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说巴士

第三十六章江山如画

    江山如画,以水为分,上幅下卷,南北相望。

    秦阳宫一役后,北帝下令全军披麻归北,

    张子坊看着远赴北境的铁甲军队,感慨道:“北帝当属天下英雄,化丧为喜,化悲为力,不逞少年气,识大体,虑大局,真英雄也!”

    “子坊先生,南北格局已定,战后你有何谋划。”

    张子坊提笔舞墨,边诉边书。

    “陛下,臣本布衣,躬耕于野,栖身于庐,山水为邻,苟全性命于乱世,不求闻达于诸侯。陛下不以臣卑鄙,秉烛长谈,咨臣以军政之事,由是感激,遂许陛下以驱驰。与诸侯相争,军阀相据,受任于流离之际,奉命于危难之中,马圈地定乾坤,尔来一十五载矣。”

    “子坊,还记得吧,十年前我们在中正城郊外,我们谈过,取天下后,我为帝你为相。”南帝伸手到额前,五指穿过把头发捋到脑后。

    “主公,子坊矢志不渝,主公大业将成,吾也愿回归本初,山水田园,或过上结庐在人境的生活。”张子坊放下笔墨画纸,目视远方。

    “结庐在人境,而无车马喧,子坊,你是无双的国士,若有机会你在中原,开个茶馆酒楼可好,来,我们一起去看看秦阳城外的河山。”

    “主公,南,我若是开一家饭店,必以伏羲八卦为阵,保住你打下的江山,天子为乾,我会为你和你的后世们造一间建筑。”张子坊听见北境军队传来悠远的呼麦声,歌声绵长,似乎在歌颂久违的和平与回家的喜悦。

    南帝与张子坊,两骑如弓箭般射出城外,马蹄声声,尘土飞杨,飞箭般穿过古城墙,穿过古道,射到秦阳城外的秦槐河边,巨大的槐树依山伴水的生长,此时中秋将至,中原的气候微微转凉。

    “子坊,你看!这片槐林像是为你而生,身在山河湖畔,树身坚韧不拔,青葱华萃,槐树历朝历代誉为三公,我知你志不在三公九卿,如今天下初定,我设想在太尉、太傅、太师外,另设相国之位,先生为布衣之相。”南帝望着眼前的秦槐河两畔的远景,口气平常的说道。

    “主公,子坊万万不敢受这布衣之相,我本一介书生,非名门望族之后,从军十五载,与主公经历大小战役数百次,设计多少奇谋诡计,清正之气消磨殆尽,子坊自知卑鄙,不足为相国相辅。若主公看在臣,虽有行军之功,却无治世之才,我们乱世相逢,已是天意,天意昭炯,主公大业已成,帝星璀璨,子坊恳请归山,修道养心,苟延性命”说罢,张子坊行了一礼,眼角湿润莹莹,迟迟不肯起身。“主公,您答应了子坊吧!”

    “也罢!张子坊接御军命,命你视察山河,探析民情,匡扶社稷,食相国俸禄”南帝说完,转身,策马扬鞭而去。

    “臣接军命!”张子坊,礼成而望,南帝转去的身影。

    御二十夏中原大旱

    书山径与周怀英来到秦槐河岸,眼前眼景,河水干涸,饿殍在野。

    “南国丝竹仍绕耳,北境胡笳吹断肠,秦槐干涸应有日,蹄声再起国士回。”书山径拿着丝竹城王鑫记的绸扇,踱着步,对着周怀英说道。

    “山径兄,你所到之处,河山处处是佳音啊,以手写心说的就是山径兄这样的文人。”周怀英听完书生的诗,心中感慨,眉头却锁着一缕忧愁。

    “怀英,我明白,你心系的是黎民,我书生本是闽东城葫芦酒馆门前的一具枯骨,我痴迷的历史与当下,而今中原大旱,天灾面前,无人可挡,古有陈群为令,体恤百姓,怀英今你是相国,能否理解,兴百姓苦,亡百姓苦这句话的意义,我希望的是千百年后,太平盛世,人人安居乐业,克服自然,在自然面前不用颔首。”书山径,有些轻嘲的一笑,然后语气铿锵的说道。

    “山径,我在萧屿的时候避世不出,承蒙七海女族关照,兴办学堂,让七家族的子嗣来我门下求学,我不遗余力,直到你来找我的那一天我发现,光靠我一人讲学,改变不了任何事情,你出现在学堂门前的那一刻,我知道我应该走了,我有两个徒弟,于淼和车图,他们都是七海女家的后人,我为自己能成为他们的师傅自豪”周怀英细思之后,缓缓开口。

    “怀英,你做的没错,海母影响了七海女,你的教育能够影响更多的人,我在万淞书缘当先生时,也想过近似的问题,直到我认识小二哥,我才想明白我们要做的是什么。”

    “山径这趟中原行,你我所处的位置不同,设身处地,考虑的方向也不同,有你在身边真很幸福,有时觉得你像一个十八岁的少年,有时觉得你又像一个三四十岁的中年,你的诗歌里透露出的悲伤,谦谦的才华,盖不了你骄傲的本质。”周怀英看着书山径,四目相对,河畔酷暑下的阵阵热风,让一切竟在不言中。

    “当医者难自医,文人难自诉,时间的进程却不会为我们停下脚步,这些年海啸、卷、大旱我们都经历了,天灾都能度过,可灾害依然存在,百姓没有好转,人心浮躁仍需教化,帝国每年下拨的蔬菜、粮食、种子与幼苗赈济下来,可还是种者不种,耕者不耕,粮食吃尽吃种子,烹羊宰牛且为乐。”书生对着周怀英说。

    “山径,你的意思是,要想改变现状,不仅要救人,更要的是救人心吗?我们都听过康哲老师在贤识学院上过的课,大道之行也,天下为公。可大道无垠,且多不坦途。”周怀英沉思前事,回首说道。

    “管子云:‘善为国者,必先除其五害。’我们身受陛下之托,肩负中原之责,旱涝保收,怀英我建议你去请奏陛下,设田事官于村乡,务民于农桑、薄赋敛、广蓄积,让陛下下命,修书给镇国大将军,引兵屯田,植树造林,恐有趁乱寻衅滋事者,以正律法。”书山径说道。

    嗒嗒,嗒嗒的马蹄声起。

    书山径与周怀英回头看去,

    “禀二位大人,有叶家从中徽城来的信,请大人过目。”一个黝黑而强壮的中原汉子略带气喘的说道。

    一个身着驿站制服的信差在十步外,牵马走来,行至面前,掏掏胸口,然后一拍脑门儿,笑着从马鞍的袋中取出一张信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