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说巴士
小说巴士 >综合其他 >无敌从渡劫开始 > 第二十五章乐善人
    在那宫殿虚影砸下时产生的剧烈声波和地面的颤抖面前,一方木鱼的声音,早就被掩盖,根本无法被耳朵捕捉,声音像是只泛开了数米距离一样。

    此刻宫殿撞击院子与之前撞击地面的场面,又有些不同。

    之前只是灰尘扬起,但现在已然是石灰扬洒、木屑乱飞的模样,也是掩盖住了被宫殿虚影砸下后的一切场景。

    只不过,在那书生收回宫殿虚影入体内的时候,便是立刻发现了自己好不容易凝结的圣宫,竟然有无数密密麻麻如同蜘蛛网一样的皲裂的痕迹在上面,虽然没有完全破开,但也相差不远。

    与此同时,他噗嗤一声地喷出了一口鲜血出来。

    血迹喷洒在空中,落地之后,才变为乌黑。

    变色的过程,肉眼可辨。

    “恭喜文大人终于收服。”那数名紧随而来的衙役与最开始出现的那带刀衙役,看到文姓书生祭出独属于迷宫境界强者才有的迷宫后,当即准备恭贺一声。

    可他们话还没完,就直接憋住。

    直接被文大人受伤的表现给干懵了。

    迷宫境界,在修行说法中一致,在每一法门中,叫法又有不同。

    道家聚迷宫,佛门显寺庙,书生结圣宫,侠客凝刀剑。

    官家立碑,名士立簿,沙场擂战鼓。

    还尚且没有功名加身,便已经成为大修士的文大人,是追随了闵大人多年的老友、兄弟。

    他的实力,州府中知晓他的人,几乎都认得清楚。

    经历过各种风浪,但有闵大人与之同行的情况下,几乎无往不利,莫说吐血,就是受伤时刻,也是难以见到。

    此方前来,不过是镇压一无形妖邪,文大人竟受了伤,自然远远出乎所有人意料。

    两名衙役立刻扶住摇摇欲坠,脸色霎时变得苍白无比的文丘。

    闽登门也是面色阴沉地打量四周的同时,嘴里问道:“老丘,发生了什么?”

    即便闽登门之前也是亲历这一幕,仍然没发现有任何怪异之处。

    文丘噗嗤一下再次吐出一口血来,声色立刻变得沙哑道:“有高人在为那邪祟护法,我之前祭出本命圣宫镇压下去,直接遭到了反噬,此刻文宫都有些不稳。”

    书生结成的圣宫,又有叫作文宫的。

    闽登门的神色再次变得黯淡起来。

    虽然闽登门知晓自己的实力要长过文丘,可他知道自己这是功名加身,有皇家气运聚于体内的缘故。当年在皇宫内,受过天子接待,亲自指点。

    否则,他还不一定能够胜过文丘。

    而当年文丘因为落榜那件事,便再不踏入京都,此生不愿为功名求索。

    只做一个自在人,若非自己早年前与他有些交情,三番五次恳求他与自己同行,来这澧州府造福一方。恐怕如今文丘的圣法修为,比自己更甚。

    自己的修为,是借助了整个澧州府气运力。

    他却只养心中一口浩然气,光是在圣法修为上,两者略有差距。

    澧州府里,有名有姓的大修士,并不多,而这些人,自己从未与对方结怨,若非特殊情况,他们决计不会插手自己行事才对。

    闽登门直接爽朗朝四周问道:“不知是何方高人,可否现身一见?”

