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说巴士
    陈林他们和冒险者还是有很大的差距,光是七个人对五个人还不够,别问为什么五个人,弓箭手在中箭的那一刻立马从包里拿出了治疗药水,拔掉了手上的箭,伤就好了个七七八八

    于是立马加入了战团,结果没什么悬念,陈林一行人完全打不过身为冒险者的五人,尤其是他们的团长爱德华,一个人分去了三个人还不落下风,没过多久陈林他们就被这帮强盗踩在了脚下,真实意义的脚下,除了陈林之外所有人都被打晕在了地上

    “咳……tui!就你们还偷袭?可别笑掉了我的大牙,哈哈哈哈”那名弓箭手用脚摩擦着陈林的头,往他的脸上吐了一口口水,嚣张的笑着

    陈林气不过,想要当场发动背包将这个家伙的脚卸下来

    “别玩了,干正事吧”他们的队长爱德华抓住陈林的领子,把他提了起来,陈林不是很懂,您老就这么喜欢提别人的领子?

    “说吧,乌帕说的珍贵素材在哪里?”爱德华的手越攥越紧,勒的陈林透不过气来,突然爱德华的手一松把陈林丢在地上

    “咳……咳咳……”陈林一只手抓着自己的喉咙不断地咳嗽,另一只手偷偷摸摸的往地上的弩摸过去,他这点小动作当然骗不过经验丰富的爱德华

    爱德华一脚踩住了陈林的手“咔……咔擦……”“啊啊啊啊!!”爱德华的一脚踩断了陈林的手骨,骨头折断的声音让趴在地上的所有人都感到牙酸

    “我劝你还是别想搞这些小动作了,你做的这些事情都是我玩剩下的”爱德华蹲下来,看着眼前惨叫的陈林,又往他的身体上踢了一脚

    陈林被这一脚踢飞出去撞到一棵树上,不断的往地上吐血,陈林此时已经没有力气惨叫了,只能用怨恨的眼神盯着眼前的男子

    “是不是很生气?是不是很痛苦?只要把放珍贵素材的地点告诉我,我就能让你没有痛苦的死去,这样活着很累吧,哈哈哈哈”爱德华完全没有把陈林放在眼里,这样的家伙他见过了不知多少

    闯进别人的家里掠夺别人的财产这种事情爱德华已经干过不知道多少次了,每个人的眼神都是像陈林这样,怨恨而又没有办法,弱者怨恨的眼神让他感觉十分的可笑,这个世界强者为王,弱者只能摇尾乞怜有什么资格去怨恨?弱者连生存的资格都没有!

    爱德华慢慢的走到陈林的面前,用双眼注视着眼前可笑的一幕,他甚至对陈林做了什么都不在意,弱者能对自己做出什么事情来?何况是一个快要死掉的垃圾

    陈林费尽力气才将自己染满鲜血的手伸到爱德华的眼前,一点,只要一点就行了!只要能碰到他我就能把这家伙的头给摘下来!!

    最终陈林的手指点到了爱德华的头,爱德华没有在意,只当作这是弱者的垂死挣扎

    “哈……【窝窝头,一块钱四个,嘿嘿……】”像是讽刺一般,陈林的面前出现了一具无头的死尸,而这句话却成为爱德华这辈子最后听到的话

    “该死!爱德华!!你这家伙做了什么!!”同样是剑士的另一名成员对陈林疯狂地咆哮着,手已经攀上了腰间的剑,想要冲过去一剑砍下陈林的头

    “哈哈……哈哈哈哈……”陈林只是疯狂地笑着,仿佛忘记了疼痛,周围的人都对这笑声不寒而栗,就连那名剑士也因为这瘆人的笑声停住了自己的身子

    “来啊……杀了我啊……不是很想要那珍贵的素材吗……哈哈哈哈……咳……咳”陈林不断地发出笑声,正所谓未知才是恐惧的源头,他们忌惮陈林那一手取人头颅的技能,一个个都杵在原地

    “呵,我们不杀你,难道还不能杀其他人了吗?哈哈哈哈,把他们都杀了吧,看他能撑到什么时候”那名弓箭手走到帕克的身前,拔出腰间的短刀,往帕克的脖子上面割去

    “水流割刀!”就在短刀即将碰到帕克的脖子的时候,一道水刀击碎了那弓箭手手里的刀

    “是谁!”

    弓箭手搞不清楚敌人从哪里来,而且还是一名魔法师,他感觉自己的性命就如风中残烛,马上就要消散

    “水弹”

    果不其然,暗处的一发水弹击穿了弓箭手的头颅,弓箭手没有多余的话,径直地倒在了地上

    死掉的弓箭手给了剩下的三名成员一个警醒,他们拔出武器,警戒着周围的环境慢慢的向后方退去,可暗处的敌人不会对他们留情

    “水流割刀”锋利的水刀就像死神的镰刀一般,一个个的收割着冒险者小队的生命,仅仅只是一瞬间,冒险者小队全灭

    陈林看着这些人的尸体,早已忘记了惊讶,拿出一块凝胶吃掉,坐在原地恢复着体力,来者是敌是友他不清楚,不过他要是再不治疗,怕是不用那站在暗处的人动手,自己就会死在这里

