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说巴士
小说巴士 >综合其他 >无上界仙 > 第六十九章无解的过往一

第六十九章无解的过往一

    “道友,请放手一战吧”,伫立于无尽虚空之中,神秘黑暗巨头的衣襟,无风自起,只见随着话罢,他的右手伸与胸前,捏起了法诀,随着一个古老而神秘的诀印形成,一种可怕的力量也随之爆发。

    一点光球,从其手指尖慢慢形成,并不断的壮大,洁白而圣洁,犹如九天佛光,可普度众生,可渡世间一切劫厄。

    神秘黑暗巨头,在这一刻,仿佛他就是世间无上佛法的源头,万佛之祖一样,一切佛法由他创造,见他犹如得见真我一样。

    这时候的黑暗巨头,让人忍不住顶礼膜拜,想要皈依三宝。

    神秘黑暗巨头突然这般气势,让得禁忌守护者脸色一凝,这样的神秘黑暗巨头,让得他不得不感到惊讶,也是在这一刻,他才算是真正的摸懂了此人的脚跟。

    到了他们这种地步,每一位存在,都是道心坚固之辈,我即真我,身随己动,己随心动。口不由心,身不由己的事情,那会影响他们道心,会让他们的道心出现裂缝,会影响他们求道,继续向前之决心。

    这世界上,真正的坏人并不是一开始便为坏的,而是在成长的过程中,因为某些事,某些人,而一步步堕落变坏的,如果有人一开始便为坏,那则会被早早打死,毕竟这个世界上,好人和自以为是好人者的数量还是占据绝大多数的。

    很多存在,为恶总会有着种种或大或小的原因,而作为一步步成长起来的巨头,突然有一天违背自己曾经坚持的东西,违背自己的道心,开始坠入黑暗,这本身就是一件十分困难的事情。

    丢掉过去,这是一件多么可怕的事情。

    神秘黑暗巨头,他的曾经没有人知道,或者说知道的人已经死去了,作为他盟友的天魔老人,武祖也同样不清楚,他们只知道,这是跟他们一样,吞噬天地,坠入黑暗的存在,是他们的道友。

    所以当身边的盟友突然展现出如此气势的时候,不仅禁忌守护者,就连天魔老人也同样是有些惊讶。

    他们每一个人,都是有着自己的秘密,而这些秘密,在他们的身上,那就如同躲藏在黑暗深渊里面的一个小不点,除非自己想要暴露,否则如果别人想要探寻到,那无疑是难如登天。

    天魔老人,他自认为自己依旧有着手段,隐藏的足够深,但是当盟友展现出这样的气势的时候,他不得不改变自己的看法。

    法诀在胸前成型,指尖的光芒逐渐变大,更加的圣洁无暇。

    禁忌守护者没有抢先出手,因为他知道,这只是对方想要让他看到的东西,或许在这一刻,他才是真正的他,因为某些原因,他的道心有了些许变化。

    那一团圣洁霞光,如初世之时世间的第一抹晨曦,他为世人带去了光明,驱散黑暗,让人感受到温暖和祥和。

    他本圣洁,他本高贵,但是他的光芒,却照耀着大地的每一个角落,照耀着所有的生灵,无论是干净的世外之地,还是肮脏的浊世之处,无论是十恶不赦的坏人,还是十世修行的好人,在他这里,众生平等。

    恍惚间,好像有一个少年出现。

    一个婴儿临世了,这一天,普天同庆,他的出生,甚至天降祥瑞。

    “传诏,举天同庆,各地藩属疆国,宗族世家,上供朝贺,为太子庆生”,天齐大帝诏令。

    这是一个藩属疆国,宗族世家林立的世界,在这样的一个世界里,圣天神国,凌驾一切之上,捶治世间,掌握众生命运,神圣不可侵犯。

    千百万年以来,圣天神国一直捶治世间,掌握一切,不断的积累,不断的强大,他的强大,甚至已经强大到不存在什么力量能摧毁他的地步。

    残暴,堕落,剥削,压迫,权利斗争,资源争夺,在这样一个庞然大物之内,不断的积累,不断变化,日益严重,到了这一世,天齐大帝时代,种种矛盾,不公平现象,更是空前绝后。

