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说巴士
    观视着四处的花草树木,嗅闻着安静的气息,不觉已经走了一半的路程,月尘还没有感到疲惫的感觉,慢步的走到辰星的身边。

    “辰星,累不累。”月尘说“我们休息一下吧。”

    “我不累。”辰星指着前面说“那边有玻璃栈道,我们去那边玩吧。”

    辰星说着就向那边走去,月尘跟了上去,先是有木板制成的走道,走道上有硬木围成的围栏,在硬木板上走了一段时间,月尘已经有种不好的预感,然后就看见一块块连着的玻璃立在悬崖峭壁的半山腰上,月尘还没有走上去,腿就有些发软了,他本来就有些恐高,十几米的地方都不敢往下看,何况是几千米了,而且还是走在玻璃上。

    看着辰星和眆珂很快的走到了前面,月尘也不顾什么了,不往下看的昂步走在了上面,又耐不住自己的好奇心,先看了看旁边群山峻岭,云雾缭绕的山峰,然后向下看了一眼,顿时心跳加速,躲到了一旁突出的岩石上,被辰星和眆珂看到,突然感到一阵羞愧,随即又走在了玻璃上,一直抬着头走了过去,没敢再往下看。

    走过去之后,又是一段像之前一样的木板过道。

    “你原来怕高啊。”眆珂说完随即笑了起来。

    月尘恐惧引发的心跳还没有停下来,半惊半尴尬的说道:“我只是想试试那边的石头能不能走。”

    “好了,我们走吧。”辰星听月尘说完也笑着说。

    绕到了玻璃栈道的入口,玻璃栈道有一个岔开的路,还要往回走一段路才能继续爬山,经过了一阵惊心胆站的经历,似乎只对月尘是心惊胆战的,辰星和眆珂都没有害怕的感觉。

    他们坐在玻璃栈道入口一旁的凉亭上休息了一会儿,吃了点东西,走的时候最令月尘记忆深刻的是一座墓碑,墓碑很简陋,立在路的旁边,十分的显眼。

    走回到了爬山的路程上,月尘越来越感到疲惫,石梯感觉越来越多。一段接一段,好像永远也走不完一样,月尘一直都不喜欢运动,身上也没有什么力气,像爬山这种运动,更是不适合他,一路上走走停停,不时就坐在旁边休息一会儿,辰星看着也是很累,但毅然前进的坚强的身影鼓舞着月尘,让月尘坚持不懈的继续走下去。

    他们又坐在旁边休息了一会。

    “我在前面那个景点等你们。”辰星站起来说道。

    说着就向前面走去,月尘已经累得说不上话了,眆珂对辰星说了一句小心一点也坐了下来,坐在月尘的一旁。

    “你不经常运动啊。”眆珂说“那么快就走不动了。”

    “嗯。”月尘勉强说道“虽然我知道经常运动对身体好,但我还是不太喜欢运动,我看你好像一点也不累,怎么不和辰星一块走。”

    “留下来陪你。”眆珂压低声音说道。

    月尘愣是了一下,不知道该怎么回答,感觉很奇怪,气氛一下子变得紧张了很多。

    “我们走吧。”月尘冲破这种压抑说道“我不累了。”

    月尘说着站了起来,想要走,却被眆珂拉住了。

    “我其实挺喜欢你的。”眆珂说道。

    “你误会了。”月尘拉开她的手说道“我们走吧。”

    月事说完后,径直向前走去,并没有等眆珂跟上,走了没多久就看见一个漆黑的洞穴,向外散发着烟气,走进里面光线十分暗淡,瞬间就闻到一股浓郁的烟香味,烟香味在身旁反复飘荡,因为光线很暗的原因,所以看的不太真切,月尘突然感觉自己被人在身后抱了一下,转过身来一看,才知道是辰星。

    “你好慢啊。”辰星说“我都休息好久了。”带着一丝抱怨的语气。

    “对不起。”月尘拉住辰星的手说“我应该是不经常运动,所以走的很慢。”

    “那我以后可要经常带你出去走走了。”辰星说着向洞外走去。

    刚好出去碰见眆珂,然后一起继续往前走,剩下的路上眆珂表现的很是疏离,月尘和辰星一直拉着手,直到走上山顶,越往上走,石梯就越陡峭,甚至最后一个石梯,走在上面,伸出手就能碰到前面的石梯,终于登上了最顶端,月尘顿时感到一股清凉的气息,仿佛身体的劳累都随之飘散了一样,站在山的最顶端,遥望群山,不断扑来的清湿润风,吹着他们的脸,辰星挣脱开月尘的手,跑到石头围着的空地上,伸开双臂,尽情的享受着扑面而来的清风,淡雅洁美的身影,在夕阳的余晖下闪烁着光芒。

    曾多年后,月尘在感受到清凉穿过整个躯体的时候,他仿佛真切的看到了这眼前的光芒,那时的幻感使他更加的欣喜,他不断闭合与睁开生涩的双眼,辰星的身影在他面前若隐若现,那是令他无法忘怀的一个美丽的身影,在他的思想被浸昏的时候,他感觉自己永远的留在了她的怀抱里。

    他们在山上没有停留太长时间,就沿着下山的路回去了,上山的过程最重要吧,下山的路是另一条,是在岩壁上搭建的硬木阶梯,盘旋曲折,听着鞋底踏在木板上嗒嗒的声音,月尘竟感觉不到疲惫了,而辰星看起来很累,毕竟也是不常运动而达到了极限,而月尘自看到那一道耀眼的光芒后,所有的疲惫都像烟消云散了一样,他在心里不断的回放着那一个画面,这是他见过的最美丽的画面,也是他一直带着的最深刻的怀念。

