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说巴士
小说巴士 >综合其他 >我不是帝二代 > 第五章意外收获
    “哈哈,小友勿怪,勿怪啊。”秦讳浑身气息内敛,哈哈大笑走过去,赔罪道:“刚才是奴才没眼力价,千万不要放在心上啊,老夫在这里给你赔礼了。”

    “是啊,是他有宝不识。”侍卫郑浩也跟着附和,他现在极力讨好明尘,生怕他记仇,随即憨厚一笑:“说实话,这东西可不是一般的宝物,也只有我们九州商会才能收下,我们待会一定给你补偿。”

    “对,补偿,必须补偿,小友里面请,快请!”秦讳满脸笑容,老脸犹如盛开的菊花。

    明尘犹豫一会,就点了点头,他们说的很对,这东西除了九州商会,没人能收下。

    门口,一双阴毒的眼睛死死盯着这一幕,薛莽的拳头紧握,在心里凄厉吼道:“你给我等着,我一定会宰了你,你活不到今晚,我保证你活不到今晚!”

    九州商会二层,这里面基本上没人存在,都是一排排装饰华丽的房间,估计是接待贵宾用的。

    秦讳的眼睛盯着天外玄铁,仔细观摩后狠狠点头,就是这东西,错不了。他连忙说道:“不知道小友要换什么宝物?还是需要卖钱?”

    “先给我一千两银子,然后再给我一些二阶荒兽的精血,越强越好,最好是能达到二阶顶峰!”既然知道此物价值不菲,明尘说话也有了底气。

    秦讳闻言,眼睛一亮,连忙道:“小友是炼丹师?”

    “我师父是。”明尘满口胡诌,炼丹师可是高贵无比的职业,也只有炼丹师才会购买那么多荒兽精血,因为荒兽精血是用来提炼的。

    “原来是这样。”秦讳点头,估计他那位师父是位了不得的炼丹师,能搞到天外陨铁的人,必然是个大人物,他连忙说道:“郑浩,快去把库房里面珍品的荒兽精血拿出来。”

    “是,我马上就去。”郑浩连忙点头。

    “小友跟我来,这是老夫的房间,小友先在这里坐坐。”

    明尘来到一个装饰轻奢的房间里面,秦讳沏了杯灵茶,递过去笑道:“这是刚采摘的天露茶,小友尝尝。”

    明尘点头,拿起来喝了一口,顿时感觉一阵阵柔和的能量贯穿全身,体内都暖洋洋的,肉身的力量在这一刻陡然增强许多,他忍不住在心里赞叹:“九州商会果然宝物众多啊,连一杯茶都藏有玄机。”

    “长老,库房里面的荒兽精血,不是特别多啊。”

    郑浩“噌噌”的跑出来,双手还端着一个盘子,盘子里面有两个玉瓶,一片血红如玉,一片呈天蓝色,还有一张纸。

    “这是金头蟒的精血,这是绿毛龟的精血,都是二阶荒兽,还有这是一千两银票。”

    明尘扫了一眼,内心一热。

    这两种荒兽他听说过,都是二阶下等的。

    “这好像少了点吧?”明尘蹙眉,内心也有些不确定天外陨铁的价值,不过,秉着奸商的作风,能坑多少算多少。

    “小友不用着急,这只是赠送的而已,好东西我很快就去拿。”秦讳连忙说道。

    明尘不动声色的点了点头,说:“多久?”

    “我要赶往沧灵城,来回需要两个时辰左右,小友在这里小息片刻。”秦讳急忙道,生怕他不愿意等。

    “沧灵城。”那里可是沧灵域最中心的地带,也是最大的城市,据说从沧灵域开辟之初就存在的古城,繁华无比,奇才数不胜数,明尘点头道:“那好吧。”

    房间里面立时安静下来,明尘等了一会,见四周较为安全,直接抓起金头蟒的精血,往嘴里灌去。

    入口即化。

    一阵阵狂暴能量在体内翻滚,明尘浑身剧颤,感觉身体都要炸开了。

    他凝神静气,立即运转《天地无极》功法。

    吞噬之力涌现,这一股股狂暴的能量才渐渐被镇压,继而转化成纯净的能量洗刷肉身各大处经脉,最后,全部汇聚到丹田,沉淀下来。

    他浑身肌肉不断扭动,若是仔细观察,可以注意到他的肌肉在精血能量的冲刷下,多出不少细微纹路。

    而这些多出的纹路,顷刻间被能量注满。

    这是一种疯狂的提升速度,明尘可以感觉到,自己的境界在飞一般的暴涨,精气沸腾,体内血气不断上涌。

    噼里啪啦的!

