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说巴士
    你怎么不走?

    你只有三十秒,快!!!冰帝被怪物一拳轰中,咳出一大口血

    天一不再多语用冰死死的把脚冻在这怪物身上,双手飞快的勾画着寻道盘,隐约间出现了五只手的幻影,很快寻道盘只剩核心。

    没想到这个阵法我会这么用。天一喃喃自语,说话间右手使出冰脉爪,忍着剧痛缓缓刺入原核周围,随着原核被扯出,右手的冰脉爪也逐渐崩碎,天一有些感慨的看着自己的原核,晶莹剔透,在黑夜中柔和的散发着光芒,看了眼被怪物不断轰出血来的冰帝,不再迟疑,将原核放入求道盘中心,心想去死吧。

    刹那间时间像静止了一瞬,怪物的拳头也停了下来,瞬间天地恍惚多了一抹晶蓝,纯黑的黑夜被硬生生撕开一道裂缝。

    冰帝补刀后。冰帝跌跌撞撞来到天一身旁,天一半个身子都被冰封住,冰中的脸带着如释重负的微笑,和眉宇间的一丝不甘,冰帝快速检查着天一的身体,过低的温度使得失去原核的天一逐渐失去生命,冰帝咬咬牙,用斗篷将两人裹住,运转源气将冰住天一的冰重新化为源气吸入体内,但她很快发现冰住天一右臂的冰仿佛是更高层次的存在,像是亘古不化的神冰。虽然天一对冰的抗性很高,但是失去元气的他还是逐渐的失去生命力,冰帝用右手抓住天一的左手,眉头一皱,看到骨折后乱七八糟的经络,心中骂到这该死的畜生,换用左手和天一五指交握,解释,要源气循环是疗伤法,一般采用双手相抵,但两人各有一臂不可用,最后只得相吻。。

    良久,天一的原核空缺处,闪起了晶蓝色和淡蓝两色色光芒,冰帝有些恍惚,仿佛这样的事以前发生过。

    无尽漆黑之夜,狰狞尸体身旁,两个重伤之体,相互依偎着,在这个被众人畏惧的恐怖险地,静静地相互温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