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说巴士
    他完全可以遐想,这样可以让他的心好受一些,他又痴痴的站在那里很久,这时的太阳还没有升至天空的中间。就已远比中午的太阳灼热,月尘感觉自己的背后就像着火了一样炽热,但他还是无动于衷,他做任何事情的动作都十分的迟缓,对任何事都毫无所谓,即便深受无数创伤,也不会改变一点面色,也许这就是心彻底死了的缘故吧。

    月尘站在那里很久之后,直到身后生出隐隐疼痛来才停止,他又向前走去,他碰了碰身后,瞬间燃起了火热般的疼痛,他很想只身跳入大海中来缓解身后的灼痛,但他没有,此时充满他思绪的,占据他回忆心灵的是一个安静的夜晚,月亮升在高空,是在一条宽阔又曲折的路上,那是冲突月尘心灵的一段日子,深刻在他心里的那个身影,还有那段无法忘怀的人生,月尘朦胧的眼睛里涌现出了玲晶的身影,一身多么清丽的装束,任何人看到都会赏心悦目,而投射到月尘眼中,那是一种痛苦,那是一种无望于选择的举动,是一种冲突,在碰撞中飞溅起的火花灼噬着他的肉骨。

    月尘如今想来,身体里依然有种灼热的感觉,他在海滩上走着,刚才沉湿的裤子已经晒干了,即便如此,月尘的步伐还是越加缓慢,突然一辆电车从他身边急速驶过,然后在他前方不远处停了下来,车上只有一个人,是男的,与月尘年龄相仿,那人用手边招呼边说。“兄弟,你去哪?我带你去。”月尘当然无法回答,也听不到他说的话,只是坐在他的车上,因为月尘实在是有些累了,那个男人见他不说话,产生很疑惑的表情,又没有想到他是一个哑巴,所以就边骑车走边反复的问月尘,而月尘还是不说话,那人显然已经不耐烦了,就停下了车,让月尘下来,还说了一些很难听的话,月尘从车上下来,那人见月尘下来后就骑车走了,月尘心想他一定认为自己拉了一个傻子吧,月尘目视着电车的飞快远去,转眼间就不见了踪影,又只留下了他孤身一人,听着寂静的海水在翻涌,闻着灼热的空气在沸腾。

    在那人絮叨的说话间,他已经把月尘带到了那块大石头所在的岸边,月尘遥望着浸没在海水中的那块大石头,只露出石头上面的一点,他很想站在上面,可是他无法过去,因为潮水长得太深了,他在想今天来的真不是时候,原来刚才的潮水全都向这边涨来了,他又重新坐在地上望向大海,不断吐出一口一口浑浊的气体,因为他只能叹息。

    突然他仿佛听见了悠悠的笛声响起,是在自己的身体里,这让他记起了那飘零的枯叶缓缓落地,还有那能听到的声音,他想起了玲晶,他想起了他坐在公共座椅上和着秋风为他吹奏笛子的那些日子,虽然那时他还没有认出玲晶,即便如此,这更是说明了他喜爱玲晶的不是美貌而是感觉,这种感觉是与众不同的,并且无可代替。

    他会去想玲晶此时在做什么,可能在吹笛子也可能会在教课,但他全都错了,此时的玲晶已经完全放弃了笛子和教学,因为她想忘记以前的所有事情,那些令她伤心的甚至是快乐的,她现在对月尘好像已经没有了任何感觉,甚至根本都不会想起他,已经彻底的忘了他,全身心的投入到自己的事业中,并且很有成就,如果如今还在月尘的身旁的话,也许根本就不可能达成这样的成就,是月尘拖累了她,光明的前景才有光明的人生,玲晶以后会过得很好,会遇到一个更爱她的人,不会怀旧那些没有渡过的时光。

    月尘又回忆了一下秋叶下的景象,使他更加的伤心与孤独了,当他坐在海边坐累了的时候,他站了起来,突然看到远方有一条船在缓缓飘来,他有些欣喜,因为他很渴望去到那块石头上,这次终于有机会了,他向那条船拼命的摆手,而那条船也在不断的向他靠近,当船越来越近的时候,他才看到船上并没有人,只是一个空船,应该是随潮水被推到这边来的,等到船被推到岸上,月尘也不顾那么多,直接向船跑去,跑到跟前,船面还是很新颖的,里面只有一对浆,其他什么也没有了,月尘把船推进海里,并跳在船上,拼尽全力的摇动双桨,努力向那块石头划去,因为月尘从来没有划过船。他努力的调整方向,费了很大的力气才滑到了石头旁,刚一滑到还没有停下来,就迫不及待的跳了上去,还是和以前一样的感觉,完全没有改变,太阳开始缓缓的西沉,一道残红的阳光突兀而现。

