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说巴士
小说巴士 >综合其他 >觉醒就无敌 > 31研究月光草求收藏推荐打赏

31研究月光草求收藏推荐打赏

    (感谢智商太低兄弟的打赏,谢谢兄弟如此支持,抱拳了!)

    原本等着三长老和七长老回来,了解更多信息的陈凤天,却一连数天,没有见到两位长老的身影。

    陈凤天有些迷了,按理说陈阳都已经回来数日了,两位长老也应该现身了,毕竟,当时两位长老是去对付陈阳的。

    怎么却迟迟不见踪影呢?

    “难道是我猜错了?他们的目的不是陈阳?”

    “但要说他们出去办别的事情,两三天的时间足够了,不应该这么久才对,到底是哪里出了问题?”

    陈凤天在书房中,来回踱步,他想不通,三长老和七长老一直不出现的原因。

    此时,同样焦急的,不止陈凤天一个人,还有一个人也一直在等待两位长老归来,他就是三长老新收的徒弟,陈虎!

    陈虎等着陈阳觉醒两个武魂的秘密的到来,只要他也洞悉了这个秘密,他就可以再度拥有武魂了。

    一开始,陈虎对于觉醒第二个武魂一事,还是充满期待和希望的。

    有自己的师父三长老,以及七长老出手,铁定能够从陈阳口中得到秘密。

    可是随着一连四日,也不见两位长老回归,反而陈阳每日毫发无伤的回来,这令陈虎心中有种不好的预感。

    不会是师父他们出事了吧?

    陈虎想到一个他不敢想的可能。

    “不会的,绝对不会的,师父和七长老都是武皇境高手,又有高级武魂在手,对付区区陈阳,怎么会出现意外呢,一定是有什么事情耽搁了。”

    “说不准师父和七长老,今天就会回到族里。”

    陈虎不断的给自己增加心理安慰,让自己不要胡思乱想。

    对于三长老和七长老的一直未归,陈阳心中自然是最清楚其中原因了。

    七长老已经永远不可能回来了,唯一漏网的就是三长老。

    对于没能干掉三长老,陈阳心中虽然不爽,但也没有办法,一位武皇境高手,一心想要逃走,他一个武将境,很难将其阻拦。

    哪怕他具备两个高级武魂,也并不容易。

    “三长老虽然逃了,但是最后,在我两个武魂的夹击之下,必定受了重伤,他现在又迟迟不敢出现在族中,想必,是怕我告发他,所以不敢冒险回来。”

    对于三长老的不出现,陈阳知道大概原因,必定是三长老怕他陈阳说出去,他们两位长老对他出手一事,这可是触犯了族规的举动,是要受到严惩的。

    三长老不现身,也是情有可原。

    不过三长老并不知道,陈阳没有将这件事说出来,因为陈阳不想让更多的人知道龟丞相武魂的事情。

    “想必我活着回来,令某些人失望了吧。”陈阳盘坐在木塌上,对于族内的事情,并不是两眼一抹黑。

    就在刚刚,陈伍送来了消息,说是二管家没少在陈阳的庭院前走过。

    二管家是谁的人,陈阳心中再清楚不过。

    俨然,二管家背后的陈凤天在监视他。

    “恐怕三长老和七长老想要对付我的事情,他陈凤天事先就猜到了,所以故意让父亲脱不开身,给三长老和七长老出手的机会。”

    心思百转间,陈阳将族内对他带有敌意的人,全都理得十分清楚。

    “陈凤天、陈兰儿这对父女,肯定会想办法对付我,不过暂时,应该不会出手,要出手也是在武比之后,我只需要防着点那个没有死掉的三长老就好。”

    将眼下的情况分析了一遍之后,陈阳又扫了一眼经验值。

    这些天,他积累的经验值,已经高达五万之多。

    除了大量妖兽贡献的绝大部分外,斩杀了七长老,也给予了不少的经验值,仅七长老一人,就有10000经验值。

    这也令放跑了三长老感觉十分可惜,否则将三长老也给干掉,他的经验值,至少还会增加10000。

    陈阳甚至有种荒谬的想法,自己要不要去多得罪几个长老,然后杀掉对方来增加经验值。

    不过这个想法一出,系统就提醒他,主动得罪他人产生敌意,将其杀死,不给与任何经验值。

    “是我有点邪恶了。”陈阳觉得自己那样的想法,确实有点冲昏了头脑,好在系统提醒他,如此做,不能增加经验值。

    “我会遵守系统你的原则,放心吧。”陈阳也不想做个大魔头,还是按照系统规定的方法,增加经验值为好。

    对于系统的存在,陈阳是心存忌惮的。

    虽然系统是他的底牌,但他不知道,系统最终的目的是什么。

    至于他询问系统的目的,系统却什么也不说,不作回应。

    “罢了,不管它有什么目的,也不是现在的我能够解决的。”陈阳看的很开,一切顺其自然好了。

    陈阳不再多想,他心头一动,一道光芒亮起,就看到一株小草,出现在眼前。

    这株草,正是陈阳当时觉醒的植物系武魂月光草,被认为是最没用的武魂。

    “天生我材必有用,我不相信你是废物武魂。”陈阳对月光草还是抱有一线希望的,他准备研究研究这月光草武魂。

    “月光草,攻击!”

    陈阳尝试让月光草和其他武魂一样,进行攻击,可是,月光草除了晃动一下它的两片叶子,便再也不动了。

    陈阳有些尴尬,认为自己做了一件愚蠢的事情,让一株草去战斗,确实不是有点强人所难了。

    之后,陈阳又尝试让月光草动起来,既然战斗不行,那逃跑呢?

    结果,月光草仍旧是晃动了一下叶子。

    尝试到这里,陈阳放弃了,确实如其他人所说,植物系武魂,着实是太鸡肋了。

    对武者,产生不到丝毫的帮助啊。

    就在陈阳准备收起月光草武魂时,他的目光落在了从窗户照射进来的月光上面。

    “月光草……月光草……会不会与月光有关?”陈阳自言自语道。

    想到这里,陈阳决定再做一次尝试。

    于是,陈阳将月光草重新召唤到月光下,开始观察。

    白色的月辉轻洒在月光草上面,陈阳突然发现,这一刻,月光草那两片叶子,一下子敞开了,并且轻轻晃动,仿佛很愉快似得。

    “它在吸收月光吗?”陈阳好奇道。

    也不知道月光草吸收月辉之后,是否会产生别的变化。

    “不管了,每天晚上,就让这家伙晒晒月光浴好了。”反正,召唤月光草持续出现,消耗的力量少的可怜。

    正所谓,给对方一个机会,还你一个奇迹。。

    万一有惊喜呢。

    陈阳不再去看月光草,直接倒头便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