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说巴士
    零寥凄凉地秋天,在一片树林中落满了枯黄地树叶,空气中散发着一种阴沉浓郁地味道,那是被腐蚀地残叶的味道,仿佛用眼就可以看到这种浓郁的空气,泛生着压抑与深沉,这是无法言说的,那叶中夹杂着冷彻透骨的凄寒,身处在其中,就像没入大海一般。

    他步伐深沉的走在这边树林之中,他清楚的知道,清楚地明白,这并不是周围的环境所带给他的压抑。也不是面对着凄凉的景象,自生的一种悲伤。而是发自内心的痛苦,他承受着自己制造的压抑,陷入了沉思。连沉重的脚步走在树林间发出的脆耳的声音也听不到了。久久模糊的双眼已变成了通红。

    他停下自己沉重的脚步。看着令人字字滴血的文字。抚摸着那令他十分熟悉的树木。一阵倦意随和着秋风涌上他的心头,他依靠在了那棵树上。顿时已无复杂的思绪,昏睡了过去。静静看着,无任何表情的脸上涌流着泪水,无声的痛苦更是让人沉寂。

    他梦见微风拂过脸庞,为他风干了脸上的泪水。

    不知过了多长时间。他被一曲乐声所唤醒,他睁开生涩的眼睛。看着周围灰蒙蒙一片。已经到了夜晚。月亮生过了树梢。凭借着月光可以模糊的看到身旁的几棵树木。这令他顿时不知所措,但听到忧伤的歌声。刚刚半起的身子又依靠在那棵树木上平静了下来。聆听着这凄伤的乐声,夜晚清凉的风,吹在他身上几片树叶,一阵凉意令他拉拉自己的衣服,使自己裹得更紧一点,他感觉自己喉咙干哑,被风干泪水的脸颊十分干涩。心中的创於依旧隐隐作痛,乐声依旧没有停止,清凉的夜晚幽幽的歌声扩散在这边凄凉的树林中。

    这凄美的歌声唤起了他的思绪,刹时间刚刚风干的泪水又被淹没,他缓慢地站了起来,站在那里沉稳片刻,顺着歌声走了过去,他想知道是谁在演奏音乐,他沿着歌声走着,不断接近树林的边缘。乐声在耳边的声响逐渐增大。他走出了树林,停在一条公路的一旁,这条公路是频繁有很多人走的路,但一到晚上就成了一处空寂的地方,凭借着昏暗的路灯灯光,看到公路另一旁的公共座椅上坐着一个女孩,正在吹奏一把笛子,笛子是黑色的,淹没在黑暗中,已经看不到他在用什么来演奏了。

    风一吹去,和着几丝凉叶,渐渐飘落。他不禁为眼前这一景象微微痴了,他站在公路一旁,看了很长一段时间后,才迈着依旧沉重的脚步走到她跟前,在公共座椅的另一边坐下,她就像没有察觉一般依旧吹着那萧瑟的乐声,近距离的观看着她,晶莹的眼睛,美丽的睫毛,如白玉般透亮的皮肤和微红的脸颊,无处不展现着她好看的容颜,美丽的风姿,他没有打扰她,坐在旁边聆听这美妙的音乐。

    她演奏完这首忧伤的曲子,站起来一句话也不说的走了。

    “你为什么一个人在这里吹笛子。”他说。

    “我看你在树林里睡着了。”她说“想吹笛子把你叫醒,我知道你会喜欢这首曲子。”

    “我们认识吗?”他说。

    “可能认识吧。”她半遮半掩的与他说了几句就离开了,她在路灯下被拉长的影子和优美的背影,再一次深深吸引了他。直到渐渐的离开了他的视线。

    自此以后,那优美凄凉的声音经常时不时的萦绕在他心里,使他久久不能忘怀那种熟悉而又陌生的感觉。这种感觉渐渐的平息了他的创伤。

    他是一名医生。在离家很近的一家医院工作。步行十几分钟就可以走到,去医院的路就是那条公路,这条公路就在他家旁边,所以他经常在这条公路上漫步。还会时不时地走入公路一旁的树林中,因为在树林里十分安静,走在路上行人的嘈杂声已经尽数听不见了,他那天就是走进树林里寻求安静。不觉得睡着了,没有去医院工作,他在医院很受崇敬,是医院里比较好的医生,因为那天没有去医院,所以给医院引起了很大的麻烦,因此,他在医院的地位大大下降,他深刻的感到了自己的失职,种种的挫折都在不断的折磨着他。

    他为了弥补自己的过失,主动自己值班到深夜。回家时独自经过那条幽静的公路,虽然每天值班到深夜很累,但也算是值得。因为他每次回家都会看到那个女孩儿,依旧是黑色的笛子响起,凄美的乐声,风吹过地上落满的枯叶,他依然坐在那头公共座椅上,营造了多么美丽的画面。