    转头四望,表示客气,意思是说,如果你不主动出面的话,那我就要不客气了。

    在澧州府境内,有天子亲下的诏令加身,一州府的气运与功德加持,即便是大修士,他也不怕谁。

    这声音,陆一三也听见了。

    在那木屑散开后,陆一三也是发现了,自己之前那座院子,被砸垮了半座,仿若是整个院子被一剑横中劈断一般,上面部分完全不见,切面平整。

    陆一三并不知道这文姓书生受伤是不是自己所为,但想必肯定也有些关系。

    便要站出来,可就在这时候,另外一道声音,却是直接打破了陆一三地动作。

    只见在那混乱无章逃窜的人群中,仍有一人闲庭坐着饮酒,双眼只看着眼前的皓月与恬静。此地所发生的一切,都与之无关的模样。

    此人一身紫色大褂,身材略胖,却也得宜,并没有很臃肿,大褂的样式虽然看起来像是一个掌柜模样,但穿在他身上自显华贵之气。

    他仍然一边饮酒,一边苦笑道:“闵大人真是好兴致,竟然在这个时候还在办案,看来今日我来此地喝酒,日子是选错了啊。”

    声音不大,但只要是如意庄里的人,全都听得清清楚楚。

    然后他就站了起来,转身迎向了闽登门,继续道:“草民乐言,见过大人。”

    此声落下,四周的混乱立刻顿下,几乎所有人都停下了脚步。

    纷纷侧目往这个微胖男子的身上看去。

    嘴里毫不掩饰地惊呼起来。

    “乐言大人?”

    “是乐言大人。”

    “这可是名传陈国的乐善人啊!传闻陈国有一半的人,直接或间接靠着他,才能活着。”

    “乐善人自二十年前便广修寺庙、学堂。有三分之一的读书人,都受过他的赠书之恩。”

    “不仅如此,二十年前,乐善人就在陈国修建了六十驿,百里楼,专为供进京赶考的读书人提供休憩之所,为来往四海的行商脚客落脚。这可是在无上功德碑上,有书有其名的人啊。”

    “只是听闻乐善人并未去朝那国主亲立的无上功德碑……”

    兴许是乐言的名气实在太大,他只一出面,就有无数的人,把他的事件大概给说明了。

    这是位大佬。

    闽登门作为一方州府,自然不可能不认识乐言,只是他不知,这乐言为何会来到如意庄里,而且自己从未得到过消息。

    闽登门作为官家指点的府尹,坐守一方安宁,恩泽一方百姓,自然不可能就靠着嘴皮子和一纸文章就可以的,乐言除了是陈国最为顶尖的数个名士外,还是陈国首富之一,产业庞大,即便是闽登门胸有大志向,也不得不钦佩乐言在澧州府中所布下的产业。

    养活之人,不计其数。

    “原来是乐大人。不知乐大人下榻澧州府,有失远迎,还望恕罪才是。”闽登门的神色立刻变得恭谦起来。

    “只不知乐大人来澧州府有何要事?”

    闽登门立刻以学生礼相待。

    不能不怂,他虽然被称为大修士,但真正与乐言这样成名已久的大修士相比,他知道自己是个弟弟,而已乐言的实力,以及他在陈国的影响力,即便是面对国主,他也不需行跪拜礼。

    乐言看着闽登门这动作,飒然一笑,说:“其实也没什么,我行走过澧州府与玄府边境,便有些好奇这传闻中的澧州奇女子,究竟是何模样,只不过,可惜无缘一见了。”

    说这话时,闽登门有意无意间,往陆一三所在的方向看了看。

    他看着在陆一三身旁,倒下的一把收得整齐的纸伞,再次叹了一口气:“闵大人,我只是一介草民,目光短挫,若是打扰了大人办案,还望闵大人可以原谅草民的唐突了。”

    闽登门连说不敢,只是心里狠狠地一沉。

    像乐言这样的大名士,走到哪里都是应该的,也不是仅仅靠着他的眼线就能够发现的,即便是国主,也只能以礼相待,免得惹了他们的敌意……

    毕竟,名士从不求一国功名,他们的眼下,只有天下名。

    行走诸国,官位不恋,爵位不想,所谓的功德碑,与他们而言,也无甚吸引力。

    乐言虽然对自己客气,那就真只是客气客气,官门中,除了那些德高望重的大儒,他们还真不一定把一方府尹放在眼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