    “明明能力这么强大,实力却这么弱……”陈林模糊中听到的是帕菲斯的声音,不过强烈的睡意席卷而来,陈林没看到来人的脸就睡了过去

    来的人的确是帕菲斯,还有跟在后面的米娜,被米娜抱在怀里的提比此时看着那个可恨的男人倒在地上,开心的都快跳起来了,只不过被米娜抱着稍微矜持了一点,这个小姑娘的身体还真是舒服,提比无耻的在脑海中想着,又在米娜的怀里蹭了蹭

    “真是狼狈啊,真不清楚这样的家伙是如何得到女神的垂青的,不懂……”帕菲斯蹲在陈林的面前,嘴上嘟囔着什么,声音的微小就连站在一旁的米娜都没有听见

    “治愈水球”帕菲斯手一抬,一个巨大的水球罩住了躺在地上的七个人,然后用魔法全部运回了他们各自的家里,包括地上的陈林,由于陈林战斗前把屋子里的东西全部收进了物品栏背包内,此时的他就只能躺在地上

    “流沙”

    咒语落下,地上的泥土变得松软,将这些人的尸体全部沉进了土地里,包括躺在一旁睡觉的乌帕,杀人灭口仅在一念之间,旁边跟着的米娜脸上没有任何表情,只是在看到陈林那副样子的时候,心中不由得一紧

    帕菲斯做完这些事情就离开了,米娜则带着提比留了下来,由于房间全部变空,米娜没有办法为陈林做些什么,只好抱着提比坐在陈林的身边,身后的尾巴耷拉在地上,就连头上的耳朵都无力地垂了下来

    米娜不知道这种感情叫什么,没有人教导过她,她也没有从曾经的父母身上看到过这样的情感,心里怪怪的,看到陈林的样子就异常的揪心

    米娜怀里的提比倒是高兴的睡着了,米娜的怀抱很温暖,让她觉得非常的舒服,想一直待在这个小姑娘的怀抱里

    抱着提比,米娜也在陈林的身边睡着了,睡梦中,米娜的嘴角微微勾起,多久了,已经多久没有露出笑容了呢,这一切只有米娜自己知道

    ……

    “奇怪……我怎么睡着了,背后好痛啊,啧……”陈林从地板上坐起来,仔细回想着昨晚发生的事情

    “话说昨天晚上不是只有他们的队长掉头了吗……我是怎么活下来的,话说身上的伤也不痛了,咦……?”陈林摸着头,发现米娜躺在了自己的旁边,身上还抱着提比

    米娜睡觉时头上的耳朵会不由得耸动,兽耳萝莉什么的……那不是超棒的嘛!陈林还不知道米娜什么种类的亚人,从尾巴来看应该是犬系亚人

    陈林悄悄的爬起来,先把物品栏里的东西全部放回屋子里,放出只是一瞬间的事情,摆好家具后,陈林顺手把米娜抱到床上去,米娜的身体比之前重了不少,虽然看上去还是很瘦弱,但不再是之前那副皮包骨的样子了,看来陈林的育儿方针还是进行的不错的

    陈林坐在地上回想着昨晚的事情,尤其是被爱德华踩在脚下,朋友们都被打倒在地的时候,他感到深深的无力感,他只是想在这个世界里当个咸鱼一样的人,过过平常的日子,不想去管太多的破事,可……事实往往不如他所愿

    在这个世界,没有能力的人只会被踩在脚下,弱肉强食是这个世界的生存法则,陈林感到身上的压力越来越大,快要喘不过气,他只是个普通人,他想当个普通人难道也有错吗

    他没有改变这个世界的能力,只有一个物品栏背包,他也不会制造工业机器,也没有当领导人的经验,他只是个废柴……只是……运气好一点罢了,为什么会让他碰到这种事情?根本没有道理,一个普通人是没有办法改变世界的!

    陈林只能蜷缩成一团,独自在原地宣泄自己的情感,眼泪不争气的流下来,他根本打不破这样的无力感

    床上的米娜被陈林的抽泣声给唤醒,她想象不到昨晚癫狂的陈林会这样哭泣,米娜同样的感到手足无措,她想帮帮这个人,就像他帮助了自己一样

    米娜把提比放在床上,用双手抱住了陈林的头,轻轻的抚摸着他,在米娜的记忆里,她的好朋友曾经也这样对她做过

    如果有外人会觉得现在的这个场面很奇怪,一个大男人在一个小女孩的怀里嚎啕大哭,宣泄着自己的情感,而小女孩却像母亲一样抚慰着眼前的男人。

    虽然这样的方法看似毫无逻辑,但确实有效,陈林和米娜第一次在这个世界里感受到了温暖,陈林不知不觉就在米娜的怀里睡着了,等他醒来的时候自己正躺在地上,身上还有一层毯子,厨房则传来做饭的声响

    陈林把小毯子放回柜子里,去厨房看看到底是谁发出的动静,陈林走到厨房,看到米娜正踩着小凳子在灶台上熬着粥,听到后方传来的脚步声,米娜看向了陈林,他们就这样四目相对,与以往不同的是,这一次米娜的眼神里充满着希望与信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