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说巴士
小说巴士 >武侠修真 >法道尊 > 第四十五章收徒
    一柄银白色的长剑,这柄剑是林源的佩剑,也不知是何种材料铸造而成,剑身轻盈,剑刃却锋利无比,法力注入剑身之后,还有寸许的剑芒附在剑刃之上。

    另一件极品法器则是一颗雷丸。

    当王冲从林源的储物袋看到这枚龙眼大小的暗银色雷丸时,他属实吓了一跳,极品法器级别的雷丸,爆发的威力可是比极品爆炎符还要强上数倍,近距离下足以轻而易举的将一个筑基初期修士炸的粉身碎骨。

    雷丸蕴藏可怕的天雷之力,只有修行雷法的金丹境以上修士才能炼制,且每次炼制都需要消耗莫大的法力,还需要以特殊材料将天雷之力禁锁住,因而极难炼制成功,通常只会由金丹以上的雷修送给晚辈防身,罕有流通在外的时候。

    不想,这林源竟有会有一颗。

    若是当初林源能从他的人傀术下挣脱出来,哪怕只是一瞬,他估计就已经葬身在这颗雷丸之下了。

    王冲心中一阵后怕,小心翼翼的将这颗雷丸放回储物袋,这颗雷丸对即将筑基的林源来说,或许只是一件爆发力极强的法器,但对还只有炼气中期的王冲而言,绝对是一张足以改变战局的底牌。

    他决定将这颗雷丸放在本体身上。

    除此之外,林源的身上还有一枚玉简,其中记载了一门唤做《万化诀》的功法,这门功法可以直接修炼到筑基后期,是一门罕见的完整功法。

    从头到尾,没有任何一阶段的残缺。

    王冲看到这门功法的时候,眼眸不禁亮了起来,他现在修炼的《青木长生诀》只是残篇,早已修无可修,如今玩家覆灭,后续功法无处可寻,这门《万化诀》虽然算不算绝佳的功法,却可以让他修炼到炼气大圆满了。

    “按照家族血脉的传承来说,我应该比较契合木系的修炼功法,这本《万化诀》属于通用性功法,威力平庸,修炼的法力甚至不及《青木长生诀》来的精纯,只能暂时修炼,待筑基之时,一定要转修其他功法。”

    王冲将《万化诀》收起来,拿起边上的另一本小册子看了起来,看完这本小册子后,他心中顿时了然,明白林源对自己出手的目的。

    “原来还可以剥夺修士体内的灵体,提炼其中的异种灵机用以延续生命。”

    王冲扬了扬眉,将这本《灵体详解》放了下来,这本小册子堪称介绍灵体的百科全书,不仅详细记载了培育灵体的方法,还记载了许多其他诡异的旁门手段。

    琥珀灵体,便是其中之一。

    “那老家伙定然是吞过不少琥珀灵体,本该死去却强行活了下来,死亡之时生机加速逸散,才会腐朽的如此迅速。”

    王冲并没有将琥珀灵体放在心中,这等延寿的手段看似简单,副作用肯定也少不了,从老者的死状就可见一斑。

    强行吞纳不属于自己的异种灵机,哪会有好下场?

    王冲将《灵体详解》放在一边,这本书中记载了许多不同灵体进阶时所需要的材料,从一阶到二阶,甚至二阶到三阶的都有。

    不过其中却并没有关于荒芜的介绍,因而他看了一眼,就将这本小册子收了起来。

    “这两个家伙真是白鹤洲来的?”

    王冲将两个储物袋翻了个遍,除了七千灵石和一本《万化诀》对他有用之外,再没有任何令他心动之物存在了。

    尤其是那老者的储物袋,好歹是一个筑基,原本以为会有什么好东西,不想除了灵石之外,只剩下几个瑰丽的琥珀,连衣物都没有几件。

    王冲不知道的是,林源二人的确是从白鹤洲而来,不过不是几个月的时间,而是辗转十几年!

    十几年时间,二人一路流浪,最落魄的时候甚至身上一块灵石都没剩下。如今能攒下七千灵石,已经算王冲运气好了。

    夜色静谧,王冲整理好储物袋,就匆匆睡下了。

    ……

    翌日清晨,天还微微亮,方倩如已经早早起床,做客栈生意,尤其是现在这等繁忙的时候,哪有她休息的时候。

    然而当她推开门,顿时问道一股垃圾腐烂般的恶臭位。

    她鼻子嗅了嗅,顺着臭味走到老者的房间前,只见房门大开,一股腐烂的尸体出现在眼前。

    “啊!”

