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说巴士
小说巴士 >综合其他 >万象攻略 > 第46章逃亡中的萧祁
    萧祁和表弟抱作一团,痛哭流涕!

    萧祁完全绝望了,表弟说:“三位哥哥,我先回去了!估计得修养个一年半载才能恢复过来!哎呦,轻点,疼死我了!”

    下人搀扶表弟,手稍微重了一些,表弟就疼的龇牙咧嘴。

    萧祁一脸的绝望,这时管家派人来请:“吉时已到,请新人拜天地啦!”

    萧祁一下子瘫软在地!

    怎么拜的天地,萧祁脑子里是一片空白,整个人跟掉了魂似的。

    和亲朋好友喝酒,也是一副生无可恋的样子!后来,把心一横,索性把自己灌醉,还能逃避痛苦,好受些!

    朱杰和景贞见老七突然跟打了鸡血一样,疯狂灌酒,就都知道是借酒浇愁。

    想他们七哥英雄一世,竟然落得如此凄惨的下场!都十分心疼地说:“七哥,喝吧!多喝点!这样也许能好受点儿!”

    萧祁醉醺醺、一步三晃的来到新房,一脚把门踹开,一个踉跄,差点趴在地上。

    芸香的喜娘让丫鬟赶忙扶起来!萧祁还来了脾气,一甩手拒绝,自己站了起来!

    他还故意大声说话,拿起所有的银子赏给喜娘和丫鬟。

    喜娘和丫鬟谢恩退下,在门外守候,不让人打扰。

    萧祁踉踉跄跄,忽然胆气大增,心说:“我一个男子汉大丈夫,还怕你一个小女人不成!”

    说着拿起秤杆挑开芸香的红盖头!

    芸香虽然容貌美雅,漂亮佳人。却满脸怒容,身上散发的气势锐不可当!萧祁直接吓得双膝跪倒,瑟瑟发抖!

    芸香冷笑一声,站了起来,悠闲地走到桌子旁边坐下。

    萧祁吓得汗流浃背,大气不敢出一声!一下子酒醒了!脑子异常的清醒!

    芸香端起茶碗,喝了一口茶,冷笑说:“你刚才不是很神气么!嗯!”

    吓得萧祁赶紧挪动膝盖跪在她面前:“不敢!不敢!”狂吞口水!

    “砰!”芸香使劲一拍桌子,吓得萧祁浑身一激灵,出了一身的冷汗!

    “不敢!你有什么不敢的!这天下还有你不敢的事情么!”

    萧祁吓得大气都不敢出一声。

    “我表弟的样子你看见了吧?”“看见了!看见了!”萧祁急忙说!

    然而此时,这紧张压抑的气氛,让萧祁再也透不过气来了,他快疯了!

    偏偏这时候,芸香拿起秤杆要吓唬他,萧祁再也受不了了,扯下新郎服和新郎帽,夺门而出………………

    这一日,祝雪、穆雯、傲苒三姐妹去重学那里送东西回来。

    一路上有说有笑,正在谈笑间,远远地望见萧祁没命地跑过来。一边跑,一边往后看。

    三姐妹都很惊讶,说道:“发生了什么事情,让七师弟吓成这样!”

    萧祁一看前面是三位师姐,如同绝处逢生,抓住救命稻草一样,上前跪倒在她们面前。

    “老七,发生什么事了?你怎么吓成这样了?”傲苒问。

    “三位师姐救命,要死人了!千万救我一命!”萧祁声泪俱下。

    三姐妹脸色大变,穆雯问:“朱杰和景贞呢?他们出事了?!”说着三姐妹齐唰唰拔出长剑,严阵以待,准备迎敌!

    过了一会儿,一阵马蹄声响和打马扬鞭声传来。在这片大森林中唯一的一条大道上,一个美人穿金戴银,珠翠环绕,一身大红喜袍,骑着马由远及近而来。

    萧祁一见美人来了,吓得躲在三位师姐身后抖成一团。

    那美女一眼瞅见萧祁,登时怒火上升,翻身下马,用马鞭子指着他说:“萧祁,赶紧给我滚出来!躲在女人身后算什么男人!”

    祝雪、穆雯、傲苒你看看我,我看看你,一时不知怎么回事。

    祝雪喝问女子:“你是何人,怎敢如此猖狂!”

    萧祁躲在三位师姐身后,说道:“三位师姐,就是她!千万别让她抓住我!不然我会死的很惨!”

    那女子倒是十分冰雪聪明,见他们衣着服饰相同,萧祁又喊她们师姐。

    于是她立刻换了一副笑脸:“三位师姐在上,弟媳芸香娇拜见!”说完给祝雪三人深深地道了个万福。

    祝雪等人又糊涂了,傲苒转身问萧祁:“怎么回事?”

    萧祁立刻躲在她身后,哀求说:“师姐,快带我走吧!不然会出人命的!”

    祝雪问芸香:“弟媳妇儿,你丈夫是谁?为何喊我们师姐?”

    芸香用马鞭子指着萧祁说:“就是这个负心汉!”

    “你是他媳妇儿!”祝雪三人瞪大眼睛:“那为什么他看见你吓得要死!”

    芸香假装抹眼泪儿说:“师姐们容禀:前些天,这个负心汉下山遇到奴家。见我生的有几分姿色,就故意百般挑逗勾引…………”

    “没有!绝对没有!三位师姐,她胡说!她胡说…………”萧祁急忙辩解说。

    芸香大怒,一瞪眼,吓得萧祁立刻止住,不敢往下说下去了。

    祝雪说:“别的先放放,我就先问问,我们另外的两个师弟现在何处?”

    “回禀师姐,两位师弟在我家好生款待着呢。我父亲是这里的知府,为官清正,人人赞扬!”芸香说。

    穆雯又问萧祁:“她说的是不是真的?朱杰和景贞没事的吧!”

    “他俩没事儿,我有事!”萧祁说。

    “也就是说他俩真的就在你老丈人家里吃香的喝辣的了?”三姐妹一齐问。

    “是啊!我也没说他俩有危险啊!”萧祁说。

    “那你害怕什么?害我们白担惊受怕了一回。”三姐妹都收回宝剑。

    祝雪喝问他:“我问你,芸香是不是你媳妇儿?”

    “…………啊,是!不过…………”

    “那不就结了么?你干嘛呢?吓成这个德行!这么漂亮又惠质兰心的媳妇儿打着灯笼都没处找去,你还逃婚,简直是罪无可恕!”

    三姐妹都数落他。

    萧祁刚想说话,芸香立刻抢过话头:“你看你看,三位师姐都这么说了,你还有什么好说的?”

    然后又笑着对祝雪三人说:“三位师姐,既然遇见了。小妹的事情就全仰仗三位师姐做主了。”

    “好说好说!”祝雪三人很高兴。

    “不如三位师姐同我一起回家,我也好款待款待,以表小妹和相公的一片心意!”倩娇说。

    萧祁一听说这话,吓坏了,偏偏祝雪三人说:“好啊好啊!”萧祁心里那个苦啊!

    本指着三位师姐救命,谁知她们竟然反水,这可如何是好?转身就跑。

    倩娇一见他跑了,立刻急了。祝雪三人闪电般地拦住去路。萧祁见前有强敌,后有追兵。急了:“我要悔婚!我要退婚!”。

    芸香说:“凭什么!我一个清清白白的好人家的女儿嫁给你,你说悔婚就悔婚,让我还有什么脸面活在这个世上!”

    芸香说着拔过傲苒的长剑就要自刎。