    快要走到下面的时候,经过了一处美丽的走廊,走廊的木柱上面有紫色花缠绕,月尘与辰星缓缓通过,花香飘逸在四周,营造了一种美好的结局。

    走过花廊后没多久就到了公交车站,坐上公交车沿原路返回,回到旅店后,天空已经有些昏暗了,辰星和眆珂一开门,就躺在床上一动也不动,想到明天还要到另一个地方,不觉就两腿发软,等到月尘买饭回来后,辰星才勉强起来吃点饭,吃过饭后就都回去睡觉了,月尘又一次在梦中惊醒。他梦见辰星站在夜晚秋黄枯叶飘落的一条公路上,在路灯的映照下越走越远,直到完全消失,猛然响起的一段音乐震颤了他的心灵,突然的惊醒,心脏仍在怦怦跳动,看了一下时间才凌晨一点,外面灰蒙蒙一片,是那种深邃的漆黑,无声的夜晚像死一般的寂静,月亮被云雾遮的死死的,月尘不免有些害怕,打开灯,灯亮了一夜,他坐在窗前的椅子上,眼睛也亮了一夜。

    天亮了,月尘静坐了一夜,也没有什么劳累的感觉,昨晚的梦,都已经忘却了,因为梦境都是虚幻的,总是容易忘的。他打开房间门,提前下去买了早餐,买回来后叫醒了辰星。很是不容易,月尘敲了很长时间房门,才把门叫开,还是眆珂开的门,他把早餐递给眆珂后就回自己的房间了,依旧坐在那个椅子上,但是不知不觉的睡着了,是辰星把他叫醒的。

    “你怎么了?”辰星看着月尘说“怎么在这睡着了?敲门也不开?”

    “我没事。”月尘说着站起身来“几点了?该走了吧,你早餐吃了吗?”

    “吃过了。”辰星疲倦的说道“走吧。”

    说着就向门外走去。

    不知道为什么,月尘瞬间感到一丝凉意,自体内传来,令月尘出了一身冷汗。

    最后一处很近,他们很快就走到了,没走多远就感到了疲惫的感觉。应该是昨天的劳累还没有消去。令他们也无心观赏太多的风景,因为是在山下,瀑布清泉很多。最令辰星忘记疲惫的是最后去的一个地方,他们坐在丛林密布的石头上。旁边流着湍急的河水,天空在中午比较阴沉,辰星看到一个蓝色蜻蜓状的动物立在草叶上。青蓝的颜色,配上清流潺潺的水声,真是美丽的一副画面,随后看见野生猕猴在丛林中追逐打闹,生动的画面,消去了辰星的疲惫,胜过之前看到的所有美景,因为那些是静态的,而现在都是活生生的动物,给人以视觉心灵上的改观,消除了身心的疲惫与幽怨。

    旅程结束在这阴沉的一天,走出最后一处景点的时候,下起了点点细雨,回去时经过了繁盛的大门,盈绿的草坪映入视线,刚踏上返程的公交车,就下起了滂沱的大雨,月尘在车内看着大滴的雨水打在车的玻璃上,浸湿土地,看着四处奔走的人。再看向天空,阴沉的天空中,竟有明亮的太阳,散发着耀眼的光芒。

    他竟感到十分的庆幸,艳阳下倾盘而下的大雨,映射着他的心。

    返程时依旧是同样的场景,只不过人变的比来时的多了,在阴沉、烦闷中抵达了终点。月尘先是去送辰星。然后月尘就自己回去了,在路上碰见了眆珂。相信并不是偶然,而是眆珂有意在等着他。他看着向自己走来的眆珂,内心反而异常的平静,却不知辰星正在向这边走来。他本想来送送月尘,即便全身变得酸软无力,刚染上的疲惫,还没有恢复,但她还是想来送一下月尘,却看见了这种场景,她还是和以前一样的心境,虽不在意。但是却转身回去了。

    “怎么了,有事吗?”月尘看着向自己走来的眆珂说道。

    “在山上的话,你其实不用太意”眆珂说道。

    “我知道,没什么事的话我就走了。”月尘说道。

    “我们还有机会再见面吗?”眆珂继续说道。

    “车快开了,再不走就晚了。”月尘掩饰的说道。

    眆珂一直送到月尘离开后才回去,回去的时候眆珂十分的失落,而月尘只是久久的凝视了一下眆珂失落的背影,就低下头什么也不再看了。

    月尘在车上不免有些难过,因沉闷的空气显得有些烦躁,每当烦躁时,他会去想辰星,就像流经一股清泉一样,让他感觉到格外的怡然畅快,在这种怡然的畅快中,在流失的烦闷中,又回到了像以往一样平淡的生活。

    因为月尘与辰星相距太远了,见面的次数也就愈加少了,甚至最后都是几个月才见一次面,所以就用书信的方式相互往来,书信因工作的繁忙也是越来越少。难免其中掺杂一些责备的语言,这使月尘越来越不安,但是却因为工作的烦躁,渐渐的淡忘了。

    月尘已经很少给辰星写信了,只是将近一星期收到辰星的一封信就回一下,月尘把这认为是紧临毕业暂时的冷漠,他在想着辰星一定会在想着自己,渴望与自己见上一面,却只是一种幻想。

    毕业后,月尘成功地找到一家医院工作,凭着自己恪尽职守,鞠躬尽瘁的精神,在医院享有比较好的声誉,他的父母为了支持他的工作,把家搬到了离医院不远的地方,旁边有一条公路,路的旁边有一片葱翠繁盛的树木,这使月尘很高兴,让他没有感觉到一种致命的危机正在悄然来临。。

    月尘欣喜的心情结束在收到一封自己写的信,那时一封很熟悉的信,虽然已经过了很长的时间,但月尘依然清晰的记得。

    那就是写给辰星的第一封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