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说巴士
小说巴士 >历史军事 >法兰西之狐 > 第四百二十二章,找谁背锅

第四百二十二章,找谁背锅

    虽然被老大摆了一道,出了点洋相,但是总的来说,拿破仑的声望反倒是又加了一点。再过去,大家觉得拿破仑充其量也就是个科学爱好者。但是经过这么一闹之后,舆论普遍认为,拿破仑是一位不折不扣,实实在在的科学家了虽然他有时候也会犯错。至于普通老百姓怎么看?很多时候,普通老百姓是没有自己的看法的,舆论是什么看法,他们就是什么看法。

    当然也因此,拿破仑的支持率也进一步上升了。这也自然,你看,拿破仑陛下懂军事,懂法律,懂政治,懂经济,懂科学,他什么都懂,真是一位什么都懂的陛下,简直就是一位哲人王了。

    此后就是一段平静的好时光了。在这之后的一段时间里,约瑟夫一度还想要继续找拿破仑的麻烦,给拿破仑更多的论文审核任务。不过这一次拿破仑采纳了吕西安的建议,采用了弱逼式的丢人现眼的手段来加以回击。他去向母亲表示,他本来就忙,约瑟夫又将那么多的事情丢给他,以至于他和萝拉小姐出去约会的时间都没有了。

    莱蒂齐娅一直以来对几个儿子之间的事情都不太管。因为她觉得这些事情太复杂了,她弄不明白。但是这一次,莱蒂齐娅决定要管一管老大了。毕竟这可是关系到抱孙子的事情。

    于是约瑟夫就被成功地击退了。拿破仑的日子顿时就好了起来,除了莱蒂齐娅时不时的要催促他结婚之外。但是拿破仑却总想要尽可能的拖延一下,因为他发现,只要以约会为借口,就可以将很多事情推给约瑟夫和吕西安干。

    当然,作为反抗,约瑟夫和吕西安自然也就加入到逼婚党中,催着拿破仑赶紧结婚。

    美好的时光总是短暂的,最后拿破仑只得向三座大山屈服,然后罗马帝国便多了一位皇后。

    就像拿破仑预计的那样,一旦他结婚了,那老妈立刻就重新回到了隐退状态,然后,很多事情就又甩不出去了。

    于是蜜月刚结束,拿破仑便又忙碌起来了。

    比如说今天,在家族会议上,约瑟夫就又把一份报表丢给了拿破仑。

    这份报表是有关法国的经济形势的。这些年来,法国股市一直是牛市,准确的说,是自从拿破仑当上第一执政之后,法国的股市就芝麻开花节节高。这当中虽然也有过一点小波折但是总的来说,股市的形势总是很好。所以,法兰西的各种股票的价格节节攀升,如今股价已经到了一个相当高的位置了。

    当时在另一面,经济的基本面上,形势却并没有过去那么好了。以铁路为例,铁路的出现的确大大的提升了生产力,但是也正因为铁路赚钱,所以在法国乃至欧洲大陆上,铁路投资疯狂增加,市场对铁路也非常的追捧。

    这种追捧带来的结果之一就是铁路越建越多。一开始还只是有需要的地方就建铁路,后来变成了有需要的地方重复建铁路,再后来,变成了只要有可能修铁路的地方,都嚷嚷着修铁路。比如说,从巴黎到“新罗马”,仅仅数十公里的距离,就有了三条铁路。而从巴黎到马赛,竟然也有了两条铁路,甚至于第三条也在筹建当中。

    然而法国也好,欧洲其他国家也好,根本就不需要这么多的铁路,根本就没有这么多的东西需要铁路来运输。于是铁路运力开始出现严重的过剩。

    因为铁路运力过剩。所以大多数的铁路上并没有多少车在跑。平均下来,整个欧洲大陆上的铁路,其运力最多发挥出了百分之二十多一点,而在法国,这个比例更低,甚至只有百分之十不到。

    大部分的铁路公司的计划都是依照能发挥百分之五十以上的运力来制定的,所以在如今的情况下,这些企业根本就没有任何盈利的空间。它们如今还活着,基本上主要就是依靠着银行的贷款,以及在股市上讲故事。

    “约瑟夫,你给我看这些干什么?”拿破仑问道。

    在他的办公桌对面的沙发上,约瑟夫翘起了二郎腿道:“拿破仑,最近你的声望涨了一点,正好可以派上用场了不是?嗯,麦子已经成熟了,到了该收割的时候了。”