    他在许多年后面临大海而感叹时,就会不断想起这个美丽而深刻的画面,令他的心更加的伤沉。

    她看到他走过来,停止了吹奏,晶莹的眼睛望着他走到自己跟前。在旁边坐下。他每次值班后回家都会与她说上几句话,他会感到她是多么的熟悉,就像多年的朋友一样,坐在她身边没有一点紧张的感觉,他一天的劳累就会在谈话声中消去,坐的时间长了,他们就会站起来一直在公路上漫步,在幽静的公路上,听着鞋子踏在路面上发出轻微的声响,偶然踩到几片树叶发出清脆的声音,都在净化着人的心情,不是在什么时候。他对她产生了一种未知的情愫,可能是在遇见她时,也可能在这几天的相处中,或许是在多年前就已经产生了。

    他送她离开后,看着她的背影渐渐消失殆尽,他才独自一个人回到家中,门还开着,家里人已经睡着了,他小心翼翼的回到自己的房间,躺在床上翻来覆去的睡不着,他打开灯想要再工作一会儿,走到桌边,他已经很多天没有打开电脑了,当他打开电脑,一张照片出现在他面前,他看着照片,回想着以前的画面,他感受到了这种熟悉的感觉。多年前,他也曾经历过这种冲突的感觉,他回想多年前,再回想现在,认为这种感觉直到现在仍然是有增无减,只是现在少了一种选择,多了一种提前的悲伤,想着想着,已无心工作,思绪陷入了昏沉,倒在桌子上度过了漫长的时光。

    他一醒来,看着自己在桌子上睡了一夜,感觉很是奇怪。昨晚的记忆已经忘却了。看了看时间,已经过了上班时间,他迅速飞奔出去。刚走出家门,想起来今天是休假日。他才轻舒了一口气,不知道这些天是怎么回事,总是昏昏沉沉。正当他要走回家的时候,突然听到有人叫他的名字,他回过头看,是哪个女孩儿。她穿了一件白色的衬衣,和黑色的裤子。散开的头发在风中飘舞,双手背在身后,正在看向他。他走了过去,眼睛始终注视的她,一刻也没有转移。走到她跟前,她突然低下了头。他能从头发的缝隙中看到她微红的脸颊。

    他对她说:“有什么事吗?”

    “今天天气很好。”她说“你能陪我走走吗?”

    “当然可以。”他说“你想去哪。”

    “昨天你回去的那么晚。”她说“现在刚醒吧。我们去吃饭吧。”

    “确实有些饿了。”他说“你喜欢去哪里吃饭。”

    “我带你去。”她一边说着这句话,一边去拉他的左手,在她触摸到他的一瞬间,他感到自己的手不自觉的一阵颤抖,他觉得眼前这个女孩太熟悉了,这种感觉绝不只是经过几天的相处而形成的,还是很长远的,是这种熟悉的衣服和熟悉的举措。她拉着他的手臂,慢步走在路上,他一直都在疑惑,认为这一切都太过的巧合,在自己伤心之余会有一个人这么关心他。

    他们没走多久就停在了一家餐厅面前,从外面看去,这家餐厅弥漫着一种浪漫的气氛。走进里面,装饰的很是华丽,古木的桌凳,亮白的地板,红色的壁纸上夹杂着紫色的玫瑰花朵,天花板上挂着黄色的玻璃灯盏。

    他在吃饭的时候很不自然,随便要了点东西。他会时不时的看向坐在对面吃的很是高兴的女孩,自己也感到很开心,嘴角不由自主的上扬。刚走出门,就被她拉着去另一处地方,一天里很开心的陪着她。

    太阳慢慢地落了下去,天空逐渐变得暗淡起来。他们两个来到一处山坡上看落日的晚霞。他看着坐在自己身边的她,又感觉到世界是那么的美好,今日的最后一抹阳光洒在了他们两人身上,她突然将头转向他,他也在注视着她。

    “你还认识我吗?”她说“月尘”

    他顿时陷入了诧异,心里在想:她怎么知道我的名字,我没有和她说过,她今天叫了我一天,我竟然没有一点察觉,直到现在才注意到,现在才发现为什么她那么熟悉,我们认识,而我却不记得了。心里想着这些没有回答她的问题。

    “我一直都很喜欢你。”她继续说道“而你却不喜欢我,我知道我不如她。”

    “可我就是想和你在一起。”她继续用哀伤的语气说道“等到你现在,而你却把我忘了”。

    月尘望着她浸满泪水的眼眸,不由的呆了,一幅幅记忆的画面涌现出来,一个令他心怀余悸的名字悬在心头,压抑着,如石头般沉重,使他的呼吸都变得十分困难,他记起了令他十分熟悉的女孩,没想到她竟然变化那么大,已经让他认不出来了,月尘望着她的眼睛。

    “玲晶”他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