    月尘曾和玲晶来过这里,但他此时想到的并不是玲晶,而是辰星,他想起了她最后的话语,虽然只是在信上,这也是辰星对他所描述的最后一句话,“我不想见你。”这句话回旋在他的身体中,他感觉自己身体的各个地方都在受着冲撞,他第一次的感觉到了这种幻想是那么的真实,因为他只是一个聋子,这种与外物隔绝开的感觉令他领悟到了很多,这是他知道的,即便如此,这种冲撞思想的幻想也会令他更加的哀沉,虽是写在书面上的话,却令月尘听的十分真切,就好像她就在自己身边一样。

    他想起那句话的原因,是因为他随身携带着那封信,并且还在信的下方写了一句说给辰星的话,放在了瓶子里,把它扔入了海里,他在幻想着它能飘到远方,飘到他思念的那个人的手里,虽然那几乎是不可能的,但是它可以寄托人的思念,寄的很遥远。

    在这个时候,因海水太过猛烈,他的船正在飘动,朝他背后的方向飘去,他并没有察觉到,他被困在了这块石头上,或许也没有太大的事情,因为到了晚上潮就会退了。

    月尘把瓶子扔在水中后,就坐了下来,感受着海浪冲击在石头上溅起的浪花,击打在自己的身上带来清爽冷静的感觉。

    辰星,月尘日日思念的人,如果有人向月尘问起他对辰星的思念有多么的深刻,他可以问心无愧的回答,也就在他们刚相遇的那天起,直到现在的每一时,每一刻,月尘都会想起她,从来都没有忘记过,这使月尘对辰星的思念只会越来越深,不会有丝毫的减弱。

    而如今远在异国他乡的辰星也会时不时的想起月尘,只不过她只是把他当成一个好像虚幻的人来怀念,她只会感觉到月尘并不是十分真实的,所以也就不会因为像刚开始那样因每天而见不到他感到伤心与难过了,只是有时怀念往事时会不经意的提及他,使得幻影般的身形又一次重新出现在她的脑海里,现在的她比以前更加的美丽,身边受到很多人的拥戴,还有她那明亮并且是十分出众的一双眼睛,依然还是晶莹剔透,散发着纯洁的光芒,月尘如今依然深刻并且是十分清晰的记得那双如繁星般闪亮的眼睛。

    辰星可能会回来,可能会打听到月尘的消失,这是月尘最不愿意看到的,这是他如今留在人世间唯一挂念的事情,就像内心有一个巨大的负重一样,令他不愿意再想更多的事情了。

    上午的太阳异常浓烈,下午的霞光也是十分的异常,火红的太阳悬立在高空中,一旁的云彩也被染成了红色,拨洒而下的阳光毫无疑问是像血一般的颜色,照射在月尘的身上,还有石头上以及海水都像是被染上了红色。

    这个熟悉的阳光月尘是曾经见过的,从与玲晶来到这的时候追溯到儿时来过这时他都见过这种熟悉的场景,但又都不是完全一样的,只是有些相似的地方,可能是时间相距的太久远的原因吧。

    就在这时,月尘身后海浪冲撞石头溅起了一阵浪花,洒在空中的水滴落在月尘的身上几滴,他转过身去,看到的场景几近令他疯狂,他想起来了,或许是虚幻的事情,但是他却转瞬间站了起来,纵身跃入了大海。

    在他的衣襟刚被沾湿的一瞬间,他又想起了曾经自己写的那些信,他曾把它们全都埋在了那片相恒林里,他很憎恨这些信,当然也憎恨着自己,直到现在他仍然在懊悔着写下这些书信,但其实这一切都与书信没有任何的关系,这种不断诉说的后悔,成了他逃避现实的一种借口,也是令他模糊了辰星容貌的原因,月尘会记得辰星最深刻的容貌也被它所摧毁,冲开水面,这无尽的深渊。

    这水比月尘想象的要更深,也更加的清澈,这让月尘感觉到了冷彻透骨的清凉,这种清凉,穿彻了他的整个躯体,他感觉着自己的双脚就像悬浮在空中一样,他不知道自己身处在什么方向,只是感觉自己越来越沉,头脑越来越昏,被挤压的心脏也在隐隐作痛。

    又过了一会儿,月尘眼前好像亮起了一束光芒,那是一种温和的,与先前完全不相同的一种光,他看到辰星伸开双臂就立在自己的面前,淡雅洁美的身影,还有那双繁星般的眼睛,月尘很开心,这么多天来他第一次的笑了,这种笑确实是真实的,可以看出这是他这么长时间以来发自内心的笑容。

    月尘不断的眨开和闭合着生涩的双眼,那种温和的光芒以及辰星的身影在他的眼前若隐若现。

    月尘的内心深处:

    在想着你,一直都在想着你,想着你花颜般的美丽,想着你可爱痴恋的勇气,风烟皆是似雨,可能不太如意。

    在想着你,一直都在想着你,想着你伤余后的叹息,想着你黯然落过的泪滴,多想与你相依,多想回到过去。。

    在想着你,一直都在想着你,想着你步伐下的轻缕,想着你的远离,多么怀念往昔,多么讨厌此地。

    在想着你,一直都在想着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