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说巴士
    时光匆匆,转眼间,三天已过。

    午后的阳光从病房的窗外照射在张拜仁的身上,让他觉得有些慵懒。

    坐在玄庭旁边,手里端着一小碗浓汤,正一勺一勺向他的嘴里喂着。

    一圈圈的绷带缠绕在他全身,整个人漏出一个好看的头,吸溜吸溜的喝着汤,活像个刚复苏的木乃伊。

    这让张拜仁觉得有些好笑。

    看到他努力憋着笑意的样子,玄庭把嘴一撇,瞪着张拜仁:“想笑就笑呗,看你憋得这么辛苦。”

    “哈哈哈哈哈哈哈!”

    听到这话,旁边的猛男倒是先忍不住了,捂着肚子在床上打起了滚。

    “滚蛋,憨货!”

    玄庭有些艰难的艰难的转过头,冲着他喊了一句。

    但两人还是止不住的笑,病房里顿时充满了欢声笑语。

    “都滚!都滚!”

    笑骂一句,侧头继续喝着张拜仁递到手边的汤。

    “当我师父吧。”

    一语惊人,听到他的话,玄庭刚喝到嘴里的汤突然喷了出来,汤打湿了绷带,而他则一脸惊讶的瞅着张拜仁。

    旁边的猛男则是猛然坐了起来,也是惊讶的瞅着他。

    “你再说一遍?”

    躺在床上,玄庭睁大了两眼瞅着他。

    张拜仁被两人看的有些不自在,把汤放下,拿起纸巾在玄庭的身上擦了擦,继而说道。

    “我说,当我的师父吧。”

    说完,又重新拿起汤,舀了一勺,送到玄庭嘴边。

    “好。”

    玄庭神色平静的说道,但心中却掀起了万千涛浪。

    自从那日和师父被人诬陷逐出玄生门后,玄庭的师父便将清风传给了他,随后废剑,驾鹤西去。

    他永远也忘不掉师父临终前的遗言。

    “庭儿,为师去后,你万不可去那玄生门替为师报仇,切记,切记。”

    但他却做不到,当晚便提起清风剑杀上青蛇,后斩玄生门,一夜之间在修真界中出了名。

    但他的剑心却被废了,变成一个普通的筑基期。

    “是时候找个传人了,说不定再过几天自己都不会使剑了啊。”

    汤已经见了底,沉默覆盖了整个病房。

    看着面前这两个人,突然觉得阳光有些刺眼,猛男笑了笑,又躺在床上。

    以后的修真界不知道要被这个小子搅起多大的风浪呢。

    随后合上眼,不知道他在想些什么。

    夜晚

    张拜仁搀着玄庭走到楼顶,楼顶已经被张拜仁清理过了一次,但还是能看到些许当初留下来的大片血迹。

    玄庭看到面前的血迹,沉声说了句:“李蛇逃走了对吗?”

    “我看到他跳楼了,人应该死了。”他思索着当天的回忆,答道。

    玄庭觉得有些好笑,揉了揉张拜仁的头,目光瞅着楼边,“有些事不是你想的那么简单的。”

    “他绝对还没死。”

    这让张拜仁有些惊恐,当即问道:“要是他回来报仇我们该怎么办?”

    “凉拌喽。”

    玄庭开了个玩笑,可这并不算好笑,尤其是在这个时候。

    “我是说真的。”

    “所以我就把你带到这里来了。”

    玄庭突然盯着他,面带严肃的说道。

    这让他有些不解,面带疑惑的看向玄庭。

    “修炼。”

    玄庭只说了两个字,便不再说话,和张拜仁静静地站在楼顶。

    今晚很凉爽,但风吹久了终究会着凉,张拜仁更担心玄庭能不能挺得住。

    乌云散去,一轮月牙从天空闪现出来,许久未动的玄庭终于动了,一只手举过头顶,嘴里不停地念着咒语。

    “凝神,聚!”

    一道道月光从两人头顶划过,很快,光束便被玄庭聚拢,形成了一个小人,调皮的在他手中做着动作。

    将小人小心地拖到胸间,看向张拜仁,开口说道:“我有三种剑法,分玄生,青蛇,和悟剑。”

    “玄生,刚猛绵长,招式大开大合,以刚猛为主。”

    “青蛇,灵活轻盈,出招阴冷狠辣,以阴冷为主。”

    “悟剑,全靠自己,以天地万物为招式,主靠自己。”

    玄庭拨弄两下手中的调皮小人,不在意的开口问道:“你想学哪种啊?”

    正当张拜仁开口说话时,玄庭的一句话却噎住了他。

    “不说话,那就是悟剑了。”

    嘿嘿一笑,拍了拍张拜仁的肩膀。

    “有眼光!”

    随后,不等张拜仁说话,便将那月华凝聚成的小人扔到他的面前。

    月华浮在空中,略带些疑惑看着面前这人,但凑近鼻子闻了闻,小脸却浮现出陶醉的表情。

    但月华却不舍的望着玄庭,脸上露出纠结的小表情。

    “过去吧。”

    玄庭笑笑,这月华还挺有意思,居然有了灵性,这个张小子还真是好福气。

    听到玄庭的回答,月华露出一个笑脸,随即分化几道,涌进了张拜仁的身体。

    良久,张拜仁吐出一口浊气,顿时感觉神清气爽,就连前几天使用黑书而变得有些昏沉的副作用竟是也消减了下去,脑子里竟然多出来悟剑的功法。

    但他还是有些郁闷,开口道:“可我还是想学玄生剑法,毕竟刚猛一些。”

    “玄生剑法就是一坨垃圾。”

    玄庭冲着他呵斥道,“悟剑可是我剑神刚创建的得意之作,在修真界绝对能排上名号的。”

    “悟剑是你刚想出来的?”

    张拜仁有些抓狂,瞪大眼睛看着玄庭。

    意识到自己有些说漏了嘴,故意转移话题。

    “我打算成立一个剑门,让你来当掌门。”

    “要不咱先回去吧。”

    张拜仁并没有把这话当真,点上一颗烟,静静地看着月亮,一向不对月亮感冒的他此时竟然生出亲近之感,似乎悟出了一丝东西。

    .......

    一个杯盏摔落在地上,酒液打湿了精致的地毯,但随即一声怒吼传来。

    “三个人没了两人,那小子都废了你们都抓不住,还要你有什么用?”

    一名身穿西装的青年人正对着李蛇大声怒斥,旁边还站着一名身材曼妙的女子,看到韩阅生气,走过去细心的给他揉着肩膀。

    “老韩,要不派个金字的杀手过去?”

    女子朱唇微启,声音尽显妩媚之色。

    闻到李静身上特有的体香,揉揉太阳穴,愤怒的面色也是舒缓许多。

    “嗯,找个金字过去,这次一定要给我把他弄死了。”

    像是想到了什么,凌厉的目光看向李蛇,开口说道,“你去财务那里领几颗气血丹,休养几天跟着一起去。”

    韩阅目光逐渐柔和起来。

    “我很看好你,希望你这次别让我失望。”

    低头的李蛇突然抬起头来,单膝跪下身来,眼中充满着坚毅。。

    “是!”

    刚出门的他,隐约听到了一丝呻吟声。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