    方倩如瞳孔猛地一缩,紧接着就是大叫,就连王冲都被她的尖叫惊醒了。

    王冲控制着林源的身体走出房间,只见方倩如盯着老者所在的房间,手足无措的站在原地,脸上布满惊恐之色。

    她见到林源,连忙指着老者的房间,面容惊恐,甚至连话都说不出来。

    林源走过去一看,只见老者盘膝坐在床上,皮肤就像被融化了一般,化作一滩黑色的污泥,落在周围,隐约可见灰色的骨头,看上去好不恐怖。

    哪怕是隔了十几米,也能闻到一股恶臭从房间中传出来,令人忍不住屏住呼吸。

    林源漠然的看着老者的尸体,神情并无变化。仿佛死去的不是自己的仆人,甚至不是一个人,而只是蝼蚁一般。

    方倩如望着林源的神情,惊惧的同时又松了口气,毕竟自家院子里死了人,要是林源追究起来,她肯定是有不可推卸的责任。

    “我这老仆本就寿元将至,死了也很正常,何必大惊小怪,扰人清梦。”

    林源沉默了片刻,瞥了方倩如一眼,随即淡淡的说道。

    “可是,我分明见到这间屋子房门大开。会不会是有人夜里出手,害死了你家的老仆?”

    方倩如神情微变,看老者的死状,怎么也不是寻常的寿元耗尽。她眼皮跳了跳,忍不住看向林源。

    林源表现的太镇定了,镇定的简直不想林源,和昨日的他更是判若两人。

    “我初来乍到,怎会在云华府结下仇家?不过是被风吹开了房门罢了。”

    林源微微抬头,说道,“死了也好,就是要麻烦老板娘,将我这仆人的尸体清理干净了。”

    方倩如呆在原地,试着问道:“您……不打算追究?”

    “追究什么?生死本是天定,寿元到了,死了也很正常,难道我还要借机讹你一笔灵石不成?”

    林源摇了摇头,奇怪的看了方倩如一眼,转身回到自己的房间当中去了。

    方倩如黛眉皱起,望着床上那具散发恶臭的尸体,觉得林源这人好生奇怪。她本来还打算通知黑羽卫,不过看林源这位主人都波澜不惊,她也熄灭了通知黑羽卫的打算,多一事不如少一事。

    ……

    一个时辰后,客栈角落,王冲和小厮坐在一起,桌上摆满了各式早点。

    小厮扒拉着桌上的早点,一边狼吞虎咽,一边说着什么,脸上满是晦气。

    “那人死状正是恐怖,身体腐朽的就像是发霉的烂水果一样,稍微一碰就露出里面的白骨了。”

    他坐在王冲身边,想起刚才清理老者那具尸体时候的景象,不由脸色发白,神情一阵后怕。

    王冲忍不住笑了笑,问道:“然后呢?”

    “还能怎么办?连同床铺一包,然后一把火烧了呗。”

    小厮有些无语,吐槽道,“他那公子也真是冷血,自家老仆死了仿佛什么事都没发生过一般,至今还在屋子里闭关修炼。我将骨灰送过去的时候,他连见都没见我,只是隔着房门让我随便处理即可。”

    王冲摸了摸鼻子,他控制的林源的确破绽很多,好在二人自云华府而来,并没有熟人,因而破绽再多也无人理会。

    他想了想,说道:“那人资质极好,我想是要准备参加这次各派的收徒大会,无处分心吧。”

    小厮顿时恍然道:“那是,收徒大会就在三天后,确实没几天时间了。”

    王冲目光一闪,问道:“你知道这次都有哪些宗派收徒吗?”

    小厮这几个月来听了不少风声,比王冲知道的多了许多。他看着王冲一脸的求知欲,毫不隐瞒的说道:“问我你可问对人了。先说大乾境外吧。这大乾境外,有四大宗派,分别是天桑国的正阳山,云溪国的剑宗,东黎国的天玄教,以及南仓国魔教。这一次,四大宗门都有高人来到云华府,目的有二,其一是狙杀白蛇教妖人,这第二个目的,便是收徒。”

    “难道我大乾境内没有宗门吗?我大乾境内的宗门会允许他们四宗在云华府收徒?”王冲神情不解。

    小厮抓了粒花生米塞进口中,道:“要是道庭不出意外的话,给他们四宗一百个胆子也不敢在我大乾境内收徒,不过现在,哎……”

    小厮叹了口气,神情很是低沉。