!”】

    【“明明在场有那么多人,却谁也不抓,就来抓我!瞧我这背上就是让一只大鸟给抓的!”】

    酒音皱眉:

    “你说那些魔种谁都不抓,就抓你?”

    【“嗯!对呀!”】

    【“难道那些个魔种是看上了我的英俊之色?”】

    玛德!!这二傻子刚才咋不早说!?

    害得她在那儿白瞎在猜测了那么多!

    闻言朝它翻个白眼:

    “就你那小个头身板儿?”

    “怕是毛都没长齐,还英俊姿色。”

    系统:“………”

    每回都怼它,亏它平时还一直挂链这死女人!

    真真是气死了!

    酒音搓搓下巴,长胆子了啊!

    都敢在心里悄悄儿骂她了,撇了一样系统。

    那摸这事情就说得通了!为啥子那些魔种要抓系统了。

    定是她之前掉到这个世界时有关了,思来想去也不晓得自个儿到底露出了啥子价值,惹这背后之人眼红了?

    实在是想不到,瞧见底下经过的树林时,一拍大腿。

    想起来了!她掉下来的地方,是位于逐鹿的一片荒漠,而自己身下也小片儿草。

    系统找到自己时也听提到过,它掉下的地方周围是一片草地和树木,但一人一统又是时同时掉进世界里来的。

    所以,应该不会离太远,而且,也属于逐鹿地带范围。

    那些个赶过来的人们,应该是为位处逐鹿地带里的国家。

    但在王者大陆故事中,逐鹿也就只出现过一个英雄扁鹊,后来他的师傅徐福,出诊后就再也没有回来,于是心怀善意的他踏上了四处行医救人道路。

    就算后来被,自己最信任的师父背叛,被杀手将其活埋在稷下附近,从此黑化,但他又不会操控魔种,顶多会下个毒而已。

    所以排出之外,那么位于逐鹿地带建立于朝歌遗迹之上的稷下就更不可能了。

    稷下三贤者,为了传承文明而建立学院,培养精英学子。

    而且自己来无影去无踪,想瞧见她根本不可能!

    在里面的也全都是学徒,不可能会有算计别人夺取力量的野心。

    在看不见人的情况下,还知道的清清楚楚,又踏马不是算命的!

    等等!!

    算计别人。

    ……算计……算命……?

    这二者联系起来……算卦?

    擅长于算计人,既能操控魔种……又能算命的……

    未卜先知!?

    正当快得出答案来时,就被一股突如其来的疼痛,打断了思绪,揉了揉胸口。

    谁知这疼痛反而不减而曾,疼的钻心。

    一旁小可爱瞧瞧手机上的地图,兴奋地拍了拍酒音的肩膀:

    “哇~酒酒你快看下边儿!”

    “我们好像到云中漠地上空~”

    见身旁没吱声,疑惑的转身看来,就见她家住人捂着个胸口。

    “酒酒……你……你头发!?”

    “啥?”

    正疼的酸爽的酒音,伸手撸了把头发。……满头白。

    酒音:“………”

    胸口越来越疼,心里暗道不妙。

    “哦豁完求了。”

    小可爱从一脸呆愣中回过神儿来:

    “啥子完了??”

    顿时撞进了一双血红眸子里。

    !!!!!!

    甜甜抱头:

    “啊啊啊啊啊!!!”

    事情咋变成这样儿了??还真真是完求了啊啊啊!!!

    瞧见她手上戒指一闪,变出肩扛炮来对着自己。

    小可爱:……。

    “啊啊啊啊啊!!!救命啊!”

    投影里面的系统也傻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