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说巴士
小说巴士 >综合其他 >神圣残骸 > 第四十章幽谷城之乱中

第四十章幽谷城之乱中

    被蛇风压制的苏镇远眉头一拧,顶着蛇风站了起来,再次举枪指向天罗符。

    似乎是感应到了苏镇远的目的,蛇风越发狂躁起来,苏镇远的盔甲上已经布满刮痕,仿佛下一刻就会崩碎。

    不远处的姜峰被狂风吹得已经无法战立,单膝跪地,弯弓射出一支光箭,却在半路中便被吹飞。

    苏镇远看了一眼姜峰,手腕一扬,长枪刺向天罗符,撞在了光圈之上,顿时光芒大盛,红蛇愤怒地嘶吼着,向下冲来,虚影直接将苏镇远覆盖。

    “哈哈哈哈!”司长大笑起来,“苏镇远,你这是自讨苦吃,被天罗符反噬的滋味如何啊?”

    红蛇在绕着天罗符爬行一圈后,化作缕缕红光注入光柱之中。红蛇消失后,原本呼啸的蛇风也随之消失。

    而苏镇远满身是血,盔甲早已碎成无数块,只能拄着弯曲的长枪艰难地想要站起来。

    司长大喊道:“南三道的术师们,苏镇远此时已经是强弩之末,报仇雪恨的时候到了!”

    失去蛇风镇压的术师群情激愤,朝苏镇远冲去。

    “保护苏将军!”剩余的铁甲军也迅速集结,将苏镇远围在中间,抵挡术师的攻击。

    “哈哈,苏镇远,去死吧!”张轮狞笑着冲上去。然而下一秒就被铁甲军的长枪逼了回来。

    杜丛觉得没必要再看下去了。即便苏镇远不惜以被反噬的代价攻击天罗符本身,也破不了幽谷城上空的光罩。

    他溜出司长府。原本守在外面的铁甲军骑兵和活植物已经离开,这倒给了他一定的方便。

    然而没走几步,他就发现了不对。活植物冲出司长府后,便在幽谷城的大街小巷里乱窜,铁甲军骑兵更是纵马奔驰,见人就杀,路上已经倒下了许多平民。

    “这些人疯了!”

    杜丛趁机抓来一名铁甲军,质问道:“你们到底在干什么?”

    “苏将军有命,幽谷城谋反之心不死,一旦他破不了天罗符,就让我们杀光城里的反民。”铁甲军回答道。

    “混蛋!”

    杜丛一脚把铁甲军踢开,心急如焚地朝仓库跑去。

    到了仓库,那里果然已经围着一队骑兵,为首的朝里面喊道:“里面的术师听着,赶快投降!”

    “休想!”君千树站在残破的大门外,手持沾血的长剑,横眉冷对。

    “找死!”

    一名骑兵勃然大怒,朝仓库大门冲去。

    君千树一剑斩出,削去了骑兵的枪头。骑兵丝毫没有停下来的意思,直接连人带马撞上了君千树的胸膛。

    “不好!”

    杜丛连忙射出一支光箭,贯穿了那名骑兵的左肩,骑兵惨叫一声,从马上摔了下来。

    李梦知趁机接过君千树的位置,将马推出了仓库门口。

    然而这支光箭一射出,马上将其他铁甲军的注意力吸引到了自己这边。

    “这里还有一个漏网术师,杀!”

    为首的铁甲军一声令下,瞬间就有好几匹战马冲到了杜丛面前。杜丛赶紧施展踏雪步法,躲开了这些骑兵的攻击。数十名骑兵从岔路跑出来,切断了他和仓库的联系。

    “可恶啊!”

    杜丛心中焦急,但也无可奈何,只能躲避着越来越多的骑兵的追击。

    司樯那边有十个术师,据守仓库,如果君千树受的伤不重的话,应该问题不大。

    幽谷城已经乱作一团,在铁甲军的威势之下,没有人敢擅自出门,全都躲在家里瑟瑟发抖。然而铁甲军并不满足,他们骑着浑身包裹铁甲座下甲马,铁蹄踏开木制的大门,铁枪戳穿脆弱的木墙,冲进去尽情杀戮之后,再骑着铁蹄已经染红的甲马出来,奔向下一户人家。

    就这样,,除去在司长府的铁甲军,一共有七千铁甲军骑兵在幽谷城内耀武扬威、杀人放火,将南洋道的主城变作了人间地狱。

    杜丛看得怒火中烧。这简直是草菅人命!帝国拿钱养着这些军队,难道是为了用铁蹄踏碎帝国人民的头颅的?

