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说巴士
小说巴士 >玄幻魔法 >武侠式修真 > 第三十七章白马城中事

第三十七章白马城中事

    ···

    此时的白马城中,一间熄了门前灯火的老铺子,年轻的伙计正在收拾东西准备打烊,忽然,一阵夜风吹起,大约是二十多岁年纪,穿着一身旧布袍的书生出现在店铺门前,手捧着一卷书页已微微泛黄的旧经书,静静打量着店铺内的众人。

    “这位客官...我们现在不做生意了。”

    一名伙计走上前,看着书生有些没来由的紧张。

    “此事与你等无关,散去吧。”

    慢慢回过神来,论容貌只是中人之姿的书生轻声说了一句,随即便翻手收起经书,在一旁坐了下来。

    “这些是你们的工钱,拿去分了,明天就不用来了。”

    正当几名伙计都有些不知所措的时候,一身墨色长衫,掌柜模样的中年人掀起布帘,拎着一大吊钱,从店铺后方走了出来。

    “要不要先喝一杯?我怕之后就没机会了。”

    看着中年掌柜伸手将伙计都遣散,然后看着他从柜台中拎出一壶老酒,拿着两个杯子在自己身前坐下,书生没多想,点了点头。

    “既有请,自同饮。”

    “......你想从我这里知道些什么?”

    中年掌柜看着书生,一边斟酒,好半响才是开口说道。

    “为了城中的百姓和修士,在下想请您回头一次。您并非邪道出身,何必同流合污。”

    从中年掌柜手中接过酒杯,书生想也不想便一饮而尽,反倒是对方,握着酒杯迟迟未动。

    “...城中的百姓和修士?”

    听着书生的话,中年掌柜把自己杯子里的酒倒了,轻笑着摇了摇头,说道。

    “如今之天下,每一时每一刻都有人因动乱、因天灾、因**而死去,那些人也是人,加起来远不止百万之众,为何你们不管?为何你们偏偏就管这白马城中?”

    中年掌柜重新给自己倒了杯酒,小饮一口,没等书生回答,便自答道。

    “因为白马城与你们有关,白马城里有聚起来的百万人。你们不在乎所谓的百姓和修士死活,你们只在乎是否与自己有关。不管百万还是千万,只要不聚成一团看起来像是个威胁,你们的眼里就永远没有这些活生生的人。”

    一把将手中空了的酒杯摔碎,中年掌柜站起身来,气势磅礴如海。

    “我参与此事不为作恶,只为报复。眼下酒你我都饮了,公平一战。”

    “......好。”

    沉默许久,知章阁首席,书生徐鸣章,点了点头。

    忽然便是一袭月色涌入铺中,两名游野境界修士的身影在店铺内无声交错。同时,在后巷中,一身烈火般的红衣的高大男子伸手拦住了两名正欲前往救援的命玄境修士。

    他并不像徐鸣章那般已经步入游野境界,甚至还只是命玄中境修为,但胜负已经确定。

    因为这是算天谷当代传人赌上自己那条老乌龟的骑乘权算出的最佳分配方案。

    ···

    西北角楼。

    砰的一声闷响!

    被陈留王特意挑出来送死的那名王宫供奉有些绝望的闭上了眼睛,他与对方修士本来就差着一个小境界,再加上功法传承和实战方面的劣势,两人交手不过片刻功夫,便被对方寻到了破绽,一招击破防线。

    眼下他内行周天已乱,真气不稳,只怕睁着眼睛还是闭着眼睛打都没有什么区别了,都是几招给人打死的下场。

    眼看着,西北角楼就要失去坐镇的归藏修士,忽然,一颗黑白各占半边的棋子出现在王宫供奉身前,颤颤悠悠的接下了那邪道归藏修士的一击。

    “谁?”

    夜风中,邪道归藏修士只看到了一个有些疯癫,浑身上下只穿着一条裤子,赤诚无比的老头子。

    “棋痴老人!”

    看着这一身特立独行的模样,场中立即有人认出了这来人的身份,惊呼出声。

    “什么棋痴,不就是疯子一个!”

    眼见着己方因为突然出现的归藏修士而有些军心不稳,邪道归藏修士一掌拍出,一声大喝。

    “你他妈才是疯子,你全家都是疯子!”

    但棋痴老人骂的比他还大声,比他还有气势,掷地有声。

    “那边的,滚去东南角楼,这里不需要你了。”

    一手拈着黑白棋子,棋痴老人啪啪啪的和邪道归藏修士打了起来,同时还不忘记招呼了那到现在才反应过来的王宫供奉一声。

    “哦,哦,是。”

    看着棋痴老人一脸狂怒,直压着那邪道归藏修士打的凶猛模样,王宫供奉愣了愣,立即转身向着东南方向而去。

    而一旁的众多宗门执法弟子和执事,见此情形,都是士气大振。虽然棋痴老人为人疯疯癫癫,还不喜欢穿衣服,但他确实是明霞山中有些名头的归藏高手,能以散修的出身位列知章阁客卿席位,本事至少不在秦满山之下。

    得此一大强援,至少这方角楼是固守无碍了。

    眼看着西南、西北角楼都出现了不在预料中的归藏境界修士,原本一直安坐在夜色之中的萧长义激活了通讯法宝,颇有些不可置信的向着法宝另一头的烂柯道人质问道。

    “你们不是自诩掌握了整个白马城么?这是什么?为什么会凭空多出来两个归藏修士?”

    “我们有手段,他们也有,不是很正常。这本来就在计划的预料之中,你们不要保留实力,全力攻城吧,我会让他们开始动作,但如果你们给不了相应的外部压力,计划就不可能有效。”

    从通讯法宝中响起的并非是烂柯道人的声音,萧长义愣了愣,直到对方把话说完,这才是问道。

    “你是谁?”

    “...我姓鱼,现在由我负责白马城攻略的所有事宜,你只管听令。”

    小陈国的那处别院中,鱼娴君看着一旁的黄衫少女,好半天才是说道。

    “那你最好确定你的计划和指令都有效。”

    冷冷的回了一句,虽然还有些不信,但萧长义已经开始下令。

    当下攻城的这百余人自然不可能是他们的所有力量,但他们必须要避免一次压上,否则以修行正道的大派底蕴,极有可能因为几件法宝而出现大批量的无谓伤亡。

    此时的白马城中,正道真传可实在算不上少,一人只要有一件保命的法宝,他们都吃不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