    从前也并不是没有反抗者,但是经过日积月累,这样的一个庞然大物,他的底蕴,那是已经到了一个十分恐怖的地步,没有什么力量可以摧毁,也没有什么人可以撼动,而那些反抗者的下场,就是被圣天神国的强者定杀在审判之峰上,其哀嚎声能响彻一个时代。

    铁血无双,残酷无情,无数的反抗者,没有一个能成功,全部失败,而失败的下场,就是家破人亡,万劫不复。

    所以到后来,已经没有人去反抗了,即便种种不公平,剥削,压迫更加的严重,也没有人敢去反抗了。

    太子出生,取名释迦,万族遵诏来贺,普天同庆。

    古牛国,进献雪灵王族神丹一枚,此丹有清神醒脾,防止修炼走火入魔之神效,以此恭祝太子殿下圣诞吉祥,祝天齐大帝龙体康健,帝火兴旺。

    南云世家,进献血灵玉一对,此玉蕴含无上血精,吸收可增进气血,延年益寿,以此恭祝太子殿下圣诞大吉,恭祝天齐大帝帝业永固。

    西蛮疆国,进献吞云犀独角一枚,此物坚硬如铁精,无物不破,以此恭祝太子殿下圣诞,恭祝天齐大帝帝体康……。

    咣,不待西蛮疆国来使话毕,西蛮疆国的使臣,被连人带礼盒一起扔出了午门,“就这种破烂,也敢拿来恭祝太子殿下诞辰?”

    被扔出午门的西蛮疆国使臣,顿时吸引来了午门在无数来使的目光,所有人立马大气都不敢出一口,只敢静静的看着西蛮疆国大使。

    那掉落在地上的吞云犀独角,滚出了许远,闪烁着独特的光泽,任何人一看,便知道此物绝对来自一只成年王者吞云犀,绝对不凡,但是即便如此,也依旧被看不上,被负责监管上供礼品的圣天神国官员,当作垃圾一样扔了出来。

    “大人,大人,您行行好,这已经是我们能拿的出最好的东西了,请您一定要收下啊。”西蛮疆国大使跪在午门外,不断的扣头,哀求着。

    一位身穿朝服的太监模样官员,居高临下,看着台下不断磕头的西蛮大使,无动于衷。

    终于,此人被搞得不耐烦了,大手一挥,西蛮疆国大使飞出数丈之远,“本官念你西蛮初犯,赶紧再换朝贺之物,我可替你美言几句,既往不咎,”如若?监使官看了一眼西蛮疆国大使,顺带眼光扫视全场,顿时数万来贺的人噤若寒蝉,不敢直视。

    这些人,在他们自己的国家或者宗门内,每一个都是一人之下,万人之上的存在,地位尊崇,强大无比,甚至有的比监使官更加强大,但是这时候,却没有一个人敢得罪监使官,或许他们可以图一时之快,格杀监使官,但一旦那样做了,就需要用他们整个国家去陪葬,这是他们无法承受的代价,

    “大人,求求你了,您行行好,这真的已经是我们最贵重的东西了”,西蛮疆国大使本是一位不弱于监使官的高手,但是这时候,他那里还有一代高手的气势,就像一个弱小的人祈求活命一样,立马跪着爬到台下,不断的哀求,希望可以通过。。

    他们西蛮疆国,地处偏僻,蛮兽横行,国力羸弱,这次为了给圣天神国太子恭贺诞辰,他们举全国之力,这才好不容易格杀一只吞云犀,获得其独角,甚至他们国王还被吞云犀临死击伤,卧榻无法出行。

    但即便这样,在圣天神国,哪怕是一个小小的监使官眼里,也依旧如垃圾一般,可想而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