    他回身放出两道烟花,阻挡追兵的脚步,随后冲进一户人家,直接用光箭刺穿了正在杀人的铁甲军的后心!

    一个不到十岁的小孩躲在桌子底下,看着杜丛不停地发抖。

    杜丛叹了口气。他很想救这个小孩,但是也无能为力,他可以重伤甚至杀死一个铁甲军士兵,但是无法应付源源不断的军队。

    门外已经传来了之前追兵的喊杀声,再在这里留着只会连累这个小孩。刚刚被杜丛一招重伤的铁甲军正趴在地上,他掉下马背时被马蹄踩了一脚,短时间内是站不起来了。杜丛也不再管他们,越窗而走,将三十多名追兵引开。

    “这些人真是有毅力。”

    从上午跑到下午,杜丛经跑过不知道多少条街道,后面还是有十几名骑兵紧追不舍。他现在已经有点气喘吁吁,踏雪步法恐怕支撑不了多长时间了。这些甲马披着那么重的铁甲,也能连续奔跑这么长时间?

    前面的街道突然迎面冲过来一队骑兵,挡住在杜丛前方。杜丛一怔,赶紧转向想要逃进小巷中。

    趁着他转向的时候,一名铁甲军骑兵冲了过来,长枪刺入了杜丛的左臂。

    “啊!”

    剧烈的疼痛扰乱了杜丛的步法,他就像断了线的风筝一样,身体以一个诡异的姿势甩了出去,撞进了堆在巷角的一堆灯笼里面。

    骑兵冲进小巷,将灯笼冲散、踏扁,刺穿了一个木箱子,然而杜丛却不见了踪迹。

    “怪事。”骑兵摇摇头,离开小巷,重新加入到对平民的杀戮之中。

    骑兵全部离开后,杜丛才从窗户里面爬了出来。刚才趁着灯笼被落叶钟吹得纷纷扬扬的时候,他从灯笼堆旁的窗户钻进了这家灯笼店,躲在窗下瞒过了铁甲军。

    “这家伙,戳得挺狠。”杜丛靠在墙边,从衣服上扯下一块布料,简单地包扎了伤口。

    他简单扫了一眼周围,店里的东西破的破、倒的倒,连大门也已经被铁甲军撞倒,只剩一扇挂在门框上,店的主人不知去向。自己躲的地方正好被倒下的木柜挡住,外面看不到,应该暂时是安全的。

    外面的喊杀声直到半夜才逐渐停止。杜丛偷偷溜出灯笼店,街上一片破败景象,连个鬼影都看不见,只有光罩的幽光洒在凄冷的地面上,哪里像是一道的主城。

    杜丛凭借着记忆回到仓库。没想到这里的铁甲军不但没有离开,反而在这里安营扎寨。

    仓库旁边是一间还算完整的房子,里面灯火通明,铁甲军的影子清晰可见。仓库外还有一小队铁甲军持火把来回巡视,一副要把司樯他们困死在里面的架势。

    而被围困的仓库,大门处用麻袋堆起了简单的防御,一个术师正蹲守在门后,警惕地盯着外面的一举一动。

    杜丛有点头疼,没想到铁甲军戒备森严。

    “算了,不入虎穴,焉得虎子。拼了。”杜丛心一狠,抓住时机,施展踏雪步法,打算在那些铁甲军发现之前放倒一个巡哨的士兵,然后冲进仓库。

    然而就在他打算掠过铁甲军的营寨前时,却仿佛撞上了什么东西,直接被弹了回来。

    铁甲军在街口拉了几根绳子。

    杜丛刚被绳子挡住,房间里的铁甲军就蜂拥而出,披挂上阵,长枪如林般朝杜丛攒过来。

    “不好!”

    杜丛大吃一惊,赶紧从绳子下方划过去,用烟花术放倒一个巡哨的士兵,在守夜术师的接应下翻过麻袋,回到了仓库中。

    铁甲军大队紧随其后,涌到门前,打算强行破门而入。

    李梦知被惊醒,赶到门前,手持铁环朝面前的空气一敲,顿时浓烟滚滚,挡住了铁甲军的视线。君千树趁机杀了好几个士兵,才将他们逼退。

    破门无果的铁甲军叫骂了一阵,只得再次退去。

    李梦知有些后怕地抹了抹头上的冷汗,对杜丛说道:“你可算回来了,司樯在等你呢。”

    杜丛来到仓库中央,司樯正蹲坐在一个木箱旁边,看着他出神。

    “看什么呢?”杜丛坐到司樯旁边,笑着问道。

    “看一个办事不力的傻瓜喽,”司樯朝杜丛吐舌头,“你去司长府,看到些什么了吗?”