    他的体内发出石子碰撞的声音,每一快肌肉都绽放出雄厚的血气,融合在一起,身体顿时有一种刚猛无铸的力感传来。

    大半个时辰过去,察觉到体内的能量被吸收完毕,旋即,第二瓶喝下,一阵阵气息在体内流淌,不过效果没有第一瓶明显,感觉力量没有提升太多。

    看来这东西服用多了也有抗性。

    不过他此刻的境界已经达到了开脉中期的边缘,随时有可能进入开脉后期,这已经令他十分满意,二阶下等精血都这般强悍,难以想象二阶上等会是什么样,会不会直接跨过开脉期的桎梏?

    “嘭”的一声,他的拳头挥舞在空中,震的空气都在四炸,甚至撼动的真空都在扭动。

    “很强,我的肉身变强了很多,这速度,爽!”明尘的小脸掠出惊喜。

    起身活动活动身体,眸子在四周看了看,落在一个不起眼的玉简上。

    玉简看起来很古老,上面还有一个指坑,流淌一缕缕流光,他讶然道:“一阳指?还有这种武技?”

    武技可以将体内的潜能激发到最大,从而增强战斗力,这东西在云落武殿都非常稀少,没想到秦讳把武技就这样随手放在桌子上。

    扫了一眼,明尘就被吸引住了,他盯着这个指坑,可以感觉到一阵强悍的武道气息在蔓延,估计是强者所摹刻。

    房门赫然开了。

    秦讳走进来,随后跟着一个青衣少女,黛眉弯弯,气质脱凡脱俗,内蕴神秀,十分秀美,整个人都给人一种精致感,看一眼就让人难以忘怀。

    “咦?”看到明尘盯着一阳指在观摩,秦讳微微一楞,没想到他对这门武技感兴趣。

    刚要说话的时候,青衣少女挥了挥玉手,大眼睛落在明尘身上,眼波流转之刻,美眸中出现古怪神色。

    “这家伙。”秦讳撇了撇嘴,也不知道小姐要干什么?

    这一阳指虽然不是特别厉害,但也是一门凡品下乘的武技。

    想在这一会功夫学成,那是痴心妄想,连她都学了半个月才掌握一些粗浅的皮毛,除非一些可怕的旷世奇才才有可能在短短数天掌握。

    房间里十分安静。

    秦讳扫了一眼少女,见她饶有兴致的盯着明尘,内心不由一阵愕然:“今天小姐怎么了?很少见她对陌生男子这般感兴趣,都一个时辰过去了竟然还有耐心等待。”

    秦霜宝黑般的美眸中闪过一抹跃跃欲试。

    前面,明尘的目光紧紧地盯着玉简上的指坑,眸子内敛仿佛能看到一个巴掌大的指印在凝结,异常玄奥。

    不知过了多久。

    明尘身体微微一颤,手掌抬起,伸出两节手指猛然向前一戳。

    砰!

    潮水般的能量顿时从他身体里涌出,凝聚成一节手臂粗的指印,夹杂着一股可怕的威能赫然压下,四周的空气顿时炸开,仿佛被撕裂一般。

    “什么!?”秦讳大惊失色,仿佛见了魔鬼一般失声惊呼:“这怎么可能?”

    他竟然在短短一个多时辰学会了《一阳指》!

    要知道当初秦讳学习此武技的时候,可是用了整整半个月的时间啊!与明尘相比,让他情何以堪啊。

    突如其来的声音将明尘震醒。

    眸子一缩,手掌处的能量赫然散去,明尘转身看到了门口处的秦讳两人,脸上闪过一抹尴尬:“你们什么时候进来的?”

    “在你进入深度修行的时候。”少女突然出声,睫毛一闪一闪,眸子里闪过一丝狡黠。

    “抱歉,我也没想到会这样。”

    说实话,明尘根本不知道刚才发生了什么,只觉得自己进入了一个奇妙的幻境,本应是无比玄妙的武技,在他面前变得粗浅不堪,只是草草看了几眼便掌握了其中的精髓。

    明尘此刻内心一阵后悔。

    怎么说这也是人家的东西,未经允许不该擅自偷看啊。

    “一本凡品下乘武技而已,不碍事啦。”少女含笑道。

    “呵呵,没错,小友能在如此短的时间内便将其精髓掌握,可见与这套武技有缘。”秦讳在一旁附和道,如此天纵奇才当真少见,如果能将其拉拢到九州商会那可真是一个天大的功劳啊。

    明尘腼腆的笑了笑,目光落到少女身上,露出一丝疑惑。

    少女那玲珑般的娇躯使他忍不住多看了几眼,小小年纪就有如此仪态,日后定然是个祸国殃民的坯子。

    “这位是我们九州商会的大...”

    “我叫秦霜,你呢?”少女打断了秦讳的话语,落落大方的伸出手玉手。

    明尘微微一怔,同样伸出手与那葱玉般与纤手握在一起:“明尘。”

    很软。。

    两只手一触即离。

    “姓明?”秦霜神色出现片刻失神,难道是明族的人?可是不应该啊,明族距离沧灵域太遥远了,怎么会在这里出现呢?或许是同姓而已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