    拿破仑知道约瑟夫的意思,事实上铁路之所以会这样过热,这里面就有约瑟夫的功劳。靠着过热的铁路建设,洛林钢铁卖出了大量的钢铁产品,赚了不知道多少钱。而军工复合体的银行体系,也靠着这场铁路狂热赚了不知道多少钱。

    铁路的狂热也带来了大量的外国资本的投资,这些投资当然都是为了赚快钱,所以他们更重视的自然是股市上的股价,而不是事实上的经营情况。于是罗马银行(包括博旺银行在内的,一帮子属于军工联合体的银行的联合体)便接着这个机会,将很多垃圾铁路的债权慢慢地转移给了那些外国银行。在这个过程中,那些外国银行看起来也赚了不少钱。

    “你的意思是要戳破这个泡沫,好收割一把?”拿破仑说,“这可是很招人恨的。你打算怎么做?”

    “先让法兰西铁路公司降低运价。”约瑟夫说。

    法兰西铁路公司自然是军工联合体的亲儿子。它拥有法国最好的,最赚钱的铁路。当然最近的一段时间里,尤其是铁路建设的热潮发展到过火的阶段之后,就是法兰西铁路公司都是在亏本的。但是这不是问题,因为在法兰西铁路亏本的同时,它的母公司洛林钢铁和罗马银行不知道赚了多少钱了。所以总的来说,赚的还是更多的,所以法兰西铁路公司的经营自然是一点问题都没有的。

    但是其他铁路公司就不一样了,尤其是那些依靠外国资金来博傻弄钱的铁路公司,如果不作假,他们的报表几乎都不能看了。

    近一年来,这类公司为了竞争,也不是没想过要降价。但是他们很快就受到了警告,因为有哪家铁路公司一旦降价,那就等于是在承认他们盈利困难,然后立刻就会引起股市上的变化,然后这些企业现在就靠着银行贷款和股市讲故事活着呢。

    但是法兰西铁路公司可不担心这个,如果他们一降价,整个的铁路热的泡沫就会破碎。然后就可以收割那些资不抵债的铁路了。

    拿破仑摇了摇头道:“我反对这样做。这样也太简单粗暴了。而且会让人觉得我们是罪魁祸首,虽然我们的确是罪魁祸首,但是我们不能让人家知道我们是罪魁祸首呀。我们必须换一种方式,必须找一个替罪羊才行。”

    “你想要找一个什么替罪羊?这个替罪羊必须有一定的分量,至少是在这个市场上有一定的分量。这样他的举动才足以戳破泡沫。而且一个太小的东西,是没法掩盖一个更大的东西的,就像大象不可能躲在老鼠的后面。”约瑟夫说。

    “不,我亲爱的哥哥,大象是不能躲在老鼠后面,但是大象可以躲在眼皮后面。只要眼皮合上了,世界上的一切都被遮挡住了。媒体就是世界的眼皮,这眼皮在我们的控制之下。”吕西安说,“我们完全可以将事情推到英国人,或者是其他的什么人身上。”

    “推到英国人身上会导致很多至少目前还不必要的麻烦。”拿破仑说。

    “那要不推给美国人?”吕西安又道。

    “也没必要,如今没必要和美国人翻脸。”拿破仑再次否决了吕西安的建议。

    “那就推给犹太人吧。”约瑟夫说道,“第一,犹太人没有国家。推给他们,外交上没有麻烦。第二有些犹太人很有钱,他们的力量也足以刺破这个泡沫,并且在这个过程中受益。所以,找个犹太银行家,让他来干这事情不就行了吗?”

    “你是说罗斯柴尔德?他们会愿意吗?”吕西安道。

    “有个什么愿意不愿意的?我们已经决定就由犹太人来背黑锅了,他还能不同意?”拿破仑说道,“再说了,自古以来,将黑锅扣到谁的脑袋上,还需要他同意吗?你呀,真是太年轻,太幼稚……”

    吕西安不做声了,但是约瑟夫却开口了:“拿破仑,不要这样简单粗暴,要会利诱,不要老是只会威逼。戳破这个泡沫,罗斯柴尔德也能得到一定的利益,也能赚一点钱,至于黑锅,那是所有的犹太人来背,又不是他一家人来背,甚至于,我们还可以保护他们,顺便再展示一下,我们对于《民法典》的坚持嘛。所以,你看看,这不是明明可以好好谈的事情吗?嗯,罗斯柴尔德手中也有一两条铁路,他可以先让这些铁路降价,然后我们的法兰西铁路立刻跟进,然后这事情不就成了么?而让他提前知道铁路股票要崩盘,这里面的利益依旧足以打动他了。至于其他犹太人,关罗斯柴尔德什么事?”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