    杜丛点点头:“看到了,这光罩是一个叫做天罗符的符咒发出的。不过和别的符咒不一样,天罗符一直漂在半空,利用光柱向光罩注入能量。苏镇远想要直接攻击天罗符,被那条红蛇打成重伤。”

    “一直没有消失?那就是顶级符咒了。听你的说法的话,这个天罗符是司长放出来的喽?”

    杜丛说道:“应该是这样,他可能怕剩下的铁甲军也攻入幽谷城,所以使用了天罗符,只是没想到仅仅是苏镇远带进来的一万铁甲军就如此厉害。”

    “苏镇远现在情况怎么样?”司樯想了一会儿,又问道。

    “重伤,不知道还有没有继续战斗的能力。如果他不能继续战斗的话,我猜明天司长就要派术师清理城区里的铁甲军了。”

    司樯没有回答。过了好一段时间,她突然问道:“你觉得天罗符形成的光罩多远以外能看到呢?”

    杜丛摸不着头脑:“什么意思?你是问地貉能不能看到?”

    “不是啦,我的意思是南三道的其他城镇会不会来支援幽谷城。”司樯说道。

    “这可就是全面战争了。”杜丛皱眉道。

    “我总觉得,天罗符这样的顶级符咒,应该很难得到,不到最关键的时刻应该不会用出来。”

    司樯抬头看天。他的头顶只有仓库的屋顶,不过她知道屋顶之上还有一个笼罩着整个幽谷城的光罩。

    “不管有没有人来支援,我们至少也得等到明天才能知道了。”杜丛说道。

    然而司樯却摇摇头:“不用,我想今天晚上就突围出去,到幽谷城边缘落脚,那里原理铁甲军,而且一旦有什么变化的话,我们能马上作出反应。”

    “这确实是个办法,但是他们不一定同意啊,”杜丛指了指外围的那些关中城来的术师。

    “去劝劝吧。”

    杜丛和司樯起身,挨个劝说那些术师,费了好一番力起才说服他们。

    众人聚集在仓库大门旁边。杜丛开始分配任务。

    “听我说,我们虽然人少,但是都是术师,比起那些士兵要有优势,唯一要担心的就是他们人多外加马的长途奔袭能力强。正面是铁甲军的营帐,我们一会儿从侧面突围。到时候君千树把这些麻袋砍翻,李梦知就释放浓烟,我们每个人都拿着湿布以免被呛到。出门后从左边的岔路离开,一直往前跑,我和李梦知断后。都明白了吗?”

    “明白了。”众人说道。

    “好,动手!”

    君千树点点头,挥剑朝前砍去,麻袋被他的剑气掀翻到半空。李梦知趁机放出浓烟来,掩护他们的行踪。

    术师们抓住时机,一个接一个跑出去,君千树一马当先,砍倒迎面而来的巡哨骑兵,带着术师向左逃去。

    杜丛背着司樯,和李梦知断后。李梦知负责释放浓烟干扰,他趁机发射光箭,也不管能不能打中,总之只要能阻碍追兵的速度就好。

    大队的铁甲军已经骑上马追了过来,他们一路上高声呐喊,甚至惊醒了其他的铁甲军。小半个幽谷城都被吵醒。

    好在李梦知的浓烟对于这些不懂术法的士兵来说效果拔群,他们才算地摆脱了追兵,尽管一路上已经有好几个术师受伤了,不过他们最终还是来到了幽谷城边缘。

    城外的铁甲军已经扎起了营寨,完全就是战争时的配置。

    司樯从杜丛背上跳下来,走到光罩前,敲了敲。

    “小心攻击。”杜丛提醒道。

    “应该没事。”

    司樯仔细地观察起来,光罩就像是一层流动的彩色水膜,或者说太阳下发光的泡泡。虽然此时没有太阳。

    看起来这层光罩好像一戳就破,但是司樯敲它的时候,却发出类似敲玻璃的声音。她又让杜丛试着攻击光罩,结果光罩纹丝不动。

    “我可能得研究一下。”她说道。

    就在这时,光罩外的营寨突然喧闹起来,无数根火把竖起,铁甲军纷纷从营寨内跑出,翻身上马。。

    “这是准备对付我们?”有术师问道。

    “不是,”杜丛摇摇头,剑眉拧成一团,“是南三道的援军到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